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专访陈建刚律师]
郑恩宠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陈建刚律师

转载来源:谷歌
    访陈建刚律师:我不愿为安全放弃言论权利
   
    北京人权律师陈建刚近照。(大纪元)
   

   
   更新: 2017-02-01 3:49 AM
   【大纪元2017年01月31日讯】从2015年开始,大陆三百多名律师和人权倡导者先后遭中共围捕。本月获释的律师李春富被确诊为精神分裂;一份会见笔录显示,警方也对律师谢阳刑讯折磨。尽管处境险恶,笔录发布者、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却“不愿为了安全而放弃言论权利”。
    2015年“709”事件后陆续被捕的律师,目前多数人已被释放,少数几人被判刑并当庭“认罪悔过”,有的被“电视认罪”后取保,有的取保后被噤声。1月12日,忽然被释放的律师李春富 言行异常,经医院诊断患了精神分裂症……这些律师在被关押期间都遭遇了什么?
    1月18日,两份《会见谢阳笔录》在网络发布,记述了“709”律师谢阳在被监视居住期间,中共警方对他的殴打折磨及刑讯逼供、刑讯自污、刑讯认罪的事实。
    谢阳被警察指定三个方向写“自述材料”:“要么是为了名,要么是为了利,要么是为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并被要求揭发检举构陷其同行,这样就会立功,获得取保释放。
   笔录记录了中共警察的惊人之语:
    “我们整死你像整死一只蚂蚁一样。”
    “在这里面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应该是我们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你别以为出去以后可以告状,我告诉你,你告状也没有用,你这个案子是北京的案子,我们代表的是党中央来处理你这个案子。我们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我们弄死你的。”
    “我白天休息得很好,每到晚上这个时候我就很兴奋,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着,我要把你折磨成一个疯子,你别以为你以后出去还可以做律师,你以后就是一个废人……”
    “我们有的是资源和手段,这个案子,我们没有任何限度地往下整,包括你在的律师事务所,你的同事朋友,我们想整谁,想怎样整就怎样整。”
    中共警方还以谢阳的妻子和孩子的生命相要胁,原话是:“你老婆孩子开车的时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现在这个社会交通事故比较多。”
    近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又披露,仍被关押的律师李和平及王全璋,在指定六个月的监视居住期间也遭受强电击等酷刑折磨,致当场晕厥……
    作为“709”事件的当事人、《会见谢阳笔录》的发布者,39岁的北京律师陈建刚近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本篇为上半部分,据录音整理。
   * * *
   记者:请问您和“709”事件的关系?
   陈建刚:
    “709”他们没抓我,我本人非常意外,当时我已经做好被抓的准备了。因为第一个抓的是王宇和包龙军,在北京的律师中,我个人认为我和他们的关系最好,我们感情最亲近,我也经常和王宇一起做案子。当时警方几次对我威胁训诫,不要说话、不要写文章之类的。现在大风潮渐渐过去,抓的人大部分被放出来,我又成了“709”谢阳律师的辩护人,而且他的案件中有很多材料与我有关。
    陈建刚律师(右)与“709”事件中遭抓捕的王宇律师昔日合照。(大纪元)
    最初我是“709”谢燕益律师的辩护人,但后来官方指派了律师,家属聘请的律师不让上。在我之前有很多律师要求见谢阳,都碰壁了,因会见不成也控告过很多次了。现在是一年半以后案子到了法院,我才开始介入,他们再没有理由不让会见。
    谢阳是个非常刚强倔强的人,宁死不低头。他不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师,要求自己聘请律师,如果还不让律师接见,就无法开庭。警方也还没有像天津警察对待李和平及王全璋那样,无耻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吧,所以,最后我见到了谢阳。
    我和谢阳相识、相知、相友爱,他当然要和我说实情了。我们会见的房间有四个摄像头,之前我被训诫,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很多规矩的。本来律师会见可以拎包带手机的,但我还是按他们的要求,把东西锁在柜子里。和谢阳交流时,他们有次突然闯进来,问谢阳是不是哭了,问他情绪是否有问题,等等吧。总之,监控是异常严密的。
    “作为一个人和猪狗的重大差别之一就是,人能说话,而猪狗不能说话。”
   记者:您在会见谢阳的笔录中记录,警察对谢阳律师说:“我们整死你像整死一只蚂蚁一样。”您认为警察为什么敢这样做?
   陈建刚:
    会见谢阳,使我了解到警方办案的过程、方式。这也不是意外的事情,因为我们是办理刑事案件的律师,如何逼迫当事人招供,警方等侦查部门有很多丧尽天良的手段。谢阳的经历让我看到,中国的警察多么卑劣、多么无耻、多么恶毒、多么没有底线。
    在这个体制里,他们很清楚写在纸面上的法律都是骗人的,他做违法的事情,残害人权的事情,他并不惧怕法律,法律没有用,他不怕。怕天理报应?怕三尺头上有神灵?无神论教育啊,几十年了,哪有神?没有天理。怕当事人的报复?能吗?他们掌握公检法、特警,掌握国家所有的暴力机构,可以武装到牙齿,而老百姓拿一个弹弓就视为违法,打靶的玩具枪都是枪支,拿玩具枪会判无期。当事人如果报复,他就可以把那一家人都消灭掉。
    他不需要怕,他有恃无恐,他恃的是什么?他恃的是领导的安排、领导的指令,领导给他这个活儿,干得好会奖励他,他会升职加薪啊。作为想在领导面前表现,没有良知、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渴望升职的警察,就没有什么可以制约他的了,让他杀人他都会干的!他只怕领导的一个眼色。
   记者:“709”案发后,您感到过恐惧吗?
   陈建刚:
    我被抓过几次,短时间扣留拘押,但没有受过酷刑,他们还没有打在我身上。曾经有律师把我发的东西转发了一下,就在职业上受到了处罚,但我还一直没出什么事。
   人权律师被污名化,说反党反社会、颠覆国家政权什么的,我母亲就对我有很大的意见,经常打电话骂我:“你在网上胡说八道,这个党好那个党好的,你惹祸招灾,你活够了?”
    “709”开始时我很担忧啊,当时孩子很小,老二还不到一周岁,老大四岁多。因为我们家和全璋家差不多,妻子是家庭主妇,不问世事的,照看两个小孩,我又不是挣钱的律师,没有什么积蓄,全部家庭责任就我一个承担,如果我被抓进去,他们怎么过?那时我就尽量多陪小孩吧,因为不知能陪多久,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把我抓进去。
    “709”以来我妻子也慢慢见识到了,她当然担心,也还是理解的,但我确实无法平衡我的律师职业和家庭的关系。
    都知道我发言一向激烈,但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我的底线是:作为一个人和猪狗的重大差别之一就是,人能说话,而猪狗不能说话,只让我活着不许说话,和猪一样,或者为了活得好一点就要摇尾巴,跪地喊万岁,那像狗一样啦,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宁可坐牢或者死掉,我不能接受这种生存状态,我不愿意为了安全就放弃言论的权利。
    陈建刚手持书法条幅:“反对酷刑 关注谢阳”。(陈建刚推特)
    “我们国家没有法律,只有党的意愿。”
   记者:您认为法律是什么?在目前的中国,法律又是什么?
   陈建刚:
    比如说在台湾,法律是立法院通过才能产生效力,议员是一张张地磕头拜票,一票票地拜,老百姓信任他,才会给他一张选票。法律不是一党总书记或党魁的意愿,它是全民的公议,任何人都受法律约束。
    但在独裁专制的国家,法律就是统治自己人民的工具,是统治者装饰自己的招牌。
   比如所谓一国两制的现状,最近香港选出了两个二十多岁的议员,但全国人大马上就能迅速地造个法,把议员的资格剥夺掉。在专制的手中,法律就像泥巴一样,可以随意地捏。
    我们国家没有法律,只有党的意愿,它只是统治律师、老百姓用的。律师抗争只能依据法律,法律已经失效了,那么抗争就是秀才见了兵,你和它讲道理,它就抽大刀砍你。
    了解内情的都知道,冤案昭雪不过是政治斗争的结果,是不得已,并不是律师抗争来的,它完全可以把一个无罪的律师消灭掉。
    “他们在基层干的坏事太多了。”
   记者:以前您经常在网上发表中共当局不喜欢的言论,请问是因为您个人有过什么遭遇吗?
   陈建刚:
    我从小就对国家、对政治体制、对共产党有想法。我生在山东农村,我看到的就是村干部、党支书贪污公款,大吃大喝,醉生梦死,耀武扬威。
    作为“全心全意为人民”的领导干部,他们对村民无耻无赖无德,老百姓在他们的手中受欺压凌辱,却只能逆来顺受,还要给他们送礼请客。他们在村里的大喇叭里乱吼,通过各种手段吃拿卡要,通过计划生育敛财等等,像流氓一样,让我难以接受。
    我不是因为我家遭受了什么才愤愤不平,我亲眼所见,乡政府带来一群流氓欺压我们邻居,像古时候战争攻城门一样,数人扛着一根圆木撞墙,把人家新盖的房子前后左右都捣出大洞来,有的是把房顶掀下来,把房子夷平,牵牛,搬人家粮食,抢走财产,连门都弄走。本来就穷得当当响,不给人家活路啊,就因为没得到批准而生了孩子。
    当年我家里的婶子马上就临产了,被要求强行堕胎,一个男婴啊。但我们那儿祖祖辈辈的顺民,不敢有任何反抗,连说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们在基层干的坏事太多了。我记得我们县一个干部通过大喇叭讲话 :“上面开会,如果领导批评我,让我站起来,那我就让你们全部倒下去。”有钱的买着生,有权的明着生,没钱没权的偷着生,逃跑嘛。
    我读初中时,当地有对小夫妻生因为多生了孩子,逃跑了,结果乡政府搞株连,把家里的老奶奶抓走,栓在铁链子上,放到狗洞里,和狗一起关着!就在乡政府。有什么人权啊,活得和狗一样。
    还有一个邻居,因为生孩子就给抓到乡政府毒打。我见得太多了,80年代抓大量的妇女到县医院流产堕胎,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掉,有些婴儿弄下来还是活的,直接杀人嘛,这种罪恶居然是政府组织人光明正大地干。
    高中时,我听过我们学校党委书记给教职工开大会,在下面的我们听得清清楚楚啊,大喇叭广播啊,他说,“如果我因为没搞好计划生育工作挨了批评,你们想一想,我这股急劲,我必然会发作在你们身上!”这些老师有什么人格尊严呢?无人权的情况比比皆是,这个国家烂到了极点。这就是我成长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未完待续)#
    采访整理:程莉,责任编辑:苏明真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