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郑恩宠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王峭岭(709李和平律师妻子):709家属春节后天津行
   
   


    今天(2017年2月7日)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拖儿带女,先到了天津市二分检。在二分检的控申中心,询问到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
   
   
    两位家属商量了一下是否请求起诉科宫宁处长见面,想起来从2016年6月每次来二分检都申请见的宫宁处长,对律师和家属是坚决地避而不见。我们叹了口气,不再要求见宫处长了。
    接着又来到天津市二中院,为了避免打电话避而不接的情况,王峭岭把背包和孩子交给李文足,自己只携带证件,迅速通过安检进了二中院大厅。打通分机4707,701房间的李占强书记员接的电话。我说:我是李和平的辩护人,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会见。不出所料,被告知刘毅法官不在。我说你现在去联系吧。五分钟后李书记员答:联系了,联系不上!
    对于刘毅不在的这套说辞我已经不奇怪了:有些人,在办公室也不敢说在。我请李占强书记员转达我的要求,恭喜刘毅和李占强“榜上有名”。我最近得知他俩是2016年8月初709审判庭上的人,李占强是书记员,刘毅是代理审判员。
   
    王峭岭 2017年2月7日
(2017/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