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刘京生:帮帮王藏]
北京周末诗会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京生:帮帮王藏

   刘京生:帮帮王藏!
   
   情人节这天我与众网友嬉闹了一番后随着儿子去了趟通州。儿子办完事我们就顺道去了趟诗人王藏(小王子)家,好几年未见有些想念,也因为听说他夫人生了个龙凤胎,去给他们道个喜。 我们吃完饭后,一点半钟在约好的地方见了面,他领着大女儿一起来的,大女儿四岁,长得格外漂亮,家中还有一对龙凤胎在家嗷嗷待哺。走进他家,杂乱无章,他的夫人忙碌的照顾着两个只有六个多月大的孩子,男孩在母亲的怀中,女孩静静地坐在童车里没有一丝表情。我走近男孩,男孩警惕的躲避着我,我与他打招呼,他开始哭闹。我知趣的离开他走向了女孩的身旁,一边叫着:“宝贝”,一边轻轻地抚摸她,她终于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我看着王藏和夫人忙碌的身影,问了一句:“你们吃饭了吗?”,王藏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还没有,你们也没吃吧?”。我答道:“刚吃过,吃完才过来的”。一点多了他们忙碌的竟然连饭还没时间吃。“你们忙,我给你们打饭去”说完我走到了他的大女儿身旁问道:“宝,爱吃什么?”,孩子不说话,我连续问了三遍,她才说出了她最爱吃“肉”。站在身旁的王藏笑了笑:“这孩子”,我分明看到:王藏笑容是多么尴尬,多么苦涩,心中暗道:“谁家的孩子想吃肉?”现在,让孩子吃饭是件多难的事情,追着,求着,哄着,莫说肉,就算是龙虾也难勾起孩子的食欲,可眼前这个孩子,四岁的孩子眼光中流露出她对肉的渴望。 我领着她去打饭,她高兴地蹦蹦跳跳的格外欢喜,还不断地重复着:“我爱吃肉”,我的心都碎了,我说:“好,给你卖肉,买多多的肉。” 打饭回来后,我不敢在王藏这里多留一步,生怕忍不住已经在眼眶中转动的泪水流下来,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知道你难,没想到你这么难、、、、、、.” 我想帮他,可我个人的能力实在有限,希望所有的朋友都来帮帮他,帮他渡过难关。这不仅是为了他,为了他的这个家,同时也是为了保留这些孩子的纯真和善良,让她们切身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上午我是带着笑容,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的,可下午回来时,我没有了笑容,没有了快乐,有的只是心痛,心痛这些可爱的孩子要为父亲的选择而忍受贫穷和随时可能到来的威胁。她们有效的心灵能承受的住这一切吗?她们还要承受多久? 刘京生
    王藏的住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政府路泰隆公寓外10号 邮编:101118 电话:13691012068 账号:中国银行 王利芹 6217855000005794029
(2017/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