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刘京生:帮帮王藏]
北京周末诗会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京生:帮帮王藏

   刘京生:帮帮王藏!
   
   情人节这天我与众网友嬉闹了一番后随着儿子去了趟通州。儿子办完事我们就顺道去了趟诗人王藏(小王子)家,好几年未见有些想念,也因为听说他夫人生了个龙凤胎,去给他们道个喜。 我们吃完饭后,一点半钟在约好的地方见了面,他领着大女儿一起来的,大女儿四岁,长得格外漂亮,家中还有一对龙凤胎在家嗷嗷待哺。走进他家,杂乱无章,他的夫人忙碌的照顾着两个只有六个多月大的孩子,男孩在母亲的怀中,女孩静静地坐在童车里没有一丝表情。我走近男孩,男孩警惕的躲避着我,我与他打招呼,他开始哭闹。我知趣的离开他走向了女孩的身旁,一边叫着:“宝贝”,一边轻轻地抚摸她,她终于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我看着王藏和夫人忙碌的身影,问了一句:“你们吃饭了吗?”,王藏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还没有,你们也没吃吧?”。我答道:“刚吃过,吃完才过来的”。一点多了他们忙碌的竟然连饭还没时间吃。“你们忙,我给你们打饭去”说完我走到了他的大女儿身旁问道:“宝,爱吃什么?”,孩子不说话,我连续问了三遍,她才说出了她最爱吃“肉”。站在身旁的王藏笑了笑:“这孩子”,我分明看到:王藏笑容是多么尴尬,多么苦涩,心中暗道:“谁家的孩子想吃肉?”现在,让孩子吃饭是件多难的事情,追着,求着,哄着,莫说肉,就算是龙虾也难勾起孩子的食欲,可眼前这个孩子,四岁的孩子眼光中流露出她对肉的渴望。 我领着她去打饭,她高兴地蹦蹦跳跳的格外欢喜,还不断地重复着:“我爱吃肉”,我的心都碎了,我说:“好,给你卖肉,买多多的肉。” 打饭回来后,我不敢在王藏这里多留一步,生怕忍不住已经在眼眶中转动的泪水流下来,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知道你难,没想到你这么难、、、、、、.” 我想帮他,可我个人的能力实在有限,希望所有的朋友都来帮帮他,帮他渡过难关。这不仅是为了他,为了他的这个家,同时也是为了保留这些孩子的纯真和善良,让她们切身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上午我是带着笑容,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的,可下午回来时,我没有了笑容,没有了快乐,有的只是心痛,心痛这些可爱的孩子要为父亲的选择而忍受贫穷和随时可能到来的威胁。她们有效的心灵能承受的住这一切吗?她们还要承受多久? 刘京生
    王藏的住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政府路泰隆公寓外10号 邮编:101118 电话:13691012068 账号:中国银行 王利芹 6217855000005794029
(2017/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