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刘京生:帮帮王藏]
北京周末诗会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京生:帮帮王藏

   刘京生:帮帮王藏!
   
   情人节这天我与众网友嬉闹了一番后随着儿子去了趟通州。儿子办完事我们就顺道去了趟诗人王藏(小王子)家,好几年未见有些想念,也因为听说他夫人生了个龙凤胎,去给他们道个喜。 我们吃完饭后,一点半钟在约好的地方见了面,他领着大女儿一起来的,大女儿四岁,长得格外漂亮,家中还有一对龙凤胎在家嗷嗷待哺。走进他家,杂乱无章,他的夫人忙碌的照顾着两个只有六个多月大的孩子,男孩在母亲的怀中,女孩静静地坐在童车里没有一丝表情。我走近男孩,男孩警惕的躲避着我,我与他打招呼,他开始哭闹。我知趣的离开他走向了女孩的身旁,一边叫着:“宝贝”,一边轻轻地抚摸她,她终于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我看着王藏和夫人忙碌的身影,问了一句:“你们吃饭了吗?”,王藏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还没有,你们也没吃吧?”。我答道:“刚吃过,吃完才过来的”。一点多了他们忙碌的竟然连饭还没时间吃。“你们忙,我给你们打饭去”说完我走到了他的大女儿身旁问道:“宝,爱吃什么?”,孩子不说话,我连续问了三遍,她才说出了她最爱吃“肉”。站在身旁的王藏笑了笑:“这孩子”,我分明看到:王藏笑容是多么尴尬,多么苦涩,心中暗道:“谁家的孩子想吃肉?”现在,让孩子吃饭是件多难的事情,追着,求着,哄着,莫说肉,就算是龙虾也难勾起孩子的食欲,可眼前这个孩子,四岁的孩子眼光中流露出她对肉的渴望。 我领着她去打饭,她高兴地蹦蹦跳跳的格外欢喜,还不断地重复着:“我爱吃肉”,我的心都碎了,我说:“好,给你卖肉,买多多的肉。” 打饭回来后,我不敢在王藏这里多留一步,生怕忍不住已经在眼眶中转动的泪水流下来,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知道你难,没想到你这么难、、、、、、.” 我想帮他,可我个人的能力实在有限,希望所有的朋友都来帮帮他,帮他渡过难关。这不仅是为了他,为了他的这个家,同时也是为了保留这些孩子的纯真和善良,让她们切身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上午我是带着笑容,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的,可下午回来时,我没有了笑容,没有了快乐,有的只是心痛,心痛这些可爱的孩子要为父亲的选择而忍受贫穷和随时可能到来的威胁。她们有效的心灵能承受的住这一切吗?她们还要承受多久? 刘京生
    王藏的住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政府路泰隆公寓外10号 邮编:101118 电话:13691012068 账号:中国银行 王利芹 6217855000005794029
(2017/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