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曾节明文集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中共中央当局最新全国统一更改教科书中的抗日历史,将传统的八年抗日战争史改为十四年,即宣称:
    中国的抗日战争不是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开始的,而是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就开始了;中共并大力强调,中国共产党自1931年开始,就在领导抗日。
   
    明眼人不难看出:中共此番篡改抗日史,无非是以新的方式,抢夺国民党的抗日功绩,以为政权“合法性”的新卖点。
    怎么?中共不是一直在自命自吹它自己是“八年抗战”的“中流砥柱”吗?中共一直都在抢夺国民党的抗日功劳,怎么还需要以新的方式抢夺呢?
    这是因为中共所炮制的“中共抗战主力”谎言伪史,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千疮百孔,纸已经包不住火。毛共铁幕打开后,八年抗战国民党军队与侵华日军精锐的血拼史浮出水面:
    原来十万人以上规模的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南昌会战、、.都是国民党打的;而中共军队“抗日战史”拿得出手的近“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两例,规模小的可怜,、“百团大战”则是多起小股骚扰偷袭爆炸战——所谓“破袭战”,扒铁路、炸碉堡的“百排小仗”类,且“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后来都证明都由林彪、彭德怀擅自发起,事后受到了毛泽东严厉的批评。
    整个八年抗战,国民党军队伤亡(含失踪)321万人,牺牲11名上將,34名中將,50名少將、、.中共军队确证被日军击杀的高级将领仅左权一人,其抗日伤亡数字迄今拿不出手,而且讽刺地是:八年抗战中,国军和日军都越打越少,唯有共军反越打越多——如果“抗日主力军”中共军队这么厉害的话,那日本皇军还不早被打回东瀛去了,还要美军来丢原子弹干什么!?
   
    中共抗日是真还是假,在此一目了然。
   
    更加讽刺的是:当年日本人对中共这个“抗日的主力军”从来不认账,而是始终以国民党为死敌。中共一再咋呼自己是抗日主力,但是日本皇军却从未对近在咫尺的延安作一次地面进攻,而始终以蒋介石和国民党为主要敌人,为什么呢?你当日本人是神经病吗?
    以下是战后日本政府公布的侵华日军伤亡统计,曰“日本國在華陣亡的人數統計表”:
   死於國軍之手
   31萬8883人
   死於共軍之手
   851人
   死於蘇聯紅軍之手
   12萬6607人
   蘇聯紅軍俘虜的關東軍
   80餘萬
   蘇聯紅軍拘押的日本僑民
   167萬多
   
   
    毛共铁幕打开后,既然要统战国民党,以上的信息就不好继续封禁,但愚民老百姓读到了这么副作用的信息,再愚昧的人总有点奇怪吧?而在手机互联网时代,动几下手指头就能读到如此有害的信息。
   
   
    俗话说“假的真不了”,由于中共早已“挂羊头卖狗肉”,因此原有的共产党意识形态沦为假意识形态,马列毛的意识形态,不管习近平怎样高举,就是树不起来,连中共官员自己都不信。由于假意识形态树不起来,中共的政权“合法性”,就越来越依赖民族主义。
    既然中共领导八年抗战的谎言已经千疮百孔,就得有新的卖点,以抢救政权“合法性”,于是乎“十四年抗战说”就堂皇入室了。
   
    “十四年抗战说”的狡猾在于,它击中了国民党的弱点——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确实不战而放弃东北,而当时下达不抵抗令的张学良,确实也是国民党人(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而且在1931年~1937年期间,国民党确实没有领导过东北的抗日武装,而共产党在东北先后有东北抗联(前身为东北义勇军、东北人民革命军)这样武装。
    既然1931年~1937年间,东北的国民党抗日史空亡,那么中共便可以大做文章,以填补这个真空;并且,通过在东北抗日史这张白纸上画图,可以编造美丽的伪史欺世盗名,在丑化国民党的同时,把自己打扮成“真抗日”的民族利益捍卫者,以抗日民族主义,来为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张目。
   
    明白了此中缘由,就不难理解,资深网络评论员张鹤慈为何会及时跳出来声讨“蒋介石不抗日”。
    张鹤慈在《八年抗战还是十四年抗战?》一文中,以质疑中国在1931年~1937年抗日真实性的方式,将矛头指向蒋介石,硬说“九一八”事变后对东北军的“不抵抗”令是蒋介石下的,胡说国军远征军入缅作战是蒋介石“为了追求现代化的武装”,张鹤慈甚至指鹿为马瞎说,1937年~1945年期间国民党的浴血抗日是“没怎么抵抗”。
    而对于中共的真不抗日,张鹤慈却充满理解、含情脉脉地说: “当年的共产党为求生存已属不易,无力抗日。”
    试问张鹤慈:你不是一贯自我标榜客观、公正、公允吗?请以证据说话!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九一八”事变后对东北军的“不抵抗”令是蒋介石下的!
    张学良本人在释放后,曾在美国声明:“九一八”时的不抵抗令,是他下的,与蒋介石无关。张鹤慈毫无证据地硬说蒋介石命令不抵抗、、.无非是在配合中共当局抢夺东北抗日功绩,以编织政权合法性的民族主义新卖点。
   
   
    其实,“七七事变”之前,国民党没有领导东北抗日,并不等于中共就领导了东北抗日。事实上,当年领导东北抗联的,不是中共,而是苏联:
    “九一八”事变后产生的“东北义勇军”,是东北人民自发组织的抗日游击队,与中共根本无关。其后中共驻东北地下党,确实一度向抗日武装派遣干部,企图控制武装。
    但1932年6月中共临时在上海召开“北方会议”(北方五省书记会议),批判满洲省委提出的“满洲特殊论”,决定“东北依然要进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成立工农红军,建立苏维埃政府”,结果这一抢劫残杀本国同胞的政策,激起了东北各抗日游击队的强烈反对,中共收编抗日武装的企图破了产。
   
    后王明奉苏联“共产国际”指令纠偏,向中央中央发出了《一·二六指示信》,纠正了北方五省会议时的过“左”政策。提出要建立反日统一战线政策,停止土地革命和建立苏维埃的做法,将工农红军改为人民革命军(后更名为东北抗日联军),要求和其他反日武装建立反日统一战线。中共与东北抗日武装的紧张关系才得以缓和,但从此东北抗日武装的领导权转入苏联之手,而且抗联领导赵启志等人,只信任苏联人,不信任中共。
    外加上转入江西的中共中央,在1934年到1936年间,受到国民党大军围剿,被迫向西、北长驱逃窜,与东北抗联失去联系,1937年中共中央在陕北站稳脚跟后,实权在握的毛泽东,奉行假抗日卖国自肥路线,自然绝无兴趣去支持真抗日的东北抗联。
   
    也就是说,从1931年~1937年,东北的抗日,是在苏联领导下的抗日,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苏联领导的抗日,自然不是为了中国,而是企图牵制日本,防止日本关东军进攻苏联远东地区。
    1940年,斯大林预备与日本订立《苏日中立条约》,苏联当局一反对东北抗联的扶持,竟以“开会”为名,将抗联领导人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金策、崔石泉(崔庸健)、柴世荣、季青、王效明、金日成、安吉、徐哲等骗到远东伯力,控制起来,继而第一次以“中共”的名义,召开“中国共产党东北地区代表会”。会议作出的决定有:
    为买现东北地区的集中统一领导,由各省代表选举东北地区中国共产党临时委员会。委员暂定为三人。委员候选人为:魏拯民(南满省委书记,仍在国内坚持游击),周保中(吉东省委书记),金策(北满省委书记),并从全会直接选举书记一人。临时机关暂设在伯力市,另外请求一位苏共同志给予工作上的指导。
    派遣一名代表在苏联协助下,去延安寻找党中央。
    建立统一的总司令部,推选周保中为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李兆麟为副总司令,魏拯民为政治委员。此项有待(中共)党中央正式批准。
   
    伯力会议的决议,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从1931年~1937年,东北的抗日,是在苏联领导下的抗日,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
   
    伯力会议后不久,1941年四月,苏联与日本订立《苏日中立条约》,伯力会议的决议,立即被苏联撕毁,周保中、李兆麟一伙即被苏联禁止回国;其在东北的抗日武装也被陆续召至苏联境内,1942年,东北抗联武装被苏联改编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步兵第88旅”,完全成了苏联红军中的一支。
    由此可见,1931年~1937年,东北的抗日,与苏联红军有关,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
   
    苏联由扶持中国东北抗日武装,突变为禁止中国东北抗日,收编东北抗日武装,也自我证明了把中国用作战略工具的用心——苏联支持中国反侵略是假,利用中国人抗日力量牵制日本,以图自保是真。
   
   
    今天习近平突然高调鼓吹“中共领导东北抗日”的谎言,反映了他企图以伪民族主义“维稳”的用心。下一步,习近平必以民族主义包装毛左,扶持纵容民间毛左势力,挥舞爱国大棒,将民运异议人士、基督徒、挺“普世”的精英、知识分子,甚至主张市场经济的官僚、、.统统打成汉奸、买办、反华势力、民族败类、美国走狗、、.而把中国的环境污染、经济崩溃、、.甚至“少子化”等计生恶果,都说成是美国灭亡中国的阴谋;雾霾,也必被说成美国向中国故意输出石油焦,以搞垮中国生态环境、灭绝中国人的阴谋。
    可以想象,届时以宋鸿兵的《货币战争》为代表的仇美反西方极端民族主义臭作,必在中共国大红大紫,受到中南海的推捧,成为新义和团的《圣经》新约。
    可以想象,届时的新义和团——毛左势力,必以中华民族利益的化身自居,披着爱国主义的外衣、向着老佛爷的旌旗所指,冲锋陷阵、痛打“右派”、厉行“人民民主专政”,起到军警起不到的作用。
   
    只是提请中国人注意:毛左真是中华民族传统维护者吗?大家不要忘记:中共“解放”之初,最急欲捣毁中华民族传统的,正是毛左的教主毛泽东!当年毛泽东横下一条心,要将消灭汉字,以拼音字母取代汉字,将汉字拉丁字母化——以实现左联旗手、脑残疯狗鲁迅、刘半农之流灭亡中华的夙愿!正当中华文化面临断根之毁的时刻,竟是斯大林救了中华文明,斯大林训导毛泽东说:
    你们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明,不要学西方用字母文字,你们应该保留你们民族的特色。
   
    太上皇如此发话,毛泽东一伙不得不收起刨断中华文明命根子的疯狂计划,只好退而求其次,以简化字取代之,令劫后余生的中华文明,保存了再兴的种子。
   
    斯大林无意中竟救了中华文明。由此可见,毛左是什么中华民族利益的化身?毛左对灭绝中华文明的恶毒用心,比老毛子还狠呐!
   
   
   曾节明 于2017.1.14丙申辛丑辛丑傍晚于阴寒纽约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