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余志坚最新的评论《喜見「毛左」上街》,从首至尾大谬不然。


   
   
    余志坚说:毛左是中共政权的敌人,是“自由派”(准确地说,应称为毛左之外的反共派)的盟友,“自由派”应该团结毛左势力。
   
    毛左是中共政权的敌人吗?非也。毛左完全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也根本不反对共产党的专制——且认为共产党一党专政专政得好,很有必要!而中共政权迄今仍高举“马列毛”旗帜,习近平更说“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毛左所讨伐的“邓改开”,因为未得任何政改成果保障,迄今在共产党体制中没有名份,纯属机会主义的权宜之计,故现今的中共政权仍然是一个共产党“法统”的政权。
   
    因此,毛左与中共当权派的矛盾,属于路线分歧,而不是敌对的矛盾;而且,毛左的诉求从来就不是推翻共产党政权,而是帮共产党“纠偏”,推动中共回归“正统”的共产党极权。
   
    毛左的理念和追求,整一个与“自由派”格格不入,截然相反。“自由派”与毛左毫无共同基础,怎么去团结毛左?相反,正常的情况下,“自由派”只会反对毛左。
    当然,毛左势力上街游行示威,也是应有的权利,“自由派”不应该反对毛左上街;但是如果毛左上街的目的是支持和鼓动中共当局打压“自由派”,“自由派”凭什么要“喜见”此种毛左上街呢?这不是神经病吗?更何况,毛左的此种上街,愈来愈是中共当局默许和纵容的结果,而不是其突破封锁、打压的结果。
   
   
    余志坚说:「毛左」上街遊行是他們對「思想自由」的追求,他們的行為本身就像自由派人士上街一樣,是完全正義的。
   
    这实在大谬不然。毛左完全拥戴共产党专制,根本反对“普世价值”,且还嫌现今的中共当权派专制得很不够、不彻底,对“右派”异议人士抓得太少、判得太轻,没有象毛泽东时代那样坚决镇压、斩草除根、、.这是在追求“思想自由”吗?典型如济南“1.4”事件,毛左示威者要求严惩批毛的教授邓相超,这是追求什么“思想自由”?——这是追求思想自由,还是在追求意识形态的更大专制?
   
    如果这也算追求“思想自由”,那么印尼、欧洲伊斯兰狂热分子要求吊死、烧死“亵渎先知”、“亵渎古兰经”的媒体人之游行示威,岂不也是“追求思想自由”么?
   
    毛左上街,只能算“普世”的正当权利,并不见得“正义”。那种鼓吹回归共产原教旨社会,声讨反专制“右派”异议人士的游行,完全是在助纣为虐,岂有一丝一毫的正义可言!?
   
    综上所述,余志坚说:毛左与“自由派”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中共政权,话完全说反了,其真实是:毛左与中共政权,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自由派!
   
   
    毛左不是中南海的敌人,而是中南海自己人,并且愈来愈成为中南海的帮凶,中南海对毛左的态度,最权威地证明了这一点:
   
    事实上自“六四”后,中共对“左”、“右”两派一直是奉行一软一硬、一亲一疏的双重标准的。
   
    邓江时期,奉行“不争论”,中南海对“左”、“右”的此种双重态度尚不明显,而自胡锦涛上台以来的十多年中,中共当局对“左”、“右”的此种一亲一疏态度,就愈来愈明显起来:
    胡锦涛时期,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备受追捧;毛左的“红歌会”畅行无阻;以红卫兵穿戴和毛语录为特色的“毛左”餐厅,在全国各地见怪不怪。
    但在国内你去开一家“六四”酒家、“民主女神”餐馆、、.试试看?
   
    从胡锦涛上台始,中共当局对“自由派”,是“露头就打,绝不手软(胡锦涛语),刘晓波、胡佳、许万平、黄琦、刘贤斌、严正学等大批人士被抓判处重刑,中国民主党留在国内的骨干,几乎全部被抓判处重刑。
   
    因此,胡锦涛时期,国内毛左组织如雨后春笋,但没有一个“自由派”的组织能够公开存在,国内甚至连一家“六四”色彩的餐馆都没有、、.
   
    习近平上台后,“左派”发展组织、聚会、“红歌会”、示威、游行、大字报、小字报、横幅、高音喇叭、、.更加畅行无阻;但对“右派”的打压,却比胡锦涛时期更为变本加厉:
   
    2014年习近平针对“右派”实施“709”全国大行动,大抓上百位“右派”意见领袖、维权律师、民运异议人士、、.但未动毛左一根毫毛。
   
    2010年“右派”领袖、民主党湖北领导人秦永敏坐满十二年牢出狱后,恢复人权观察运作,对中共的调子温和得不能再温和,仍然于2014年再次被抓,再控“颠覆罪”,但拥戴中共统治、维护中共宪法的左派人士王铮,却可以于2013年公开成立“至宪党”,汲纳党员,发展组织,迄今安然无恙。
   
    明眼人在清楚也不过:习近平时期毛左势力更加蓬勃地滋长,完全是中共当局刻意纵容的结果,一如百多年前在满妖慈禧朝廷的纵容下,义和拳的蓬勃滋长。
   
    毛左讨伐邓相超制造的济南“1.4”事件,就经典反映出中共当局对“自由派”和毛左一严打,一放纵的态度:
    元月四日上午,毛左分子上百人在济南市山东建筑大学西大门外示威,一连几个小时,又是发像章、又是拉横幅、又是以扩音喇叭喊口号,猛烈声讨批毛的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一副“文革”揪斗的气势。
    对毛左分子的行动,现场的公安、国保听之任之,但是当十几位民主人士来到西大门,完全和平地与毛左分子保持距离示威时,中共公安、国保却立即打压,抢夺民主人士所打出的“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言论自由权利”的牌子!
   
    在中共公安的一边倒打压“右派”的鼓舞下,毛左分子就象闻到了血腥味的群鲨一样一拥而上,群殴民主人士,“右派”分子鲁扬、王传辉、、.甚至六旬老人都遭痛打,而打人者未受制裁。
   
    事件的结果,是邓相超被免去一切职务、强迫退休,毛左大获全胜!
   
    拉偏架的中共当局在为谁撑腰,还不够明显吗?
   
   
    习近平时期,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先后因批毛,遭到当局的严惩,双双去职,这是“改开”以来前所未有的现象。且习近平关于毛泽东的最新指示是:反对毛泽东就是反党,并要将否定毛泽东的人赶出政府、、.习近平当局欲象当年慈禧利用义和团那样,利用毛左来打压“自由派”,此种趋向还不够明显吗?
   
   
    余志坚疾呼:“「毛左」能夠上街,自由派人士為什麼不能上街?怕打壓?怕坐牢?那你就繼續做你的「自由」烏龜好了。” 这反映出他根本没有看出中共对“左”、“右”的双重标准和两手,他更没看出:毛左的兴起,是中共当局刻意纵容、甚至扶持的结果,他的眼光实在不入流!
   
    中共对“自由派”“露头就打”,“扼杀在萌芽状态中”,抓人重判扫荡无数,“自由派”骨干现在基本上不是在牢里,就是流亡海外,试问有哪一个毛左骨干被判重刑?中共对毛左有哪一次扫荡行动?
   
    “反自由化护红旗”的毛左,明明正在成为习近平保卫红色政权的“群众专政”新力量,余志坚还要“自由派”去“团结”这个中共的帮凶;毛左的上街,明明是中南海纵容的结果,余志坚居然觉得毛左很有本事,大骂“自由派”是缩头乌龟,鼓吹自由派向毛左学习。
   
    真是昏聩到了水天不分的程度!
   
    试问余志坚,“当年在满清朝廷的纵容和扶持下,义和拳的势力更大,“上街”更加轰轰烈烈,而立宪派一片死寂、孙文革命党在国内更无立锥之地,是不是义和拳比立宪派更有出息、更有本事呢?是不是义和拳比立宪派、革命党更有群众基础呢?立宪派、革命党是不是应该去团结拳子呢?
    然而当时立宪派、革命党都没有去“团结”义和拳,为什么?因为康有为、孙中山们的头脑,远比你余志坚清楚,人家早看透了“扶清灭洋”的义和拳不是盟友,而是满清(顽固派的)帮凶、是中国的祸害!
   
    茅于轼眼见新慈禧纵容毛左、邪气熏天,而担忧文革再来,余志坚斥之为“杞人忧天”,事实上以今天大陆社会的仇恨和“八零后”群体的脑残来看,只要最高独裁者煽动有术,“文革”再来并非不可能。试问,八十年代的时候,谁会想到文革“揪斗”场面会于三十年后在济南再现呢?
   
    余志坚认为毛左群众基础强大,说:“如果你覺得中國社會「毛左」派的勢力基礎確實強大的話,你就應該和他們盡量搞好團結。”
    这完全是看走了眼,毛左有多少群众基础?南开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马得勇副教授自2012年开始,对中国网民的政治立场做了跟踪调查。调查显示,中国网民中,左派只有6.2%,以致于极左的反宪派发出无奈的哀鸣:“中国现阶段承受不了舆论失控的后果”。
    其实表面张狂的毛左,其群众基础就如百年前的义和团一样,是一种朝廷纵容下的虚夸。
   
   
    我实在告诉你余志坚:你不要只看表面现象,一旦中共的专制失控,“自由派”在国内一夜爆发壮大的能量和速度,必完全压倒毛左,也将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义和团曾经鼓噪一时,但后来呢?笑到最后的,却是清廷最严打的革命派。
   
   
   曾节明 于2017.1.27丙申辛丑甲寅大年三十于阴寒纽约州
   
   
(2017/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