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中國的暴民問題]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暴民問題

   
   
   中國人本性善良,溫順恭候,總是信奉一些像「惡人自有惡人磨」或者「後退一步,海闊天空」一類的處事原則的。因此,按照簡單的邏輯推理,中國是不存在暴民問題的。然而,由於世界太複雜,人心太複雜,中國歷史上的暴民可是層出不窮,數不勝數。
   
   怎麼會這樣呢?我這裡提出一個暴民理論的假設。以「太平天國」為例,洪秀全、馮雲山、楊秀清、石達開哥幾個,在拜了把子之後,可沒有去幹什麼化妝潛入攻打兩廣總督府一類的蠢事。他們這幾個真正的暴民,深知自己太弱,硬是捨得下功夫,四處宣揚「太平天國」的思想。這哥幾個是很懂得一套如何製造暴民的方法的,所謂的金田起義,就是他們以「太平天國」為幌子,以暴力為工具,以錢糧為誘餌,成功地將兩萬的「本性善良、溫順恭厚」的順民,一下子改造為暴民了。


   
   懂得如何一批批地用暴力製造暴民,是洪秀全取得成功的關鍵,他最後的失敗,與他的理論是無關的。孫中山雖然號稱「洪秀全第二」,對洪秀全的理論卻是一竅不通。「黃花崗起義」雖然可歌可泣,同盟會的菁英力量卻也是去了一大半。孫中山的不行,就等於是國民黨的不行。而共產黨卻是天生就懂得洪秀全理論的,他們的「共產主義」甚至比「太平天國」更厲害。蔣介石不能深知「共產主義」的厲害和危害,他的一生從容共到反共,到再容共再反共,有時雖然形勢所迫,多數時候卻實在是「剿匪不力」啊!
   
   製造一個暴民,你得餵飽他,讓他學會用刀槍,讓他知道團隊在保護他,同時,也讓他知道離開了團隊,他就是死路一條。共產黨深深懂得這一套理論,所以它得了天下。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也快七十年了,遍地都是順民,從無暴民造反,因為從無團體去製造暴民,起來造反。只有過了1989年的六四,反抗的種子才在全國生根發芽。當然,這個反抗可不是暴民造反,而是秀才造反。二十八年過去了,這秀才造反仍然沒有結果,不過,秀才的人數倒是越來越多。
   
   現在的中國大陸,偶爾在一千萬人裡面,會出來一個或幾個楊佳式的或者夏俊傑式的反抗的暴民。面對這種現象,有些秀才是害怕的,他們擔心暴民起來會搶劫他們的財產。還有的秀才就歡呼了,以為人民就要揭竿而起了,暴政的末日也就到了。
   
   中國的民運人士(或說異議人士),你們當中就沒有人去研究如何製造暴民的理論麽?就沒有人去準備實踐這套理論麽?
   
   2016-1-30 於Indianapolis
(2017/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