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意義通訊》之12:作為藝術的歷史?!]
逸风文集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意義通訊》之12:作為藝術的歷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意義通訊》之12:作為藝術的歷史?!
   
   最近看到劉仲敬先生的一句話:“歷史是一種認知結構,他是教你怎樣從紛繁、外化的各種細節中間,發現結構和規律的一種藝術。”
   
   劉仲敬對歷史的認知總是能夠突破我們一直被洗腦後留給我們大腦裡的傳統的歷史認知方式!因為,對於那些浸淫在黨國文化之中的來講,想要突破自己,走出自我,是很難的事情!


   
   其實,我們每個曾經受到過黨國文化熏陶的人,包括很多學者,他們的那個“自我”都是很可怕的存在。這樣的存在就是,自以為是活著的“自我”,其實是被黨國的意識形態完全扭轉過的“非自我”。當你覺醒之後自我非我,此後的歲月裡,你的生存狀態就一直在尋求本真的我的過程中掙扎!也就是,你需要對抗的不僅僅是一個所謂的自我,更多的是對抗自己靈魂裡的另外一個“非自我”。
   
   鄭板橋先生的難得糊塗一語中的!人生的狀態難道必須在清醒之後的糊塗之中度過嗎?這樣的人生的悖論,是否也屬於另外的一種二律背反?是否,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類的存在方式?
   
   我們真正的人類,來到這個時間空間裡,走進歷史,觀看歷史,從各樣的紛繁的,隱藏和外顯的各樣的歷史節點之中來窺視歷史的規律。其實,這樣的規律(真理)的掌握,是一種“道可道非常道”的失語狀態,一旦開口,便要扭曲真道!
   
   所以,作為藝術狀態的歷史,是需要我們的智慧來巡視,也需要我們的眼光來審視!不過,我們審視人類的歷史走向,更多的屬於審醜,而非審美!更多的是災難,而非福祉,更多的是遺憾,而非完美!
   
   不僅西方歷史如此,東方的歷史也是如此!當很多人在夢想歷史的鴻篇巨制的時候,夢想著流芳百世的時候,最有可能在未來的歷史書的言說之中,會被描述為一個跳梁小丑,殷鑑弗遠。
   
   試看一下國際共運歷史,就屬於歷史之中的醜類!活躍在此歷史之中的所有領袖們,無一例外,都會作為歷史的醜類被真理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之上!
   
   逸風 於20170102
(2017/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