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法国的思想亡国]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的思想亡国

   谢选骏
   
   《西方文明进入终结期 法国哲学家宣称》说颇具争议的法国哲学家米歇·翁福雷在下周上市的新著《衰落》中宣称:西方文明的时日屈指可数。
   
   这位常常以挑动语气谈论著述的无神论哲学家米歇·翁福雷(Michel Onfray)在新书中称,“欧洲犹太-基督教文明”。


   
   法新社指出,作者故意挑唆性的把新书起名为《衰落——从耶稣到九一一,西方的生与死》。在这部长达650页的新书中,作者希望讲述犹太基督教文明的缘起直到今日,有时冒着随意缩减历史的风险。比如,作者毫无保留地宣称,“基督徒反犹差不多两千年,直到发生了恐怖的犹太大屠杀”。
   
   该书是作者《一部概述性的全球百科全书》的第三卷,书中大量引用神学和哲学参照。
   
   米歇·翁福雷毫不掩饰他对美国学者亨廷顿1996年出版的《西方文明冲突》一书的欣赏,他认为亨廷顿书中的观点已被“现实证实”,“尽管当初在法国出版时遭到巴黎精英们的轻视”。
   
   如果犹太-基督教文明最早已由尼采宣布同“上帝之死”一起开始终结,米歇·翁福雷则认为西方文明终结于伊朗政权对英国作家拉什迪下达“逐杀令”之日。他在书中谴责:“2016年2月23日,伊朗把追杀拉什迪的奖金提高到60万美元。西方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做,西方能做什么?什么都没有”。不过与此同时,米歇·翁福雷谴责法国、美国对伊拉克、利比亚、马里等并不构成威胁的穆斯林国家“发动攻击”。
   
   米歇·翁福雷揭露西方在消费中度日。但是,“伊斯兰很强大,有一支遍及全球的数不清的为其宗教、为真主、为先知献身的信徒组成的军队”。
   
   这位无政府主义哲学家痛批“自由主义经济”,按照他的说法,自由主义经济让富人更富,大部分时间,让穷人变得更穷。
   
   他在书中警告:“犹太-基督教文明在欧洲崩溃,欧洲人口出生率衰减,加之伊斯兰教发展,其信奉者出生率大增,见证着伊斯兰教在欧洲体现着一种新的精神,具备构成新文明的力量”。
   
   米歇·翁福雷认为,“后基督徒的法律让性解放,使其与生殖、与爱情、与家庭分离,造成人口崩溃”。
   
   米歇·翁福雷称,犹太-基督教文明主宰了差不多两千年,对一个文明而言已相当可贵可敬。取代这一文明的将会被更新的文明取代。一切都是时间问题,船沉了:留给我们的是沉没时保持优雅的姿态”。
   
   ……
   
   谢选骏指出:法国在二战的时候战败亡国,还不如中国的“惨胜”。战后虽然出了几个思想家,比德国略胜一筹,但实际上这些思想家都是其亡国经历的回声。现在这位米歇翁福雷,不过是又一个思想亡国或亡国思想的传声筒。法国和德国这些欧洲中等国家,正在走上古代希腊城邦的式微之途,等待现代马其顿、迦太基、罗马的接管了。正是在这种绝境下,欧洲的亡国思想家们竟把美国学者亨廷顿商业性的、为吸引眼球故意耸人听闻的“文明冲突”,又进行一番夸大处理,当作自己好逸恶劳、逃避现实、引入伊斯兰廉价劳动力的借口。其实我早就指出了:全球已经一体化了,只有一个文明了,哪里还有什么文明之间的冲突。现在世界上所进行的,只是一个文明也就是像现代文明内部的资源争夺战。这些欧洲懒鬼好要假装人道,好像是因为可怜弱者才引进他们的。就像美国的非法移民,其实都是当地人急切需要利用的廉价劳动力。
(2017/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