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谢选骏文集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谢选骏
   网文《【留学故事系列】人生不过是一场俗世薄欢》,体现了一种动物精神的外溢:
   旅美的校友多不是基督徒,于是趁圣诞假期约了一起去航海旅游。囿于很多现实的责任,我无法前行,只有静坐在深山的一偶,无奈地对着电脑,看着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在坛子里讨论着各种细节。
   
   季节虽已是初冬,午后的阳光却仍然很好。信步走到凉台,凭栏远眺,这异国的远山近水,便带上了些故人的气息,席卷而来。大学时的某个元旦,恰逢农历十五,同系的几个朋友突起念头,想去看看隆冬里的卢沟晓月,于是,不由分说地跳上了自行车,顶着凛冽的寒风,一路向南。途中,突然下起了小雪,细小的雪花随风起伏,漫天飞舞,煞是好看。天冷得刺骨,但我们年轻的心,却沉浸在热切的奔赴之中,一路上笑语喧哗,快乐追逐着雪花,散落在繁华都市的罅隙里。


   
   彼时,恰风华正茂,各人虽有着各人的悲喜和烦恼,却有着一样的冲劲和执拗,喜欢什么,便是揪心裂肺的迷恋;爱上什么,便是放不下的江湖;让如今的日子,看起来更像是一篇平铺直叙的散文,少了许多可圈可点的细节。而只有在翻阅往事的时候,才会倏然发现,这尘世的日子,如水般静静流过,那些汹涌而来、或迅疾逃离的,在回忆中,居然是生命里曾经走过的最美时光。
   
   这个落叶已经枯萎的季节,空气里飘浮着一种离落,恍惚流年。遥想昔时情怀,“左手家国天下,右手儿女柔情,白马轻裘,翩翩少年”,总是不断地在心底编纂着情节,懵想际遇中抬头的惊眸、磷石擦碰的火花、和寂寞时光里刹那指尖轻触的温暖。而每一场的花事,哪怕开到荼蘼,最后都是躲不过的西风独自凉,而逃不开的,终究还是红尘的温暖,于是,曾经的年少痴狂,成了今天的老成持重;曾经飞扬的青春,成了今天平静的日子;曾经脱凡超俗的爱情,成了今天柴米油盐的俗世薄欢。所谓的深刻,不过是一种对往事的恋恋不舍罢了;而所谓的江湖,却是一地的碎片。飞扬的指下,再也敲不出离尘的美,只能在俗世的薄欢里,淡淡地抒写。
   
   倦了与心灵苦闷的较量,于是牵着丫丫柔嫩的手出门,一步步走进初冬的萧瑟里。瞬间,感觉时光点滴慢溯,岁月在掌心暗香缕缕。冬天的山林,原始静谧,意象简约,没有了鼓噪的虫儿,也少了枝蔓的牵扯,恰是心灵休憩的最好去处。远了的是红尘的喧嚣,淡了的是追逐的失落,剩下的,只有俗世的烟火和平平常常的日子,让一些浅显的欢喜,开始复苏、堆积。
   
   低下头,捉住丫丫的视线,那眼中的巧笑倩兮,顿时将周遭的风景点墨成香,世界的安静,瞬间归属到了掌心握住的这份真实。《菜根谭》中的几句话跟着涌到了脑际:“人情反复,世路崎岖;行不去处,须知退一步之法;行得去处,务加让三分之功。”流光飞舞间,我看清了命运纹路里潜藏的玄机,若说人生的开始是一种巧合,人生的最后便是无边的苍穹。此生是一场修行的机缘,伤害可以泅渡,寂寞可以转身,而俗世的清欢,释然后的淳喜,便是所谓的世道人心,自在心间吧。
   
   抬头,猛然发现,晚霞已尽将远处的天边洇染,那炽烈的红晕,透过空中交织的树叉,在视线中被切割成了不同的图案,灵动美妙。惊叹之间,顿悟:总以为远方风景无限,岂知真正的风景就在身边。生命的升腾与慈悲是经年经世后的禅悟,意外的,我却以路人的心态,看透了风景。
   
   而只要这俗世的薄欢未央,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不动声色地,一直走下去。
   
   还有网文《美国的确很无聊 但海归不敢想》更是动物精神的斤斤计较,完全言不及义,还口口声声“人文气氛”,其实不见动物精神以外的丝毫人味:
   
   美国的“无聊”不是没有东西玩。过去这几年,自驾游基本把国家公园都走遍了。钓鱼、滑雪、打猎也玩腻了。Home Improvement projects做了不少,也没有什么新意。
   
   在美国的玩意无论怎样好玩,始终缺省了那份人文气氛。人家过Thanks giving缅怀的是Mayflower登陆;咱们过端午中秋,想的是屈原嫦娥。怎也没有代入感。
   
   国内的同学、朋友基本完成了积累,现在过的是悠闲日子。有空就打球、郊游、聚会。按我现在在美国的收入,折换成人民币,大概20万一个月,在国内勉强可以应付。
   
   但问题是,海归的话,哪去找月薪20万的工作?不是说没有这样的工作。但你不能空降过去,马上就有啊。运气好的话,奋斗个10年8年,而且是废寝忘食、呕心沥血那种。说不定中途就过劳死了。运气不好的话,奋斗20年也未必有。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再奋斗个20年,那就可以进老人院打康乐棋去了。
   
   所以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如果我中了jackpot,那是义无反顾马上海归了。
   
   ……
   
   谢选骏指出:如果以偏概全,则根据上述的言论,似乎可说:他们的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那么我们呢?我自己呢?
   

此文于2017年01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