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谢选骏文集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谢选骏: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洋奴们把“宜昌1938年大撤退”比做“中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这是相当没有常识的谄媚。因为1938年的宜昌大撤退在前,1940年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在后——宜昌大撤退怎么可能是“中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呢?相反,应该把敦刻尔克大撤退叫做“欧洲的宜昌大撤退”。
   
   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前两年,中国境内也有一场争分夺秒的生死大撤退:在短短40天内,用极其有限的运力将停驻在宜昌的13万吨货物和3万余人员转运至四川,保住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命脉和大批人才。
   
   这是面对民族危亡的中国民众用自己不屈的意志,创造的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我之所以对这段历史感同身受,是因为从小听到母亲刘家桂讲到这段血泪历史。她们的家族企业是一家长江航运公司,就因为参加这次大撤退,而遭到日本飞机全数炸毁击沉,家庭成员殉难,企业从此破产……
   
   由此可见,宜昌大撤退并非完全依靠的是卢作孚和他的民生公司,而是还有许多中小企业的参与。刘家桂也因此被迫流亡重庆,抗战胜利后跟随父亲去了上海、北京,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宜昌看一眼。1973年1月24日,死于中国最为黑暗的时候。
   
   所以我从小就知道:西方国家还在对日绥靖、隔岸观火的时候,我的父母一辈和他们的长辈,就在为中华民族的复兴流血流汗了。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挺直腰板做自己的主人,不再崇拜西方人和他们的真理呢。
   
   对此,亲历了此次大撤退的教育家晏阳初评价说:“敦刻尔克大撤退”是依靠国家的力量,由军事部门指挥完成。而宜昌大撤退则完全依靠民间船队。在中外战争史上,这样的撤退只此一例。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为了保存工业实力,中国沿海的工矿企业纷纷内迁,并源源不断来到湖北宜昌。1938年10月,国民政府决定放弃武汉,涌往宜昌的货物和难民达到了高峰。
   
   全中国的兵工工业、航空工业、重工业、轻工业的家当,几乎完全交付在这里了,遍街皆是人员,遍地皆是器材,人心非常恐慌……
   
   网文《宜昌1938:中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这样记载:
   
   宜昌,湖北西部的一座不起眼的城市。就在1938年秋冬时节,成了举国关注的焦点。抗战爆发以来,国民政府及其军队节节败退。上海、南京和武汉先后沦陷,数以万计的人员物资,都把撤退的目标瞄准了重庆——国民政府的战时陪都。
   
   撤往大后方,长江三峡是必经之地。所有从下游运来的人员和物资,在进入三峡前,都得在宜昌码头换乘吃水浅的大马力小船,才能通过水情复杂的三峡航道。更关键的是,还有40天,三峡就要进入枯水期,船只无法通行。时间不多了。
   
   这不是一次无序的大逃跑,而是一次有组织的大撤退,是一次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生死竞速。整个行动的指挥中枢,就是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位于怀远路的办公楼。楼下重兵把守,戒备森严,楼上通宵达旦,一刻不停。
   
   历史上,把这次宜昌大撤退,称为中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前所未有的挑战
   
   对于民生公司老板卢作孚来说,他遇到了公司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需要运输的,不是普通的物资,而是从沿海大城市搬运来的战略物资、军工设备,多达13万吨,方圆几里的码头空地被堆得水泄不通。能否安全运出交战区,送到大后方,尽快恢复生产,关系到对日作战还能撑多久。
   
   需要带走的,不是普通的旅客,有超过3万名军政官员、技术工人和普通难民,还包括1万多名儿童。他们需要有饭吃,有活路,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发挥能量,支撑危局。有数以万计的大批伤残军人,他们需要尽快救治,保住性命,尽早康复,重返战场,成为支撑抗战的生力军。
   
   除了要把这些人员物资安全转移到后方,还要从重庆向前方运送大批出川抗日的川军将士。这种交叉运送,增加了运输成本和难度。
   
   任务艰巨,时间紧迫。那么,宜昌的水上运力够用吗?
   
   民生公司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内河航运公司。老板卢作孚苦心经营多年,鼎盛时期拥有116艘大小船只。然而,三峡航道狭窄,浅滩多,自下游向上游,需要逆水前行,这就需要大马力小船。这样的船,民生公司只有24艘,单船载货量只有200-600吨,将物资和人员全部运到重庆,需要一年时间。而国外航运公司不仅类似船只稀少,且标榜“中立”,拒绝搭载军用物资。关键时刻,只能靠中国人自己的船。船少人多的矛盾,一开始就非常突出。即便这硕果仅存的24艘大马力小船,也险些不保。
   
   1937年南京陷落后,自忖海空军薄弱的国民政府,为扼守长江中游,就采取沉船塞江的消极防御策略,阻塞航道,阻敌西犯。民生公司也接到了国民政府军政部指令,要求征调仅存的船只到长江田家镇段凿沉。卢作孚坚决反对,便利用他作为国民政府交通部常务次长的身份发表声明,强调当前水运紧张,请军政部冷静考虑封锁航道不用沉船的办法。他提议,招商局、民生公司的船只全部调往宜昌,紧急运送撤退的企业设备,承担疏散人口和运送出川抗日军队的任务。以此为由,他说服了国民党最高当局取消了沉船决定,转而建造多艘钢筋水泥船沉江,从而既保住了这24艘船,又迟滞了日本海军的溯江西犯,为宜昌大撤退争取了时间。
   
   民生公司面临的困难,大家很清楚。所以,码头上各单位争相抢运,甚至直接武力夺占。民生公司有7艘船,甚至被重庆行营拉去“打军差”。每艘船从宜昌跑一趟重庆,必须捎带一批弹药到万县。1938年1月,民生公司的“民勤”轮抵达宜昌,尚未卸货,警官学校的学员便全副武装,强行登船,要求直接装货。为了搞到一张船票,不少人上门请客、托人、送礼、交涉。军人气势汹汹,甚至动辄掏枪威胁,拳脚相加。
   
   运力缺口、时间缺口、管理缺口,给大撤退的组织造成了更多困扰。天时、地利、人和,卢作孚毫无优势。他该怎么办呢?
   
   当机立断的决策
   
   40天,运走如此多的人员物资,这是一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作为撤退行动的总指挥,兼有官商双重身份的卢作孚,必须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工作目标,以及为之服务的有效措施。过高或过低的目标,都可能导致决策失误,结果不堪设想。
   
   最佳目标,当然是滞留宜昌的人员物资全部送到千里之外的重庆。从时间、水位、运力、装卸能力来看,这都不可能实现。
   
   最坏后果,40天抢运黄金(1183.50, -6.30, -0.53%)期,在混乱中没能运走多少人员物资,导致宜昌陷落时,大多数人员物资落入敌手。这将是满盘皆输的结局,必须竭力避免。
   最现实的目标,就是全部运走。保证40天内所有物资人员离开宜昌。不一定都抵达重庆,但可以分散开来,化整为零,尽可能向上游运动,甚至暂避于三峡的崇山峻岭之中。总之,以不落入敌手为目的。这也是卢作孚对所有人做出的承诺。
   
   实现这个最现实的目标,就必须挖掘潜力、自立创新,优化流程、提高效率,加快运转、全速撤离。卢作孚和民生公司的员工们,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愣是改写了历史。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临危受命,指挥部署。1938年10月23日白天,卢作孚领命飞抵宜昌,直奔码头,紧急调研,连夜沙盘推演,拿出了大撤退的全套运送方案,并在次日早上8点带到了公司例会。他抽调业务骨干加强领导力量,把40多名川江著名船长和领航员调到宜昌,参加抢运。组织公司高管上船监督,确保运输安全。卢作孚自己对所有船只的位置和运输情况了如指掌。由于昼夜不歇,极度辛劳,他的脉搏一度骤停。
   
   排除干扰,分清主次。卢作孚下令,停止请客应酬,只保留工作往来。这么做,就是要节省时间,避免任何走后门的做法对他环环相扣的撤退方案造成任何干扰。然后,把宜昌码头堆积如山的货物,按照轻重缓急加以区别。公营厂矿的重要器材配合成套,优先装到轮船上启运。不重要的器材或交由木船运输,或在40天后另行安排运输,或就地抛弃。
   
   挖掘增量,盘活存量。民生公司从民间征集了800艘木船,再加上自行建造的1200艘木船,加起来有2000艘。这些木船轻薄短小,机动灵活,可将码头上的货物化整为零,蚂蚁搬家。民生公司出台《非常时期客运救济办法》,将船上卧铺票改为座票,每个卧铺安排5人乘坐,客运运力大幅增加。三峡航道无法夜航,民生公司就白天航行,晚上装卸。白天先把货物装到驳船上,傍晚待轮船抵达宜昌码头,驳船立即拖到轮船旁边,打开舱盖和门窗,只要轮船抛锚,立即装货。充分利用夜晚,把宝贵的40个白天全部用于航运。
   自主创新,快速装卸。宜昌码头设施简陋,仓库不足,缺乏大型机械。1938年6月起,民生公司在宜昌五龙增加了一处码头,在大公桥至九码头的岸边修建了滑坡,放置绞车、铁管流筒,用于上下轮驳靠岸装卸超重、超长物资。三斗坪、青滩、巴东等处码头还设立了转运站,增加趸船。公司员工还自行研制了30多吨的起重吊杆,对于吊拉超重物资起到了关键作用。公司还临时招募了3000名装卸工人。每到夜幕降临,船上岸上灯火通明,工人们抬着机器,喊着号子,和着汽笛声、起重机声,演奏了一支悲壮的交响曲。
   三段接力,分段运输。如果采取全段运输,一艘船从头到尾,中间不换船的话,虽然环节少,时间短,速度快,一步到位,但往返耗时6天,无法将宜昌码头的人员物资快速运走。于是,民生公司采用其1936年在长江枯水期总结的“三段航行”经验,将宜昌到重庆段按照水情状况分成宜昌到三斗坪、三斗坪到万县、万县到重庆三段。不同的船在适合自身吃水情况的航段内循环运送。既缩短了航程,又确保每天都有6-7艘空船返回宜昌,确保运力。当然,至于那些重要而不易装卸的笨重设备,直接从宜昌运往重庆,但返回时绝不放空,而是满载出川抗日的士兵回到宜昌。
   优惠定价,民生第一。作为航运企业,民生公司在运力短缺的非常时期,完全可以将船票坐地起价,发国难财。即便涨个10倍,仍会有难民倾其所有,去换取这张保命符。然而,卢作孚选择了大幅优惠。公教人员优先登船且享受半价,难民儿童免费乘坐。他甚至要求每艘船离开宜昌必须带走50名孤儿,否则不许在宜昌和重庆靠岸。至于货物,军工器材每吨30-37元,其他公物每吨40多元,民间器材每吨60-80元,远低于外商报价的每吨300-400元。显然,卢作孚没有把大撤退当作生意,而是当作了一项光荣的使命。
   
   艰苦卓绝的壮举
   
   1938年10月,宜昌大撤退拉开帷幕。在这场豪气冲天的壮举背后,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