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谢选骏文集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谢选骏指出:特朗普正式建成了他的政商帝国,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最多相当于毛泽东进驻了紫禁城。特朗普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把美利坚合众国变成美利坚帝国,完成类似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的转化——只有那样,美国才能建立全球政府,实现“地球村”的蓝图。在某种意义上,这将牺牲美国小民的利益,把他们的剩余价值“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组成一个新的全球联盟。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网文《白宫易主,特朗普正式建成了他的政商帝国》说,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誓任美国第45任总统。
   
   据彭博社报道,在即将宣誓就任美国总统的前夜,面对抵达华盛顿参加就职仪式的数千名支持者,唐纳德·特朗普表现出些许谦卑,并承诺将把美国人民团结在一起。
   
   “这一旅程开始于18个月前,”特朗普1月19日在林肯纪念堂前对支持者表示。“我在其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但是你们做的更多。我只是一个信使。”特朗普重申了选战期间的承诺——加强边境管理、增强军事力量等,他说本次大选引发分歧对立,他希望把整个国家团结在一起。
   
   “为了美国人民,我们要成就美国的伟大,”他说道。
   
   在宣誓就职典礼之前,这位候任总统将要参加一系列仪式和庆祝活动,第一个活动将是在他位于华盛顿市中心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举行的招待会。这家酒店2016年开业。所有这些活动结束后,他将于正午前后宣誓就职。
   
   由商转政,再到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本文将“起底”特朗普和他的政商帝国。本文原载于《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2015年10月9日。
   
   
   
   从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门前系着领结的门童身边走过,穿过一扇亮闪闪的旋转门,走向一座18米高的喷泉,再登上一架昏暗的电梯,越过玻璃门和面带微笑的助手,可以看到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董事长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Trump)就坐在那儿,前后左右都是他自己的照片。他2015年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个颁奖晚宴上获得的一支枪就架置在他的办公桌上。当时,距离特朗普和其他9位晋级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举行首场辩论的日子还有三天,他在民调中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于这些竞争对手。
   
   严格来说,特朗普并不是白手起家,他从他父亲手中继承了很大一笔财富,但他绝对是孤身打天下的那类人才。
   
   在政治生活中,没有现成的模板告诉他如何在没有准备、没有温文尔雅的外表、没有自己的政策,也没有提供过公共服务的情况下将自己转变为一位竞选巨星。
   
   徜徉于由他的副手、子女、贷款银行和前高管组成的特朗普帝国里,你所发现的是一位已经停止在曼哈顿建造高楼大厦的纽约地产大亨和一位对冠以自己名头的大多数外国酒店并无所有权的全球酒店人。早在他忽视基本的政治规则很久之前,他就远远突破了他所在行业的限制,以这种方式执掌着一个和大多数公司类似的帝国,就像他的竞选活动和大多数总统竞选活动类似一样。他的竞选活动是后政治性的,同样地,他的公司也是后商业性的。
   
   
   
   特朗普宣布自己将竞选美国总统
   
   在向美国民众兜售自己时,特朗普是以建筑大王、完美无瑕的生意人和善于审时度势的经理人形象为卖点的。但实际上,他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类人。本世纪以来,特朗普几乎没有建过什么摩天大楼,他在试图再创辉煌时失败了两次,在其他一系列项目上也遭遇了挫折。
   
   在此期间,他对公司的领导方式和一个十几岁少年幻想的生杀大权差不多:他从位于曼哈顿中城的特朗普大厦办公桌前发号施令,掌控着最微小的细节,排斥分层治理,挑选那些符合他心目中晋升条件的高层助手予以擢升。
   
   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他是个骗子。他取得现在这番成就的过程甚至比他向白宫冲刺这件事更神奇。
   
   商界新星
   
   在浮华的上世纪80年代,特朗普利用借来的钱在商界冉冉升起,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挫折几乎将他击倒,但他挺了过来,然后他让自己,还有他的生意都实现了转型。他的机构依然很成功,只不过不是他所宣称的那样。特朗普说:“我们让这家公司取得了很大的发展。”“看到那个了吗?我在跟你说话的时候还在看呢。看到那张唱片了吗?”他的办公桌上横亘着一块牌匾。“那是一张白金唱片认证,是颁发给马克·米勒(Mac Miller)的。你听说过马克·米勒吗?他是一位说唱艺人。他创作了一首名叫《唐纳德·特朗普》的歌曲——销量达到了一亿张!”他吸了一口气,话题又回到他的公司。几分钟后,他说道:
   
   “我告诉你吧,有一天等我翘辫子了,自然会有人继承我创建的这个多么伟大的生意。现在人们真不知道我的生意有多么伟大。”
   
   ”
   
   4天之后,也就是首场辩论后的那天早上,马修·卡拉马里(Matthew Calamari)眼眶湿润。特朗普的这位首席运营官留着八字胡,有着上世纪70年代末后卫球员的大块头体格,他在大学期间就是一名后卫。在1981年美国网球公开赛的一场女子半决赛上,他对付捣蛋分子的身手引起了一位当时恰巧在场的年轻房地产明星的注意,后者聘请他担任保镖,后来他被晋升为高管之一。
   
   卡拉马里说:“我喜欢这个家伙。我的任务就是,我总是承诺我永远也不会让他发生任何事情。”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最近,如果你正好看到特朗普的演讲,仔细看,就会发现卡拉马里的身影。他喜欢用目光追踪他的老板。“我只是享受这份工作。这和钱没有关系。我享受为这个人工作的过程。”在他的办公室与他为伴的有一把美国特工处的纪念小刀,还有一张托尼·索普拉诺(Tony Sopranode)的海报、他养的狮子狗的照片以及他兄弟拍摄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记录了在一场比赛中他的膝盖严重受伤的时刻。卡拉马里称:“你知道吗?如果我当时还能继续打橄榄球,我就不会为唐纳德·特朗普工作。”
   
   卡拉马里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向我们展示他在早期是怎样保护他老板的,他就站在老板身后略微靠边的地方。他说,“和他一起走访其他的工作场所时,我会从他的眼神当中读取细节。”当特朗普雇用了其他保安人员后,他努力追赶特朗普的步伐。除了安保之外,卡拉马里现在的职责还包括建筑管理、建造和保险。他说:“他会一直提拔你,直到你无法胜任。没有任何条条框框。”
   
   特朗普的家人
   
   卡拉马里并不是获得特朗普提拔的唯一一名保镖。特朗普的第三个孩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称:“过去常常开车送我们去学校的那个人现在负责管理特朗普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在华尔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埃里克和姐姐伊万卡(Ivanka)及他们的哥哥小唐纳德都是特朗普公司的高管。在布朗斯维尔长大的艾伦·魏塞尔贝格(Allen Weisselberg)曾是唐纳德·J·特朗普父亲的会计,后来继续为唐纳德·J·特朗普工作,现在是他的首席财务官,仍然改不掉他那可怕的布鲁克林大嗓门。阿曼达·米勒(AmandaMiller)是唐纳德·J·特朗普的高尔夫营销部门主管,当唐纳德·J·特朗普在他的韦斯特切斯特俱乐部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一位十几岁的女招待。
   
   特朗普称,“我喜欢提携我认识的人。他们不存在吸毒问题,也不会酗酒。他们就像我的家人。我宁愿从低层选人,然后一步步提拔他们,而不愿去雇用那些根本不认识的家伙。”
   
   ”
   
   如果和那些崇拜他的助手待在一起,你会觉得特朗普的帝国很感人,但如果关注它那些混乱的交易,你就会产生警觉,如果你还记得它差一点就要毁灭,你就会感到震惊。如果你是唐纳德·J·特朗普,就会觉得这些都是小意思。它并不是一个庞大的公司。
   
   特朗普价值32.2亿美元的资产
   
   魏塞尔贝格称,为了便于比较,该公司2014年录得的收入为6.05亿美元(尽管根据业务范围的不同,每月的收入会有所变化)。6.05亿美元几乎是他为总统候选人进行财务披露时所申报数字的两倍,据魏塞尔贝格称,由于联邦法规限制了他们可以计入收入的项目,所以这个数字被压低了。这位首席财务官称,在这个收入基础上,公司的利润大约在2.75亿至3.25亿美元之间。这样的利润率相当惊人。魏塞尔贝格指出,特朗普的特许授权业务几乎是全部利润的来源,推高了利润率,尽管它们的规模没有房地产和高尔夫投资那么大。
   
   当特朗普正准备为我们描述他最赚钱的这部分业务时,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走进了办公室。特朗普问:“你有什么事,迈克尔?”科恩是特朗普的执行副总裁和特别法律顾问,他刚刚在一周前出了名。当时他说,如果《每日野兽》(Daily Beast)周刊的记者敢在网站上刊登关于伊凡娜·特朗普(特朗普前妻之一)在证词中控告特朗普曾经在1989年(当时他们还没有离婚)强奸她的报道,他就会对这位记者做出一些“恶心”的事情。科恩补充说,从法律上讲,妻子不可能被丈夫强奸,这不是事实。(伊凡娜已经表示,这则报道“毫无根据”。)
   
   科恩很兴奋,说出了一个刚刚打来电话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名字。“他刚刚在电话里向我发表评论——”科恩说。
   
   “他无法相信,”特朗普打断他说,“因为他看到了新的民调结果,对吗?”
   
   “实际上他认为你真的可能成为党内提名人。”科恩说,“他说,‘如果唐纳德想来上节目,我们很欢迎。’他们正在7天24小时转播辩论。”
   
   特朗普说,“我会看看我能不能跟他谈谈。”
   
   屋里的另外两位助手安静地坐在我的两旁,面对着他们的老板。坐在我左边的是首席法律官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特朗普告诉我,他坐在这里“不是为了和你打官司,是因为他了解很多关于公司的事”。魏塞尔贝格坐在我右边。科恩离开后,这位老板又把话题转回他公司最赚钱的部分。或者,应该这么说,如果他打算拿这块发财,这部分业务可能变得更加有利可图。“我认为你必须考虑的因素之一就是,高尔夫球场不仅仅是高尔夫球场;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把这块地圈起来,在上面建造成千上万套住宅。从来没有人提到这一点。”接着,他又转到其他事情上去了。他说:“我马上就能让你看到这一点。”他拿起了他的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老邮局改造计划,这里很快将被改建为特朗普国际酒店。
   
   4天后,我在魏塞尔贝格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位首席财务官,他准备和我去一趟新泽西。我们下了楼,从特朗普大厦的一个侧门走出去,驱车往北,然后在中央公园向西转。
   
   声名鹊起
   
   特朗普在1980年代将中央公园年久失修的沃尔曼溜冰场迅速翻新,令他在纽约声名鹊起。那个时候,特朗普已经以特立独行的作风在曼哈顿崭露头角。当时他才刚刚30岁,就坐在一辆以他名字缩写为车牌号的凯迪拉克轿车里被司机拉着满城跑,当时的报纸记录下了他灿烂的笑容以及环绕身边的模特。到了1970年代末,他已经把他父亲留下的坐落在远郊公寓的公司搬到了曼哈顿,把位于42街的肮脏旧旅馆Commodore Hotel改造为光鲜亮丽的纽约凯悦大酒店(Grand Hyatt New York)。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