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谢选骏文集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谢选骏
   
   
   
   文革与大饥荒有没有关系?


   
   有。
   
   中国三年大饥荒(1959—1962年)之后,紧接着爆发文革(1966年)。注意一下就不难发现,苏联的大肃反(1934年),也是在大饥荒(1928年)之后不久开始的!
   
   类似的历史,发生在欧洲。
   
   从13世纪到19世纪,整个欧洲大陆大约有一百万人被当成巫师。而16世纪和17世纪是迫害巫师的高峰,在德国的某小镇,最多的时候一天竟有400人被当做巫师杀害。被迫害的巫师绝大多数是女人——贫穷的女人或寡妇。为什么是在16和17世纪呢?因为那时候食品最紧缺。
   这和中国三年大饥荒(1959—1962年)之后,紧接着爆发文革(1966年),简直一模一样。注意一下就不难发现,苏联的大肃反(1934年),也是在大饥荒(1928年)之后不久开始的!
   全球气温在14世纪初开始下降,到18世纪初开始回升,这一阶段史称“小冰川期”,其中气候最冷的时候就集中在16和17世纪。虽然女巫自古有之,但对女巫的大规模追捕和迫害发端于1560年,正是气候最冷的那段时间,而之前已有70年没发生过迫害女巫事件。气候变冷,农业歉收,生存环境恶化,疾病流行。在这个时候杀死那些在食品分配中没有发言权的女人,尤其是贫穷的女人和无依无靠的寡妇,并不难理解。
   首先想起了前几天刚学的1690年左右的萨勒姆女巫案:一群老妇人被认定为女巫而被处死。
   几个世纪前,有一种看法认为巫师能从魔鬼那里获得法力伤害虔诚的信徒。1487年,天主教修士兼宗教裁判官海因里希?克拉马(Heinrich Kraemer)出版了一本名为《女巫之锤》(Malleus Maleficarum)的“女巫鉴别手册”,标志着“猎巫”(Witch Hunting)运动正式开始。这是在文革发生之前将近五百年的事情了。
   这书描述了女巫是如何与魔鬼签订契约,伤害人类牲畜,甚至可以将男人的生殖器“夺走”;而这本书也为如何鉴别、迫害“女巫”提供了详细的指南。“巫术恐慌”从14世纪开始横扫欧洲大陆,一直到17世纪初期才逐渐消退,许多无辜的人被当成巫师,送上了绞刑台。显然,这与“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极为类似。
    《女巫之锤》(The Witches's Hammer)的作者为两名神职人员,于1478年出版,出版的目的在于挑战所有反对巫术存在的主张,并且指出地方官员如何定义、审问并指控女巫。它是首先记载广泛使用“特质论”来理解邪恶的书,后来成为宗教审判的“毛选”,是审判必读的著作。
   于是为了防止邪恶蔓延,处置散布各处的巫师,许多国家以找出并消灭巫师为解决之道。从茫茫人海中找出阶级敌人,“识别”是首要工作,然后以各式各样的严厉酷刑逼供,让这些人承认自己的确为“异端”,接着便歼灭这些“异端”,也就是我们知道的猎巫行动。无法在这样的考验下存活的就如此死去,简单直接。 就算不提起许多精密规划的恐怖行动、酷刑和数以千计的未知灭族行动所造成的大量死伤数目,光是这种大幅简化复杂议题的概念,就足以教人燃起一把人人过关的审查大火。只要敌人的身份一被确认,就实施酷刑、下油锅、上火刑架。在由男性主导的教会及国家中,我们不难想见为何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被冠上巫师之名。这些“异端”通常会因为几种形式受到威胁:守寡、贫穷、丑陋、畸形。英剧《默林》中的女巫就是这个形象。少数几个特别的例子则是太傲慢或太有威权。宗教审判的工具,目前仍现形于世界各处的监狱中,在军事或法律审问中心里更是标准执行程序。
   各地,各民族,往往有它的原生宗教,或者可以称为“巫教”,这种原生的宗教往往以下特点:泛神论,有女神,巫、卜、医相成相合,带有母系社会的遗留特点——祭司,或者说负责信仰仪式和传承的,多是地位崇高年长的女性。如果你查看一下中文里“巫”这个字眼,会发现它本来就是指“女巫”。像“魔女莉莉丝”这种概念,也有人考据过词源和来源,认为这是在基督教传播途中,由某地的原始宗教里进入其中的女神。
   Witch,被翻译成女巫。不代表Witch里面没有男性。这只是个翻译问题。类似的还有necromancer,被翻译成男巫,不代表necromancer里面没有女性。
   巫师就是萨满,都是骑着扫把飞的。只有身体足够轻才可以飞起来。荷兰的一个博物馆里有一把称,来称巫师的重量。轻的就会被处死。其实这是误解,因为萨满教里的飞升,多是灵魂的,而非肉体的。
   摘取一些原书中的句子:
   “象征符号是很弹性的,五角星符号的意义被早期的罗马天主教会给更改了。作为梵蒂冈清除异教并使大众皈依基督教的运动的一部分,天主教会掀起了一个污蔑异教神和异教女神的运动,把他们的神圣的象征符号重新解释为邪恶的符号。”
   “一种新出现的力量会取代现存的象征符号并长期贬损它们以图彻底抹掉它们的意义。在异教象征和基督教象征的争斗中,异教徒输了。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成了恶魔的草叉,象征智慧的锥形尖顶帽成了女巫的象征,金星的五角形成了邪恶的象征。”
   天主事工会一直令她心里不舒服。且不说这个教派固守着肉体惩罚的秘密仪式,他们对女人的看法充其量也只是中世纪的。她曾非常吃惊地了解到男会员在作弥撒时,女会员得被迫无偿地为他清洁住所;女人睡在硬木地板上,而男人却有干草床垫;女人被迫做额外的肉体惩罚——都是为了抵赎原罪。似乎夏娃在智慧树上咬的一口成了女人注定要永远偿还的债务。他们对异教和女性崇拜宗教组织的残忍圣战延续了三个世纪,采用的手段既鼓动人心,同时又是耸人听闻的。
   《巫婆之锤》和《资本论》一样,每个毛孔都滴着鲜血,无疑堪称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出版物。它向人们灌输“自由思考给世界带来威胁”的思想,并教导如何去识别、折磨并消灭之。当权派指认的“巫”不仅包括女学者、吉普赛女人、女巫师,也包括自然爱好者、草本采集者以及任何“涉嫌与自然世界协调一致的人”。在追捕女巫的三百年中,被教会绑在柱子上烧死的女性多达五百万。
   这和大量“黑五类”遭到毛泽东长达半个世纪的虐杀,十分相似,尽管毛泽东自己也是黑五类出身,但他却作为阶级叛徒而获得了领导地位。
   贞德当初被判火刑烧死,甚至骨灰也没有被埋葬,1456年,罗马教廷经过长期的重新审查,推翻1431年的判决,洗清圣女贞德的罪名,1909年,罗马教廷册封贞德为“真福”,一直到1920年才册封为“圣女贞德”。英法两国对贞德的种种情结,是因为百年战争在欧洲历史上扮演了非常关键的地位,它把中世纪零散各自为政的封建领主统一为王权,也让零散不一的封建政治,变作一个个君权鼎盛的国家型态,而艺术史,也随此渐渐走进脱离教会主控、以君王贵族为取悦对象的巴洛克时代。在这重要的历史事件中,贞德扮演了让法国由几乎被英国并吞劣势,转向强势,最后把英国驱离法国的关键人物。此外,其背后最大的因素即是在公元13世纪到19世纪之间最大争议,很多妇女都死于和贞德同样的原因,那就是“女巫罪”。贞德跟其它妇女一样,其实是当时对女巫莫名的恐惧下的牺牲品。
   这个过程十分类似文革以后,许多当年遭受迫害的人物,也都纷纷得以“平反昭雪”。
   13世纪之前,罗马教会对抗异教徒或异端皆需经由世俗权力所组成的十字军或政治权力为之。1230年罗马教宗建立了一个可以由自己控制的团队,专门对付异端并将其绳之以法。这群由Dominican及Franciscan修士所组成的教会组织,称为异端裁判所。异端裁判所最有名的案例除了女巫案,就是最著名的星象学家伽利略案。伽利略在1609年因设立望远镜观察天空星象,被认定亵渎偷窥上帝,伽利略主张地球绕着太阳运转的观念严重触犯当时教会信念,当时教会的认定很保守:地球是静态,而且是宇宙中心。在异端裁判所的控告下,伽利略被罗马教会禁止再发表与天文有关的言论。伽利略被带到异端裁判所审讯,在生命的威胁下他撤回主张,在1642年过世前未曾再提及星象看法。
   这和毛泽东残酷虐待“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如出一辙。
   ……
   由此可见,文革的确是马列主义的“猎巫运动”,而“五一六通知”就是“猎巫运动的血腥号角”:
   “全党必须遵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尤其不能信用这些人去做领导文化革命的工作,而过去和现在确有很多人是在做这种工作,这是异常危险的。”
   “清洗黑X类人=猎巫!”
   难怪毛泽东自称是打鬼的“钟馗”!
   其实他自己才是最大的“鬼”。这个鬼说的话,就叫“最高指示”。其实就是湖南苗侗巫师所说的、念咒的“咒语”。
   
   最后一题:中共的文革(1966年)和苏联的肃反(1934年),都是在他们“建国十七周年”(1966-1949年=17:文革;1934-1917年=17)的时候开始的。而致命的饥荒则是在共产党掌握政权之后十年左右开始的。这就是共产主义与大饥荒之间的因果关系。
(2017/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