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谢选骏文集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网文《敦促蔡英文总统反思国策书——写于蔡英文总统胜选周年日》洋洋洒洒万言“上书”,但看来看去没有说在点子上。因为,说到了这个点子就违背了政治正确主义了——那就是台湾选民自己有问题!
   
   为什么任何一个台湾的民选总统(除了那个冒充民选的“伪总统”李登辉之外),只要一上台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灰溜溜地像只老鼠?
   

   为什么台湾的公权力没有权威?
   
   为什么台湾的公务员都像鼠辈那样首鼠两端?
   
   因为他们眼里只有“成功”、“选票”、“利禄”。
   
   ……
   
   上述评价不是拿中国大陆做对比的,而是拿台湾的民主前辈美国做对比的——
   
   为什么美国的警察可以拔出枪来?
   
   为什么美国的公务员可以爱搭不理?
   
   为什么美国总统犯了那么多严重错误,没有一个出来道歉的?
   
   因为,美国的选民不同!他们手里有枪!
   
   这就是“权力的制衡”。
   
   对此深层的政治问题,《敦促蔡英文总统反思国策书——写于蔡英文总统胜选周年日》完全没有论及,只是要当权者一味投合民意……这个,可能吗?
   
   台湾的政府,面对这样不成器的选民,毫无办法,只有哄骗。因为政府成员其实也都是人民。都是一个酱缸锅里煮出来的变色龙。
   
   这个变色龙,就是儒释道,或曰入室盗。
   
   
   
   附录
   
   《敦促蔡英文总统反思国策书——写于蔡英文总统胜选周年日》
   
   
   一、蔡英文总统应罪己反思,以正国策之误
   
   一年之前,一月十六日,自由台湾将国运托付给蔡英文。那一日,蔡英文踏民意之红地毯,意气风发,直上天顶;万众瞩目之际,大有睥睨八方、创造历史之势。
   
   一年以来,蔡英文政府的民望竟如天河倒倾,滔滔直下,令亲者痛断肝肠,令仇者如国民党权贵,竟能于濒死之间得回光返照之快意。
   
   执政情势已经撞向历史的警钟,忠诚正直之士皆愿蔡英文总统能作罪己之反思,以挽民意之狂澜于即倒,以拯国运之艰危将临。然而,却仍有民进党宵小政客,效鼠辈佞臣,撰“蔡英文政府八十三项政绩”之章,文过饰非,自欺欺世,似欲借阿谀谄媚之辞,作进身荣升之阶。
   
   据悉,蔡英文政府判定其执政民调江河日下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曰实施改革,必定会由于伤害部分人的利益而导致民意支持度流失;一曰万事开头难,渡过最初的执政艰难期,即所谓“打地基之期”,民意就会重新回归。
   
   据我看来,上述两项原因,皆乃似是而非之辞,虚妄不实之语,荒诞不经之言,掩耳盗铃之说 。
   
   台湾社会失望于蔡英文政府,并非源自对国家改革的不满,而是因为蔡英文政府的所谓改革,既少高屋建瓴的“开天辟地”之势,又缺周详策划、谋定后动的自信,反而瞻前顾后、首鼠两端、进退失踞、踌躇不前,全然不符民意,辜负了社会对于深彻改革的殷殷期待。
   
   与之同时,中共强权对自由台湾实施主权逼迫的态势已经昭然若揭,自由台湾将面临日益严酷的国家危机,对此虽贩夫走卒亦了然于胸,蔡英文政府却指望渡过“万事开头难”效应之后,国事便自然会渐入佳境——这岂非痴人说梦,愚人自慰。
   执政者的权力傲慢常表现为不肯正视执政的罪错。蔡英文政府对民意日夜流失的原因作“王顾左右而言他”的解读,实在是比执政不力更失策的不智之举。民意不可侮,民智不可欺;民主社会,执政者侮民意,欺民智,最终只能是自侮自欺。蔡英文政府唯有以虔诚的罪己之心,深刻反思国策之误,方能再次感动人民,重建社会的信任。
   
   “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为敦促蔡英文总统罪己反思,以图重振自由台湾国运,我愿作谔谔之士,发铮铮之声,略述蔡英文国策四项战略失误于左。
   
   二、蔡英文总统第一项国策战略失误
   
   蔡英文第一项国策战略失误:缺乏政治家的历史责任感、胆魄和智慧,不敢将“国家正常化”,这个当代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奉为执政最高理念和社会核心价值——蔡英文不知,国务纷纭复杂皆可“明日再理”,惟重铸国魂以凝聚人心,确立国家意志和国家核心价值以创建社会共识,乃执政第一要务,不可须臾延迟。否则,国无魂魄,人心不聚,社会共识不成,则万事皆废,国运不行;蔡英文亦不知,当代自由台湾需要的不是“战战兢兢”的谦卑政客,而是摩西或者华盛顿那样的圣徒或者英雄,以引领国家“杀出命运的重围”。
   
   作为东亚自由民主的圣地,却被剥夺以自己的国名、国旗、国歌参与国际社会活动的权利;作为全世界社会发展程度名列前茅的邦国,却被联合国拒之门外;作为对当代人类文明作出不可取代贡献的真实的国际存在,却不得不活在声称对东亚大陆十五亿政治奴隶承担主权责任的虚伪宪法之下;作为主权事实独立的国家,她的公民,无论商家还是艺人,都不得不为违背“一中原则”的莫须有之罪,而像“伊斯兰国”的人质一样,用侮辱自己人格的方式向中共强权道歉——自由台湾承受的所有屈辱和不公正的对待,不仅表述当前台湾根本的国家危机,也令台湾人民时时感到刻骨铭心之痛。因此,“国家正常化”成为当代台湾人民,特别是青年世代心底里的政治追求和国家理想,也就符合天理人心,理所当然。
   
   实现“国家正常化”,是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是台湾公民的国家责任,也是自由台湾政治家面对严峻的国家危机必须承担的天职。然而,蔡英文政府接过全面执政的权柄之后,竟不敢或者不愿正视“国家正常化”的天职;就连美国当选总统都称蔡英文为台湾总统,蔡英文却没有勇气要求中共强权正视自由台湾主权事实独立的真实存在。
   
   ——当蔡英文要求中共强权“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时,她似乎要让自由台湾永远活在《中华民国》虚伪宪法下的不正常国家状态中;她似乎要把保留党国一体、威权专制残迹的《中华民国》国旗、国歌,永远奉为自由台湾的政治图腾——她似乎满足于维持让台湾饱受屈辱的不正常的国家现状。
   
   蔡英文背弃“国家正常化”,这个从台湾人民刻骨铭心之痛中崛起的共同理想,这个台湾青年世代所祈盼的活在真实中的希望,这项台湾社会的核心国家价值,这种战胜台湾国家危机的最强大的精神凝聚力——如此悖离民心国运,又怎能免于民望民意日夜流失、江河日下的命运。
   
   人失魂,乃行尸走肉;国无魂,万事皆废。“国家正常化”的理想就是当前自由台湾的国魂。只可惜,蔡英文并不把国魂当作其执政的国策之魂。蔡英文政府曾多次呼吁台湾社会实现超越政治色调的团结,共同面对危机。但是,国魂不彰,社会就无法形成共同核心价值;“国家正常化”理想不能成为共同核心价值,社会团结、共赴危难的呼唤只能沦为缘木求鱼、刻舟求剑的徒然之举。
   
   川普以“让美国重返伟大”一言,感动甚至震撼了美国——川普呼唤美国国家理想再现,呼唤美国人民再次找到国家核心价值。蔡英文却拒绝宣示“让自由台湾成为壮丽的国家”的誓言,以作为其执政的理想。两相比较,高下立见。川普展现出大政治家对于国家理想的热忱与忠诚;蔡英文的执政理念中却只有过分精明的小政客式的利害权衡,只有“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庸人学者的谨慎,而找不到能够感动人心、点燃历史的理想主义精神,更缺少吞吐宇宙的英雄意志。作为总统,蔡英文让自由台湾的国家意志变得怯懦而晦暗。
   
   三、蔡英文总统第二项国策战略失误
   
   蔡英文第二项国策战略失误:从媚俗的政客心态出发来理解民意,将“维持现状”的基本国策高捧过顶,以应对海峡两岸关系。
   
   民主国家,民意通过法治程序决定执政权的归属。不过,民意也有浅薄深刻之分,是非对错之别。因此,忠诚于国家责任的政治家常以大智慧启示社会,引领民意趋向真理和国家根本利益;渺小政客则只热衷于揣摩民意以欺世,奉迎民意以媚俗,完全放弃政治人物借诸真理启示社会、引领民意潮流的天职。
   
   二〇一六年,台湾人民用选票“炮决”国民党,根本原因在于台湾社会渴望改变国运——无论在内政范畴或者两岸关系领域,“渴望改变”都是台湾社会的主题曲。在此暂且不论内政,只论两岸关系。
   
   国民党权贵背叛历史,其恐共媚共的国策不仅使自由台湾经济上逐步失去自主性,沦为中共经济体的附庸,而且让台湾国格日渐衰颓,以至于国际社会只知有“中国台北”,不知有真实的台湾存在;在两岸休兵表相的掩盖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如火如荼,中共强权兵不血刃征服自由台湾的战略如阴霾临空,台湾维护主权事实独立的能量日夜流失,所谓两岸“和平”,已经成为中共强权对于国民党权贵投共卖台的国贼行为的一种奖赏——马英九执政八年造就的两岸现状,大概如是。
   
   二〇一六年台湾人民投给蔡英文的每一张选票中,都凝结沉甸甸的渴望:改变上述戕害自由台湾国运的两岸关系现状,以重振国运,再造国格尊严,消弭国民党权贵开门揖盗引发的国家危机。这才是刻在自由台湾额骨上的真实民意。
   
   然而,对于渴望改变动摇自由台湾国本的“现状”的真实民意,蔡英文竟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反将“维持现状”奉为国策。其意大概在于对内媚俗,对外则向中共强权展示“善意”——最初,蔡英文显然以为只要向中共露出小媳妇为恶婆婆准备的低眉顺目的假笑,就能够令强权暂缓实施,甚至放弃征服自由台湾的意志。“天真”至此,苍天亦应无语。
   
   古希腊智者有名言传世:“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此一言道出一个与永恒一致的哲理,即现状永远处于变动之中——“世间没有不朽的年华”,也没有不变的现状。可见蔡英文维持现状的国策,违悖古智者警世的哲理箴言。
   
   一般而言,“维持现状”是怯懦者的选择,是软弱者的心态——怯懦者与软弱者习惯于故步自封,抱残守缺,因循苟且,不思进取。故而,蔡英文“维持现状”的国策不仅与真实的台湾民意冲突,而且不可能使自由台湾国运高挂云帆,直向沧海,更会让自由台湾在“大争之世”显得渺小。
   
   更可悲之处在于,蔡英文确定“维持现状”国策的同时,还试图让台湾社会相信她有足够能力“维持两岸关系现状”。早已有当代智者指出,蔡英文的这种企图心不是基于愚蠢,就是有意欺世。
   
   既然是“两岸关系”,要“维持现状”就必须有双方的合意。蔡英文政治良知未泯,不肯步马英九后尘,以“九二共识”之名,签下自由台湾主权的卖身契,向中共交上政治“投名状”。在此情况下,作为一身系国运安危的政治家,蔡英文自当意识到,中共强权必会彻底改变马英九恐共媚共时代的“两岸关系现状”,倾其全部国家能量,对自由台湾施加主权逼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