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谢选骏文集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谢选骏
   
   
   网文《谁说亚洲男人不能吸引白人女性?》说到一本畅销书,这本书是一份礼物,是在亚马逊上发现的黑色笑话,是一个同事买来送给另一个同事的。我在办公室的一堆发票里看到了它:《如何与白人女子约会:亚洲男士实用指南》(How to Date a White Woman: A Practical Guide for Asian Men)。
   


   “这本书太疯狂了。”我说。
   
   “这下史蒂夫(Steve)有机会了!”乔(Joe)叫道。
   
   如果有人还在猜测,是的,乔、我和史蒂夫都是亚裔美国人。史蒂夫刚刚第一次同一位复杂、完整的人类约会,此人碰巧是白人和女性。对此十分激动的乔,决定花20美元买下一本二手书捉弄他一下。
   
   我拍了一张照片发到Instagram上,得到大概8000个赞,后来这本书在亚马逊的价格蹿升到了500多美元,因为只有五本在售。照片下面有了500多个评论,但完全没有人真正相信,这本书除了充当恶作剧礼物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用途。
   
   这本书是2002年由亚洲世界出版社(Asian World Press)出版的。如果你去他们那个web 1.0风格的网站看看,就会发现它是各种建筑、商业和旅行指南的死链接中的唯一一本书籍。亚洲世界出版社感觉像是一个意外,这本书则是一个严重的失算。但是,即使我们同意,为那些想和白人女子约会的亚洲男士特意出一本约会书,这种事发生在2002年是不合情理的——在2017年更是如此——仍然有人认为,亚洲男人在其他种族的女性眼中显得笨拙无能,毫无魅力。
   
   史蒂夫·哈维(Steve Harvey)也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
   
   1月6日,史蒂夫·哈维在他的脱口秀节目上做了一个约会书的综述,展示了这本《如何与白人女子约会》的封面图像,并说这本书其实只需要一页就够了:“‘对不起,你喜欢亚洲男人吗?’‘不喜欢。’‘谢谢。’”然后他问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黑人女性喜不喜欢亚洲男人,并表演了她的回应:“我连中国菜都不喜欢,小弟。吃完一会儿就饿了。我不吃名字读不出来的东西。”
   
   正如我的治疗师可能会说的,我对他的观点有很多“感受”。
   
   就算尚未读过亚裔美国人遭受歧视的历史——从“黄祸”到《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到日裔美国人拘留营,到模范少数族裔神话,再到陈果仁(Vincent Chin)和二等兵陈宇晖(Danny Chen)——每个亚裔美国男性都知道主流文化是怎么看我们的。我们数学好,我们爱鞠躬,我们精通技术,我们天性顺从,我们的性器官差不多是U盘那么大,我们哪辈子也不可能对你构成威胁,偷走你的姑娘。
   
   作为一个孩子,不管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会照单全收。但随着年龄增长,我发现有些观念开始崩塌。我不顺从,数学不好,讨厌鞠躬,除了下载黛西·富恩特斯(Daisy Fuentes)的动图,我的计算机简直一团糟。和中文学校里的所有人一样,我的最初反应是我有缺陷,像折扣店T.J. Maxx里的东西一样,注定要备受煎熬,乞求有人不顾这些缺陷将我选走。从小到大,我身边有那么多亚裔美国人认同了主流文化赋予他们的期待,尽一切努力去满足那些期待。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自己做不到,于是开始规划边缘的人生。
   
   我意识到边缘人没有什么资本,可以荣幸地在美国成为一个复杂、完整的人;我们必须自己创造资本成为那样的人,我觉得正是这种经历从根本上束缚了我们。随着时间流逝,我开始认同自己的独特和不同之处。但有一个笑话依然会让我难过,那是哪怕最亲密的朋友也会触碰到的痛点,在某些最尴尬的床上时刻,我仍会错误地相信这个刻板印象——我知道乔和史蒂夫也是如此——那就是,女人都不想要亚洲男人。吸引力是一种充满偶然性的东西,不能被归结为身高或肤色,就像一份杂烩菜,但亚洲男性却被告知,不管调味蔬菜是什么,不管用不用调味蔬菜,我们连主料都没有。
   
   这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史蒂夫去健身;乔买下自己买得起的所有Supreme牌服装;我则会讲笑话。这些是文化上的修正,被我们认为是解决自己男子气概问题的灵药。但不管我有多么成功,自我提高有多大,或者有多清楚刻板印象并非事实,总会有那样的时刻让我彻底相信,没人想跟我扯上关系。我告诉自己那是一派胡言,但各种媒体上呈现的亚洲男人普遍缺乏男子气概的信息,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让真实世界里的亚洲男性遭到了切切实实的排斥。
   
   这也是为什么史蒂夫·哈维的那期节目让人极为不快的原因。他公开谈论黑人社区面临的问题,他笃信上帝,他拥有巨大的发声平台。不幸的是,他也是那种给自己点克鲁格(Krug)香槟、给其他所有人点库克斯(Cook’s)的家伙。为了个人的利益,他不惜将亚洲男性缺乏男子气概的形象固化,不管这种想法有多不靠谱。他不是唯一一个在2017年这么干的人,但就像我在元旦告诉自己的,我不会再喝他们试图倒给我的二流库克斯香槟了,你们也不该喝。
   
   (上文作者黄颐铭是餐厅经营者与电视主持人,也是《初来乍到:回忆录》与《双杯的爱:追溯家庭、食物与中国的伤心事》的作者。)
   
   谢选骏指出:不论是上文还是它所谈论的书,都没有说到要点,因为他们谈的其实都是文化的化妆术,就是如何把亚洲人变得像欧洲人,或说怎样把中国人变成西域人。但事情的关键不是在这里的。
   
   因为我发现:华人在非洲就可以赢得黑女人,在美国却不能,这是为什么?一个当然是在美国有很多其他选择,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就是华人的非洲具有优势,而在美国却没有。
   
   再举一个例子:汉人在中国甚至在中国边疆地区都可以赢得白种人,例如俄罗斯人、塔吉克人以及部分像是白人的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在欧美为什么却是不行?
   
   简单一句话:在战场上打败了。
   
   所以,中国历史上的“胡姬”地位并不高,只能充当陪酒的(“胡姬春酒店,弦管夜锵锵。”),或是待嫁的(“十五胡姬燕趙女,何人不願嫁王昌。”)。但是到了近代,随着西方的胜利,风水轮流转了过来。胡姬吃香了,汉人堕落了。
   
   所以我说: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当然,这个战场除了船坚炮利的厮杀,也有商业上的成功等等形式,所以在俄罗斯,华人比在美国更多一些魅力。
   
   如果你被打败了,人和魅力都将荡然无存。
(2017/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