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谢选骏文集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谢选骏:反资本论(Anti-Das kapital)
   
   
   (1)
   

   谢选骏的《反资本论》(Anti-Das kapital)指出——资本是社会控制的手段。此书拆穿了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合谋制造的谎言。
   
   (2)
   
   卡尔·马克思写作、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编辑的《资本论》(Das Kapital,1867—1894年)是一本永远也无法完成的著作,因为它不能自圆其说,卡尔·马克思自己也无计可施,最后只能抱恨死去。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虽然编辑了,也无法使其圆满。
   
   (3)
   
   《资本论》(德语:Das Kapital)是马克思用德语写作、由恩格斯等编辑的一部政治经济学著作,第一卷初版于1867年。这部作品对资本主义进行了批判性的分析,对日后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诸多领域有着深远影响。
   【谢选骏指出:可是这种“深远影响”却是一种“深远的错误影响”,它所鼓动的革命使得人类误入歧途。事实证明,马恩的的《资本论》只是为了证明早于《资本论》二三十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1848年)里的政治欲望,因此严格地说,《资本论》陈述的不是实事求是的科学,而是先入为主的成见和伪科学。】
   
   (4)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古典经济学家的理论进行了仔细的分析和批判,提出了全新的观点,同时吸收了黑格尔的辩证法方法,也受到了法国社会主义者傅里叶、圣西门,以及无政府主义者蒲鲁东等人的影响。马克思自己认为他的目的是:“用辩证的方法,经过批判,得出一个科学的结论”,通过分析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找出现代社会的运动规律”,为现代工人运动提供科学的依据。为此,他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中埋头钻研经济材料达12年。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不懂,一个科学的结论,不是用“辩证的方法,经过批判”,就可以得出的。科学的结论,需要通过可以重复的实验。】
   
   (5)
   
   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古希腊哲学,是马克思另一个重要的思想根源。马克思早年受过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化的训练,熟悉西方古典诗歌和哲学。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哲学本质的比较。很多学者认为马克思对“资本”“三段论”式的分析框架(商品流通的“一般形式”C-M-C,以及“高级形式”M-C-M,其中C代表商品,M代表货币)深受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和尼各马可伦理学的影响。马克思关于机器和奴隶制等的观点也有着亚里士多德思想的痕迹。
   【谢选骏指出:这些专业学者的看法是实事求是的。这些事实说明,马克思本质上不是一个“向前看”的革命者,而是一个“向后看”的反动派。反动派并没有什么不好,革命者也不见得就好,问题是,马恩二人以反动派的身份来扮演革命者,就把他们主导的国际共产主义,引入了一个死胡同,使他们的革命变成了一种最为血腥的反革命。结果在俄国类似恢复了农奴制度,在中国类似进行了蛮族入侵。】
   
   (6)
   
   尽管马克思对商业活动对社会的影响相当关注,他在《资本论》书中却坚持用“客观的方法”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运动法则”,分析其根源,并预测其未来发展。他的目标是揭示资本积累背后的动力,解释消费、竞争、地租、资本的集中、劳动工资的增长、工作环境的变化、金融系统的运作,以及利润率的递减趋势等诸多经济现象,并分析它们对社会发展的影响。
   【谢选骏指出:但是,马恩二人却把“资本”孤立起来进行“研究”,完全没有涉及社会控制的其他领域,其目的,仅仅是为了用1867年的材料去证明1848年《共产党宣言》。】
   
   (7)
   
   马克思首先讨论了商品和价值的定义。商品是供交换用的劳动产品。同亚当·斯密等古典经济学家一样,马克思认为商品的价值分为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独立于人的主观意识之外的“物”,具有客观的有用性。这种有用性构成商品的使用价值。在不同种类不同数量的商品进行交换时,商品的交换价值得以体现。马克思否认商品交换价值的主观性,认为不同商品间可以交换,是因为有某种客观的衡量标准来确定不同商品的价值。马克思批判继承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认为劳动是衡量不同商品价值量的唯一标准。这里的劳动,指抽象意义上生产商品所付出的人的劳动。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错了。商品的价值虽有“客观的有用性”,却不是“独立于人的主观意识之外的‘物’”。局部地说,劳动可说是衡量不同商品价值量的标准,但是,这需要有其他社会控制条件的支持,包括硬暴力和软暴力。】
   
   (8)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源于资本再生产过程中对劳动者的剥削和异化。资本家按照市场价格支付劳动者工资,但劳动者在规定工时内所生产商品的实际价值超过了所获的工资。这部分超出工资的价值被资本家无偿占有。马克思将这部分价值称为“剩余价值”。由于资本家垄断了生产资料,劳动者无法独立地进行生产,故只能出售自身劳动力,供资本家剥削。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大错特错。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是人性中特有的创新和贪婪,至于资本再生产过程中对劳动者的剥削和异化,只是创新和贪婪的一种社会控制的形式。所以,资本家不能垄断生产资料,劳动者也可以转化为资本家。】
   
   (9)
   
   马克思认为,资本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在马克思的分析中,资本家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会刻意压低劳动者的工资,使工资保持在一个仅能维持劳动者(及其家庭)生存、并使人口得以增长的较低水平。新增的劳动人口为资本的再生产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剥削对象。由于资本家之间的激烈竞争,竞争力较弱的中小企业逐渐失势,被强势的企业吞并或击垮。这导致小资产阶级逐渐沦为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在人口中的比例逐渐下降,而无产阶级的比例则相应上升。这导致社会最终被割裂为两个利益直接对立的阶级。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老牛弹琴”、毫无创意,按照他的胡说八道进行“辩证分析”,不仅“资本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也可以说“文明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哲学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诗歌只有不停地榨取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孩子只有不停地榨取父母的劳动力,才能获得发展”……卡尔马克思,你说的是人话吗?】
   
   (10)
   
   马克思的研究,主要着眼于资本主义的结构性矛盾,而不是表现为阶级矛盾的社会矛盾。“矛盾运动(gegens?tzliche Bewegung)的根源是劳动的二重性”,并不单纯表现为劳动与资本,或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斗争。马克思借用黑格尔的术语,将这种运动描述为阶级“背后”更深层次矛盾的体现。这种矛盾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客观规律。同样,《资本论》并未明确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具体计划,而着重构建了关于潜在的社会革命的爆发条件的理论。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的,资产阶级一手创造出了自己的掘墓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科技进步推动了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体现为商品的使用价值);但另一方面,生产率的提高同时降低了商品的交换价值,并导致了利润率的降低。这导致了“生产过剩下的短缺”。其具体表现是,资产阶级为了追求利润,不断扩大生产规模。而占社会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因为工资水平较低,无力购买新增的大量商品,导致商品积压,最终导致经济危机。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与生产产品的社会化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它导致经济危机周期性地反复发生。该矛盾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法得到根本的解决。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之所以能够掳获了小知识分子的头脑,就是因为他用犹太人做生意时候的精明狡猾,掩盖了他的目的。所以《资本论》并未明确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具体计划,而着重构建了关于潜在的社会革命的爆发条件的理论。以此“科学论证”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先入为主”地宣告了的,资产阶级一手创造出了自己的掘墓人。】
   
   (11)
   
   “商品”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最基本单元。它在为消费者提供有用性的同时,又为商品生产者带来利润。由于商业交换本身并不必然受到道德约束,流通和对利润的追求会导致社会中经济与道德的冲突和分裂,以及主观的道德价值与客观的经济价值的分离。马克思认为,政治经济学应该研究价值的分配方式,使经济学的发展符合法律和道德观念。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在这里剽窃了卢梭关于“科学和艺术的发展使得道德败坏”的论调,其实卢梭这样说也毫无新意,因为中国的老子道德经早在2000年前就这么助长了,卢梭不过鹦鹉学舌、老调重弹,偏偏粗通文墨的法兰西第戎科学院。(第戎科学院开展了一次有奖征文活动,卢梭的参赛题目是《论科学与艺术是否败坏或增进道德》,卢梭的论文论证了科学和艺术进展的最后结果无益于人类,获得头等奖。)但是,马克思竟然会认为自己比老子和卢梭还会高明一点,他竟然想熊掌和鱼两样都要。】
   
   (12)
   
   马克思认为政治经济学家应该按照客观规律去研究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社会的经济发展规律如同自然科学一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应该了解这种规律,依照客观规律行事。商品生产要进行社会化,要有意识地控制商品生产,以使其达到最大的利用度。但是,马克思也在第一版序言中明确指出,即便人们认识、掌握了社会发展的规律,也不能幻想通过改变上层建筑,促成社会的跨越式发展。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的主要问题是“不通人性”。《资本论》的主要问题是“只见资本不见人”。事实证明,“社会的经济发展规律恰恰不同于自然科学”,因为人不是物,人有原罪。】
   
   (13)
   
   《资本论·第一卷》:分析“资本的生产过程”。
   
   《资本论·第二卷》:分析“资本的流通过程”。
   
   《资本论·第三卷》:总论“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
   
   《资本论·第四卷》:《剩余价值理论》(也被译为《剩余价值学说史》)。
   
   【谢选骏指出:大家看看,这个四卷熊文里面,还有一点点关于人性的分析吗?马克思指导下的共产主义社会,正因为不通人性,而导致了大规模的“改造”和屠杀。结果如何呢?改造全部失败,只有屠杀和饥荒载入史册。】
   
   (14)
   
   《资本论》第一部出版于1867年,在马克思去世前已经完成了第二部和第三部的草稿,由恩格斯完成最后的编辑出版工作,在1885年、1894年相继出版。第四部叫做《剩余价值理论》是由卡尔·考茨基在1905年-1910年编辑出版,其他部分手稿都是几十年以后出版的。有论者认为,《资本论》是马克思按照层层递进的辩证逻辑撰写的,因为出版周期长达一个世纪,在人们能获得全书之前,已经根据最早出版的《第一卷》形成了所谓“经典化、公式化”的理解,从而妨碍了人们对马克思真正意图的理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