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谢选骏
   网文《特朗普,现代版“满洲候选人”》说,2017年1月初公布的两份情报档案作出了震惊世界的指控,均涉及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和2016年大选。尽管它们在公众心目中会被混为一谈,但其实有着天壤之别。
   
   第一份报告是美国情报体系一份评估报告的解密版,它“以极大的把握”得出结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曾授意开展针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行动”,他的目标包括损害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选情和帮助特朗普当选。所有情报都包含不确定性,但这一份已经不可能做得更好了:基于线人情报、电子拦截以及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和民主党官员遭网络入侵之事进行的取证调查,联邦调查局(FBI)、中央情报局(CIA)和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一致证实了这一结论。
   


   由BuzzFeed News紧接着发到网上的第二份报告,与第一份的情况大不相同。正如BuzzFeed所写,“这份文件是由一名据悉当过英国情报特工的人士为特朗普的政治对手准备的”——该人士目前被确认为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其指控“未经证实”。如果是真实的,BuzzFeed公布的这份档案中的说法可谓极具轰动性,其中包括:特朗普的助手和俄罗斯特工有着广泛接触;俄罗斯收集了特朗普的黑材料,可以用来勒索他。
   
   这可能是危及特朗普总统宝座的水门式丑闻,也可能是“希特勒日记”(Hitler Diaries)式的骗局,又或者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某种东西。令人担忧的是,那些对特朗普不太友好的大型媒体机构以无法证实其说法为由拒绝发布这份报告,而BuzzFeed却把报告发布了出来。BuzzFeed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它略过核查与证实的新闻惯例,把所有未经核实的信息轻易发到了网上。此外,该报告的发布颇具危害性,特别是因为这份报告的可疑性质可能被用于质疑美国情报体系的完善程度,尽管后者并不是报告的来源。
   
   不过,这些指控未经证实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虚假的。CNN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目前已经对这名英国前特工的身份及其遍及欧洲的广大网络进行了查验,发现他和他的消息源足够可信,于是把某些信息加到了于几天前提交给总统和候任总统的报告里。”
   
   特朗普在俄罗斯的业务可以追溯到数十年前,他做出夸张的攻击,并且否认自己在俄罗斯拥有商业利益,这些都引发了疑虑,但他没有做任何努力去驱散这些疑虑。他指责泄露这则“假新闻”的情报机构是为了扳倒他而做“最后一搏”,并蛮横地将其行为与纳粹德国的行径相提并论——就好像纽伦堡审判(Nuremberg Trials)是为了惩罚泄露原始情报才举行的一样。
   
   特朗普一边继续对美国情报机构表现出多疑的态度,一边以近乎可笑的信任对待弗拉基米尔·V·普京总统领导下的那个狡猾残忍的政府。“俄罗斯说了,”他发推文称,“政治对手出钱搞到的未经证实的报告‘全都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非常不公正!”
   
   呃,没错,俄罗斯当然是这么讲的。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相信普京说的话呢?相比美国情报机构,特朗普似乎更相信克里姆林宫,正是这一点,令人们对他讨好普京的真正动机产生诸多猜测。
   
   要彻底查明这桩龌龊事件,只有一个办法:指派一个由两党成员组成的、像调查9·11事件那样的委员会,对所有的指控进行调查,并发布公开报告。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利昂·E·帕内塔(Leon E. Panetta)和麦克尔·V·海登(Michael V. Hayden)等人就具有足够的可信度,可以作为领导该小组的人选。
   
   如果特朗普的确是无辜的,与克林姆林宫没有任何不恰当的联系,他难道不想要一次彻底的调查,以便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如此坚决地反对此类调查,反倒很能说明问题。
   
   不过,这些猜测——早在BuzzFeed公布那些资料之前就已经在流传开来——不会消散。原因是显而易见的:特朗普似乎迷恋克里姆林宫的那位独裁者。就像俄罗斯异见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指出的:“特朗普指责过:共和党人、民主党人、教皇、美国大选、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北约(NATO)、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特朗普没有指责过:弗拉迪米尔·普京。”
   
   特朗普最接近于直接指责普京的言语出现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在谈到黑客袭击时(他首次承认了这是克里姆林宫所为),他说,“他不该那么做。”然而,相比于他尖刻地暗示美国间谍在采取类似纳粹的手段,这个谴责相当温和。而且,就连这温和的指责也被特朗普的自夸抵消了:“如果普京喜欢唐纳德·特朗普,这叫资产,不叫负债。”
   
   如果特朗普就任后继续保持对这位俄罗斯铁腕人物的盲目崇拜,人们便会继续质疑他们的关系究竟属于何种性质。如果候任总统想摆脱这些猜疑,就应该像他承诺对待美国其他对手那样强硬地对待克里姆林宫。
   
   ……
   
   这篇文章没有说明,什么是“满洲候选人呢”?
   
   原来“满洲候选人”指的就是内奸、叛徒、工贼一类的大人物!
   
   《满洲候选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原是美国作家李察·康顿(Richard Condon)在1959年出版的政治惊悚小说。小说以朝鲜战争为背景,主人公被绑架后送到了“满洲”,所以取名为《满洲候选人》。该小说在1962年改编为电影。2004年翻拍,改以海湾战争为背景。
   
   后来满洲候选人成为美国政治词汇,意思是“傀儡”、“受人操纵”、“被洗脑”的候选人。
   
   2012年美国网站上出现了一个攻击正在参选总统的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的政治广告。广告配着中国音乐,让洪博培穿上八路军军装,讽刺他的中国背景可能让他成为一个满洲候选人。人们原来怀疑这个广告的幕后人是保罗( Ron Paul)议员,保罗议员的团体否认,还谴责这个广告。
   
   现在,川普替代了这个角色,正式出任俄国版的满洲人了。
(2017/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