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作者:谢选骏
   
    网文《2017年中国政治“权力的游戏”将如何上演?》说,当一些人可能还未从2016年一些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中缓过神来,新年的钟声又带领我们进入了一个充满诸多不确定的2017年。这新的一年,中国将迎来涉及中共高层人事变动的政治大事件。虽然新一出的“权力的游戏”的剧本框架已经确定,但是美国的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认为,剧情的发展走向,就如同美国的2016年总统大选一样,或许也让人难以预测。


   
    每五年一次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将于2017年秋季在北京举行。在这次的第十九届党代会上,中共高层面临换届。这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掌权以来第一次有机会通过人事布局,让自己的人马执掌要职,从而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认为,中国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会围绕这项重大的事件展开。
   
    但是他说:“历史并不一定是一个完美的指引,让我们能够预测十九大会发生什么。”
   
    政治局常委重组
   
    根据中共以往的不成文规定,中共最高领导机构政治局常委有所谓“七上八下”,也就是67岁续任、68岁退任的年龄规定。在七位政治局常委中,除了64岁的习近平和62岁的总理李克强外,其他五人的年龄都已经超过68岁。
   
    但是现在不确定习近平是否会打破这项规定。早前有消息称,中共一位官员表示,所谓的“七上八下”不是党内的严格界限,而是“民间说法”、“不足为信”。
   
    甘思德认为,如果年龄规定被淡化或打破,那么习近平最紧密的政治盟友、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将留任。不过他表示,即便是政治局常委本身,或许存在变数。
   
    他说:“人数可能会增加到九人,也可能减少到五人,或者就完全被取消了。我们无法确定。”
   
    他说,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他的许多做法都与前几任领导人的有很大不同,包括反腐和亲自督导各项事务,因此在十九大这个问题上,也不能期待他会遵循以往的传统。
   
    但是兰德公司的中国问题专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认为,在高层重组问题上,习近平不会过于偏离过去的做法。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不认为习近平会过分偏离以往的惯例与做法。如果中国遵循确立的惯例,那么习近平将有机会安排那些支持他的主张的年轻门徒和政治盟友。”
   
    但是,也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即便习近平有机会重组人马,他也许也面临挑战。他们认为,习近平推行的一些政策引起了党内一些人的不满,比如大力反腐。
   
    香港浸会大学的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早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反腐运动在中国官场产生了疑虑,很多官员不再推行改革,而是无所作为。
   
    他说:“总体的政治气氛变得更紧张了。打压异议人士,对党、大学、社会和媒体的控制和监督加强了。人们的忧心加重了。我们可以感觉到党内对习近平发起和推动的一些非常保守的举措有一些阻力。”
   
    反腐继续
   
    过去三年半以来,习近平的反腐惩戒了一百万中共党员。甘思德和何天睦都认为,反腐运动仍会继续下去。
   
    甘思德说,接下去的反腐会重点强调党内纪律以及国家监察机构与中纪委之间的分工。
   
    就在几个星期前,中国开始在北京和浙江等地启动了一项试点项目,将国家的监察机构集中管理,旨在打击根深蒂固的腐败。不过有分析人士质疑这个新制度的独立性和有效性。
   
    兰德公司的何天睦认为,反腐仍会成为习近平扫除阻碍的一种手段。
   
    他说:“无论是谁威胁到了他的权力基础或改革议程,我认为他会借反腐之手去打击那个人。”
   
    但也有一些观点认为,习近平的反腐会逐渐告一段落。他们认为,习近平反腐的主要目的在于排除异己,如今这一目的已基本达成,若继续下去,将树敌更多。
   
    继任者问题
   
    2017年中国政治大戏的另一条不太明确的故事线是习近平是否会在十九大上明确指定继任者。如今坊间有传言说,习近平或许会推迟指定接班人,而且还有可能不会在两届十年的任期结束后卸任。
   
    甘思德和何天睦都不排除习近平推迟宣布继任者的可能性。
   
    何天睦说:“我认为,如果他强调继任人选的话,会有政治风险。那个人在未来五年也许会背叛他。”
   
    甘思德认为,即使习近平推迟宣布,也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会试图打破两届任期的限制。
   
    他说:“我不认为那意味着习近平想要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后继续掌权。我认为那只是表示,他们尚未做出决定。而且习也不希望在任期的最后几年成为跛脚鸭。”
   
    序幕拉开
   
    中国各地已经开始陆续展开十九大党代表的选举工作。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星期五(1月6日)的一篇评论员文章再次强调做好2300名党代表选举工作的重要性。文章说,党代表选举要把好纪律关和廉洁关,对选举舞弊和违规违纪问题“零容忍”。《人民日报》上个月的另一篇评论员文章还强调了要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政治思想关。
   
    序幕已经拉开,剧情将如何发展?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说,虽然他大体预计十九大将顺利举行,而且习近平也会成功让自己的支持者进入领导层,但是一切仍难有定论。
   
    他说:“因为中国面临经济挑战,同时国际环境又非常复杂,你无法确定会发生什么。”
   
    ······
   
    谢选骏指出:一个“无法确定会发生什么的中国”最有吸引力了。“无法确定会发生什么的中国”,就像国际政治和世界经济的黑洞,随时可能吞没其它的东西,并把幸存的东西加以变形变性。
(2017/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