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徐水良文集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徐水良

   

2017年元月2日


   
   有网友写文章《天蓝水清自古就有,不是谁的功劳》
   
   笔者赞同:标题说得太对了。好的环境不是谁的功劳,相反,破坏环境,倒是罪恶。
   
   当然,制止破坏环境,也是功劳。但那是制止破坏环境罪行的功劳。
   
   有网友写帖子《中国人正在从事的“伟大工程”就正是“断子绝孙”》
   
   本人非常赞赏这个揭露土壤和地下水等等环境污染问题严重性的帖子,并跟帖说:
   
   80年代经济为中心路线和生产力标准刚出来,我就指出它将导致污染,破坏环境,破坏资源,破坏文物古迹。掠夺谋私,贪污腐败,色情娼妓泛滥,轻忽教育医疗,出卖国家利益等等等等。
   
   但当时怎么也没有料到,情况会发展到现在这么严重。
   
   这是本人在当时,三十年前,写的的一段话:
   
   //前一段把生产力标准捧上了天,甚至说它是“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检查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注:引号中的话摘自中共13大政治报告,该报告由赵紫阳宣读】等等,完全是胡说八道。过去用政治标准来取代经济、文化、道德、文艺及其它一切工作的标准,是非常错误的。现在,把生产力当作最根本的标准,也是错的,它只是经济标准之一,它从属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一根本标准。按上述主张“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人的逻辑,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采取某些地方曾经有过的做法,例如开设妓院,或输出妓女,去赚外国人的钱;租借军事基地或割让,出售领土,以取得外汇或外国援助;寻求军事保护,以减少军费开支;出售国宝文物,使之变成生产力;破坏风景名胜,以求经济发展,等等做法。(另外,按这个逻辑,不知他们是否允许用希特勒式的杀人工厂来处理痴呆、残废、老弱、患有患烈性传染病及不治之症等等各类人,以减轻国家及社会负担,来取得生产发展呢?)按我们的标准,即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以及从属于这一标准的道德标准(抱括人道标准),文化标准、祖国的自由独立标准(政治标准之一),我们自然将坚决反对这样做,因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高于生产力标准。//
   
   (80年代,本人在监狱中,对中共“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所谓基本路线,有过许多批评。上面是其中之一。)
   
   下面是稍后一些时间写的一段话:
   
   //重视经济,而忽视或者没有足够重视人和人的发展,例如忽视教育,忽视科研,忽视文化、忽视医疗、忽视环保,忽视人的生存环境、忽视道德、忽视人的素质的提高、忽视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友爱、和谐,以及从不考虑使经济发展从属于人和人的发展等等,都是这种以经济为中心的战略政策的重要表现。//
   
   为了子孙后代,大家都应该来关注环境保护。
   
   有人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辩护。
   
   本人反驳:三十多年来,我一再强调,并且警告: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带动经济、文化、教育、医疗等各方面的全面改革。以经济决定论为指导,搞以经济为中心,搞错改革程序,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胡说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那就必然变成权贵的谋私掠夺,必然走上邪路,导致一系列问题,导致改革的失败。
   
   历史证明本人的意见、预言和警告,是正确的。
   
   现在的互网上,网友对污染问题及对污染负有责任的政府,是一片批评之声。但也有人为政府及污染问题辩护,反对本人意见,说:“造成今天这种恶劣生存环境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解决十亿农民的吃饭问题,你不只见到以前山清水秀的村庄被污染,你应该还见到你村里的乡亲在污染厂打工。中国的污染问题根本无解,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十亿农民饿死一大半,要么十四亿人一起死。”
   
   笔者反驳:别找借口转移罪责。把权贵的问题推到民众头上。日本是一个大国,那么一点土地,养活一亿几千万人。条件并不比我们好。为什么别人能做到,我们做不到?
   
   环境污染,是公共领域的问题,属于公权力管。别把责任推到私人领域广大民众,尤其推到农民头上。相反,民众,尤其是农民,不断抗争要求解决污染问题,往往还被打压。公权力造成污染问题,怎么能怪到民众头上?
   
   不给别人发表不同意见的言论自由,禁止发表公权力不喜欢的意见,坚持错误,拒绝诤言,拒绝监督,一意孤行,是造成此类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该网友坚持说:“真只是上层原因就好了,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上下层素质都差。日本百年前就是工业化国家,中国现在还是农民国家,日本只有区区二百万农民,还得在国家政策保护下存活,不然会被二百万美国农民打的满地找牙。中国有十亿农民,你看着办吧。”
   
   我判断这些为公权力、为污染辩护,攻击农民的人,正是这些年为当代农奴制度辩护,不断攻击农民的上海等城市市侩五毛。
   
   所以,本人反驳:农民怎么了?英国、尤其是美国民主,都是农民建立的。当时还没有开始工业革命,全国都是农民,文盲遍地,大多数人都是文盲。美国开国先贤,绝大多数是农民。
   
   农民,绝对要比上海等地的土市侩城市臭虫好得太多。
   
   过去许多年,参加反污染抗争的,大多数是农民。
   
   这些年全国多少农民参加反污染抗争?但上海城市市侩臭虫有几个参与抗争?你们还好意思出来污蔑农民,维护权贵?
   
   这些为污染辩护的人继续坚持攻击中国农民,说:“眼界开阔了,不一定就能脱离‘农民的思维’”,“农民绝对成不了社会中的主流一份子!!”
   
   本人反驳:你们城市市侩对历史、对所有知识,都无知得可怜。还要造谣污蔑别人,污蔑农民?
   
   美国独立建立民主政体时,绝对是农民社会,农民不仅占社会主流,不仅是一般的主流,而且全国都是农民。从华盛顿开始,美国先贤几乎都是农民。绝对没有你们上海市侩臭虫这样的臭虫。但美国恰恰建立了先进的民主制度。
   
   相反,你们上海市区没有农民,可是你们城市臭虫建立了自己的自由民主制度了吗?
   
   上海有许多知识渊博、思想开放的人,上海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但上海那少数不断污蔑农民、维护权贵,为污染辩护的城市市侩臭虫,却绝对是无知无识,窝在上海小弄堂里,思想狭隘的上海瘪三城市土老帽市侩小市民。
   
   这些为污染辩护的人继续攻击农民说:“我说的是农民国家,而不是农业国家,真是农业国家还倒好了。向上看,打死的大小老虎十之有九是农民,向下看,从产业工人到专家教授学者有多少是农民山寨的,发达国家在吃高科技的大餐,我们只配捡盘底外加收拾垃圾,还得看人家的脸色。别以为大建工厂就会变成工业强国,农民搬进城市就变成市民,这么简单的话中国早就倔起了,而不是做了一百年的强国梦。只管一年一季的农民意识大行其道,政治,经济,军事,艺术,都能闻到无处不在的浓浓的农民味道。”
   
   等等等等。
   
   本人反驳:算了吧,你这样污蔑农民,为污染辩护,为权贵推卸罪责,维护权贵,纯属颠倒黑白,纯属谬误。
   
   我上面说了:这些年全国多少农民参加反污染抗争?但上海城市市侩臭虫有几个参与抗争?还好意思出来污蔑农民,维护权贵?
   
   在这个地方,就你们几个人,我的判断应该是来自上海,不断在污蔑农民,说污染问题是中国农民造成的。
   
   但是,实际情况是:没有农民的上海,是全国污染的最早先驱和急先锋,当全国小河都很清澈的时候,上海的小河,包括较大的苏州河,却是漆黑发臭,臭气熏天。连黄浦江也污染得厉害。当全国自来水都是清冽甘甜的时候,上海自来水却是一股怪味,难以入口。你上海污染那么严重,见到你们上海市侩臭虫抗议了吗?没有!相反,你们却都很高兴,甘之如饴,觉得上海的污染伟大正确光荣无比。还不断污蔑全国各地的人是乡下人,包括把杭州、苏州、南京等大城市的人,都说成乡下人。
   
   全国没有污染的时候,你们上海率先污染,难道上海的污染,是农民,尤其是外地农民造成的?
   
   这些年,在你们上海带领下,包括你们上海在外地扶植的污染企业的带领下,全国都污染了。(你们上海在全国扶植了多少污染企业?把多少上海的污染推向全国?)于是,全国农民和城市居民不断发起反污染抗议,这个时候,你们上海市侩有几个参与抗议?你们竟然还好意思不断污蔑中国污染是因为中国农民。是农民造成的,把污染责任推到农民头上,为造成污染的权贵和公权力开脱罪责。你们的脸皮未免太厚了吧?
   
   反正,你们总是千方百计找理由为污染辩护,为负有污染责任的权贵及公权力辩护。
   
   你这搞工业化,就要有如此严重的污染这种理由成立吗?中国的工业化程度远不如发达国家,但污染远远超过世界发达国家的历史上任何污染的程度。
   
   难道工业化就等于污染?难道工业化就一定要有高污染?现在发达国家的蓝天白云环境之好,难道他们就不是工业化国家了?
   
   工业化国家早已吸取教训,中国为什么不吸取教训,为什么非要走先污染,后治理;先污染,不治理;或者先污染,无法治理的道路?
   
   如果算各地污染的功勋,那上海,以及上海在各地扶植的污染企业,毫无疑问在全国的污染历史上,功勋卓著,功劳第一,你们要把这功劳算到全国农民头上,这脸皮不是太厚吗?
   
   你们不断污蔑中国农民的上海瘪三(或臭虫)小五毛,完完全全是上海小弄堂里眼界非常狭小的土老帽城市小市侩,还非要污蔑用国际眼光现代科技解释污染问题的人们是农民眼光,农民思想,你上海瘪三城市臭虫,眼界狭窄的上海小弄堂里的土老帽城市市侩小市民,是不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呀?
   
   再说一遍,环境污染,是公共领域的问题,属于公权力管。别把责任推到私人领域广大民众头上。相反,民众不断抗争要求解决污染问题,往往还被严厉打压。公权力造成污染问题,怎么能怪到民众头上?
   
   有网友赞成,说:把责任推给非责任者,是他们的一贯手法。
   
   为污染辩护的人就攻击说:“你不是工业化社会中的受益者中的一份子?那你就回到自给自足的低碳的你自认为的农业社会吧。但是,即便这样,你也脱离不了中国的工业化社会滴。”
   
   笔者反问:你这是什么逻辑?恐怕只是你为权贵及污染辩护的五毛嘴脸暴露无遗!
   
   什么受益者?那益,都被权贵受去了,一般民众受了多大的益?权贵们受了益,躲到海外享受新鲜空气蓝天白云去了!
   
   一般民众,受益微乎其微,相反,都是严重污染的受害者,而且没能力躲到海外去享受良好环境,只能与子孙后代一起,留在国内享受权贵造成的污染环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