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徐水良文集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中国人正在从事的“伟大工程”就正是“断子绝孙”


   
   网址: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049493&boardid=1&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像日葵639 于 2017/1/1 7:39: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们古人常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即使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肯定没有比骂别人“断子绝孙”更恶毒的诅咒了。然而,当今中国人正在从事的“伟大工程”就正是“断子绝孙”。
   
       前天偶然从@环保董良杰、@邓飞等先生的微博上,得知山东、河南、华北、华东、华南、华中、东北、西北等地,许多无良企业连续一二十年来向地下排工业废水,许多工业废水有多种重金属,有些重金属是强烈的致癌物,属于能致人于死命的剧毒金属。
   
       由于肆意向地下排工业污水,催生了一个中国特有的奇怪行业——打枯井、挖渗坑。
   
       南方无良企业除了打井向地下排污以外,还将工业废水直接排入地下溶洞,肇因就因为一家企业向溶洞排污,导致广西龙江河严重镉污染事件。地上的水污染能见到和闻到,地下的水污染很难被发现。中国长江以北地表水已经枯竭,这些地方的城市和乡村都是吃地下水,山东、河南、江苏等地的网民,纷纷向邓飞和董良杰先生反映,他们家乡十几户人家的村庄,往往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患上癌症,许多婴儿一生下来就是畸形。我们存入美国的外汇中不知有多少人民的血泪,我们高楼大厦脚下不知有多少死于癌症的冤魂。
   
       下面是各地网民在微博上给公益人士邓飞、董良杰先生的来信——
   
       @何兵:收到私信说,如果你们开展地下水污染调查,请来菏泽吧。菏泽生产总值靠大小林立的化工厂带来的,但这里没有一个正式的污水处理产。把污水打入地下已实行10多年了。我老家距市有30多公里,没有自来水,一直饮用地下水。水质苦涩已经好几年了。老百姓不懂这些背后的危害,帮帮我们吧!
   
       @北京江荣生:20年前做投资咨询公司,跟不少地方官员打交道,谈及染织行业的污水处理,潍坊官员说:埋到地下!那个场景历历在目!
   
       #我的父亲死于血癌#:飞哥,本人老家山东省新泰市,家乡附近几个化工厂污水直排河里,废气排防更是肆无忌惮,附近村里癌症是最大的致病原因,村子里随便走百米,必有一家有人因癌症死去。老父亲前年血癌去世,本人做环保,深知看不见的空气水污染最可怕,但是屁民无力改变。
   
       #一封临沂来信#:飞哥,我是撸省临沂人,小时河水清澈见底,摸鱼扣螃蟹是儿时最美记忆!到了2002年河水变脏,经常有死猪漂浮,后来又抽沙,河床变低,河水深不可测,里自来水现在也不供水了,家家户户都打了井,可是烧出来的水一层渣渣!味道也不好!村子里现在死的人大多是由于偏瘫和癌症!很可怕!
   
       @doric的:山东莱州,一条我小时候经常下水游泳,鱼虾丰美的珍珠河。由于上游大量小化工厂排污及沿途各种垃圾污染严重,用当地老人的话讲“河里细菌都活不了”,地下水已经不能饮用。下游出海口附近海水都被污染。
   
       #一名网友来信#:邓老师,今天看见您发起的关注地下水污染,眼泪掉下来。我少小离开家乡,在上海打拼,我的亲人依然生活在潍坊与平度交界处,如今几乎每家都能讲述一个关于癌症的凄凉故事,我妹妹的公婆在去年同时被查出癌症,公公已去世,婆婆尚在治疗中。我代表世代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乡亲叩谢您。春玲
   
       @大龄伪摇滚青年:早在6,7年前,就知道山东淄博有一些村办化工厂,塑料加工厂打深井向水下排放化工污水,家乡从春秋时代就是著名的粮食产区,水土肥美,结果如今变成了村里统一发放桶装水,癌症患者比比皆是,连老家人给稍来点面条都不敢下锅的毒村……这样作践土地是要遭天谴的。
   
       这些大多来自山东网民,其实全国各地的情况差不多,下面几条微博发自江苏和河北的网民——
   
       執著上路的文艺青年:邓老师,你太没见过世面了,河北诚信化工生产氰化物,直接污染周边数十村庄,你可以实地来暗访。我发这条微博都是冒着被灭口的危险发的。
   
       #中国水污染独立调查#:别说山东了,就在首都的城根地下河北省石家庄、辛集国内比较大的毛皮市场,大家都知道洗毛皮用的水污染程度多厉害。这种打两口井,一口抽水一口排水的事不知道多少年了,潍坊都是在这学的吧。全国的癌症发病率咔咔往上涨!唉,国人啊!
   
       #一名江苏同学的来信#:邓飞老师,我的老家徐州市丰、沛县交界的地方,我的爸爸、村里居民好多人刚过不惑之年的人都死于癌症。请您做个癌症高发地区的调查吧!官方已经不可信了。叩谢。王浩。
   
       这一条条滴血的微博让人觉得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要是日本侵略者所为还好理解,可它们偏偏是我们自己的同胞干的。山东、河北、江苏、河南等地,那些企业老板都知道本地人靠地下水为生,可他们昧着良心向地下强排致癌废水,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谋财害命?如果说这些败类为了暴利丧心病狂,为什么各地政府任他们肆意妄为呢?那么多企业向地下排污,在官员眼皮底下怎么可能不会看到?唯一的答案只能是:官员和老板绑在同一条利益链上。
   
       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官商关系没有像今天中国那样亲密无间。至今还没有一个老板因向地下排污而判刑,甚至没有一个老板因向地下排污而罚款。谁都知道,在所有国家向一个人下毒是罪犯,在我们这里向全民族投毒却是“精英”——政府指望他们纳税,贪官仰赖他们行贿,所以达官贵人都向他们陪笑脸;二奶指望他们包养,小三指望他们宠幸,所以不少美女向他们抛媚眼。
   
       各级地方大员都追求短期经济效益,经济指标越高他们的乌纱帽就越高,所以,当地的环境,百姓的.性.命,子孙的未来,都抵挡不住GDP的追求,都抵偿不了官员的前程。去年我到一个经济欠发达省份开会,从该省记者朋友那里才知道,该省各县主要负责人的子弟都朝外国留学或移民。污染企业越多,工业总产值就越高,他们的工作业绩就越好,他们在官场上就提拔得越快;企业污染得越厉害,企业老板向他们行贿数额就越大,他们口袋里的钞票越多,他们在国外小孩的生活就越好,他们自己的未来也更有保障。不管当地污染到什么程度,不管当地百姓多少人死于癌症,这都不是他们工作的评价指标,更不会影响他们步步高升。官升得越高,离本地就越远;官升得越快,在污染地呆的时间就越短。这样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官员,为官一任,祸害一方。
   
       目前,中国的空气无气不毒,中国的水无水不臭,中国的土地无地没有重金属。
   
       前年我们外交部向美国驻华使馆提出抗议,不要人家公布“PM2.5”数据,指责别人“干涉中国内政”,批评别人的“数据不科学”。在巨大民意压力之下,中国环保部门才发布自己的“PM2.5”数据。过去,国家公布的北京空气质量90%以上是良好和优秀,现在中国人才明白自己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煎熬。日本驻华大使馆称在北京这种地方生活,人都成了“实验动物”。前天我发了一条微博说——
   
       正是那个烦人的“PM2.5”,剥夺了我们的自豪感和幸福感,美国佬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原先官方总是说空气质量良好,现在我们才明白不是中度污染便是重度污染;夜晚散步从原先的快乐变成了一种折磨,清晨开窗从原来的舒适变成了提心吊胆——在天朝,幸福只能来于无知,自豪则必须依赖谎言!加微信wnel2010看猛料。
   
       去年末看到一篇文章说,国家于六年前就启动土地重金属污染调查,调查在二年前就已经结束,可污染数据一直对公众讳莫如深,各省的土地重金属污染成了“国家机密”。所有参加土地污染调查的人都要签订保密协议书。到底哪些地方的粮食和蔬菜有毒,我们这些草民一直蒙在鼓里。昨天我看到陕西省环保厅一则《关于加强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保密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地环保局对本省土壤污染数据保密。今天又看到一篇一文章称,国家两部门要求对重金属污染地区的蔬菜和稻米保密。据“中国证券网”今年1月30日一篇文章说:“中国1.5亿亩耕地受重金属污染”,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等地区污染最为严重,“调查显示,华南地区部分城市有50%的耕地遭受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长江三角洲地区有的城市连片的农田受多种重金属污染,致使10%的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 加微信wnel2010看猛料。
   
       2009年,湖南浏阳发生镉污染事件,不仅污染了厂区周边的农田和林地,还造成500余人死亡和中毒。该文还说每年在重金属污染土地上生产了1200多万顿粮食,更生产了成千上万顿蔬菜。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些毒粮毒菜,它们都流向了哪些地区?最后被端上了哪些人的餐桌?想起来十分后怕!
   
       @环保董良杰 
   
       一条名为“#污水灌溉#”的微博说:“照片是华东主产区的污水灌溉,里面的重金属和有机毒素含量之高,甚至都不应有任何接触。为什么眼里常含热泪?因为看见大批农田污水灌溉。为什么出现大批的癌症村?因为污水灌溉污染了粮食和饮水。为什么农民用污水灌溉?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这怪不得那些可怜的农民。许多地方农民用工业废水灌溉水稻,在重金属严重污染的土地上播种蔬菜,“丰收”后全部卖到城里赚钱。城市将污染企业迁到农村污染农民的土地,农民在污染土地上种庄稼毒害城里人——这就是我们这个礼义之邦的“礼尚往来”。 
   
       @凤凰视频 
   
       一条微博说:“【中国蔬菜之乡深陷农残疑云菜农不吃大棚菜】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由于大量施用化肥、农药、激素等,病虫害加重、土壤理化现状恶化、土壤次生盐渍化等问题严重。知情人士称,运往外地的蔬菜,经检测的不超过10%。当地人从不吃大棚里的菜,而是单独留一个菜园子给自家人食用。”问题是,菜农可以不吃有毒的蔬菜,他们能不喝有毒的饮料?能不吃有激素的猪肉?能不用剧毒的药片?在一个相互毒害的社会里,谁都在下毒,谁都在吃毒——除非你高贵到可以享受特供,除非你富有到可以移民滚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