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小平头夜话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杨宪宏先生的“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还特别把“不起诉”裁决书链接到了盛雪的脸书上,公开与盛雪联手,打压弱势批评者。
   
   
   
   2016年10月28日,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温金柯先生把台湾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发给被告和原告双方的“不起诉”处分书擅自公开,并鏈接给盛雪。 还把我们这些个体对盛雪的正常批评,毫无依据地称为“瘋狂攻擊盛雪女士的團夥”,“至今仍然興致勃勃的幹著自取其辱的蠢事”“能夠證明的只是自己的愚昧和対於文明的無知而已。”,而盛雪也发出公开信,称:“金科兄一直安慰我,認為這些人是在自取其辱,他們的攻擊絕對不會任何效果。” 两人沆瀣一气,形成了一幅公众人物和台湾国家媒体工作人员,联合对普通民众的侮辱和打击,展示出“强势者”的趾高气扬。
   
   我与鲁德成先生回答了温金柯和盛雪,但随后,温金柯和盛雪就双双删除了我们的留言,又拉黑了我们。鉴于他们不断堵塞交流和商榷的渠道,我们只能把对温金柯的回答,发给大家备份,尤其是供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台长、民主基金会的女士们先生们明鉴,也留给今人、后人和历史评说。
   
   温金柯先生,我不得不告诉您一个常识,“不起诉”不等于说杨宪宏先生利用国家媒体,在数以万计的听众面前,为民运公众人物盛雪的丑行站台没有错误。另外,法律程序还没有全部走完,就算最后被告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也必须要接受舆论和道德的谴责。还有,请您回答,您不是被告,不是当事人,是怎么得到的这份“不起诉”裁决书的?是谁授权您公开我们的个人资料的?
   
   温金柯先生,既然您公开了“對電台同仁和長官説,不必對這些人客氣。他們最後就是向檢察官控告嘛!而檢察官一定不會起訴。”请问,你们的电台同仁和长官作出怎样的反应?是否认可你们利用国家电台传递不实信息,为民运公众人物盛雪的邪恶和黑道站台是正确的?鼓励你们继续傲慢无礼地对付听众和批评者?
   
   您根据什么说我们是“瘋狂攻擊盛雪女士的團夥”,我们这些质疑批评盛雪的人,都以真名实姓,极为负责任地指出盛雪的问题,我们居住在不同的国家,彼此没有利益联系,只是在盛雪问题上形成某些共识。并且,对杨宪宏先生提出告诉的,也只有我与鲁德成先生两人,怎么就被您说成了“团伙”?您为什么不能就事论事?
   
   文明是压制批评者的声音吗?是靠诬名批评者为当事人护短吗?是避开事实不谈,为丑闻缠身的民运公众人物站台吗?您身在台湾,真不懂什么是民主文明吗?容我简单告知,尊重不同的声音是民主和文明的标志之一。尤其是在当下某些群体尚无应有监督程序和渠道的情况下,是打压批评者,还是敢于接受质疑和批评,是检验真假文明的试金石。请您好好看看我们的三十问杨宪宏吧,这都是他无法逃避的问题。
   
   您还到盛雪的脸书上通报,而盛雪也发出公开信感谢你们,这说明,你们已公开沆瀣一气,这种联手的基础究竟是护短还是正义,如此与被批评者联手打压批评一方民众的声音,如此行为,符合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所秉持的“新闻报导客观公正立场”吗?
   
   从4月22日,我们递交“告诉书”到10月23日收到“不起诉”结果,这个案子几经变化,一个月前,我们往法院检察署打电话时,对方还告诉我们,此案已由“他”字号,变为了“侦”字号,并说再有一个月左右会开庭。我们也请教过一些律师,都说我们提供的证据清晰,正常情况下,一、两个月就会有结果。但检察官折腾了六个月漫长的时间,几经变化,这中间,你们有多少挣扎,做过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就算被告真的“不用出面就贏了”,这也丝毫不说明被告方没有错误,只能说明台湾太小,亦或法律不保障外国人的权益,如果被告方还有一点反省意识,就该为节目主持人杨宪宏先生那些严重违背新闻人职业道德、毫无事实依据的言行而羞愧,从此谨言慎行尊重事实,而不是如此张扬的顽梗执迷一错再错。
   
   我们相信,与本案相关的所有文字迟早将全部公布,本案相关全过程中每个人的言行都记录在网络历史档案中,无人能任意曲解涂抹,就算一时良莠难辨、正义难伸,历史和时间总会给出公正评判。
(2017/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