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小平头夜话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杨宪宏先生的“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还特别把“不起诉”裁决书链接到了盛雪的脸书上,公开与盛雪联手,打压弱势批评者。
   
   
   
   2016年10月28日,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温金柯先生把台湾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发给被告和原告双方的“不起诉”处分书擅自公开,并鏈接给盛雪。 还把我们这些个体对盛雪的正常批评,毫无依据地称为“瘋狂攻擊盛雪女士的團夥”,“至今仍然興致勃勃的幹著自取其辱的蠢事”“能夠證明的只是自己的愚昧和対於文明的無知而已。”,而盛雪也发出公开信,称:“金科兄一直安慰我,認為這些人是在自取其辱,他們的攻擊絕對不會任何效果。” 两人沆瀣一气,形成了一幅公众人物和台湾国家媒体工作人员,联合对普通民众的侮辱和打击,展示出“强势者”的趾高气扬。
   
   我与鲁德成先生回答了温金柯和盛雪,但随后,温金柯和盛雪就双双删除了我们的留言,又拉黑了我们。鉴于他们不断堵塞交流和商榷的渠道,我们只能把对温金柯的回答,发给大家备份,尤其是供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台长、民主基金会的女士们先生们明鉴,也留给今人、后人和历史评说。
   
   温金柯先生,我不得不告诉您一个常识,“不起诉”不等于说杨宪宏先生利用国家媒体,在数以万计的听众面前,为民运公众人物盛雪的丑行站台没有错误。另外,法律程序还没有全部走完,就算最后被告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也必须要接受舆论和道德的谴责。还有,请您回答,您不是被告,不是当事人,是怎么得到的这份“不起诉”裁决书的?是谁授权您公开我们的个人资料的?
   
   温金柯先生,既然您公开了“對電台同仁和長官説,不必對這些人客氣。他們最後就是向檢察官控告嘛!而檢察官一定不會起訴。”请问,你们的电台同仁和长官作出怎样的反应?是否认可你们利用国家电台传递不实信息,为民运公众人物盛雪的邪恶和黑道站台是正确的?鼓励你们继续傲慢无礼地对付听众和批评者?
   
   您根据什么说我们是“瘋狂攻擊盛雪女士的團夥”,我们这些质疑批评盛雪的人,都以真名实姓,极为负责任地指出盛雪的问题,我们居住在不同的国家,彼此没有利益联系,只是在盛雪问题上形成某些共识。并且,对杨宪宏先生提出告诉的,也只有我与鲁德成先生两人,怎么就被您说成了“团伙”?您为什么不能就事论事?
   
   文明是压制批评者的声音吗?是靠诬名批评者为当事人护短吗?是避开事实不谈,为丑闻缠身的民运公众人物站台吗?您身在台湾,真不懂什么是民主文明吗?容我简单告知,尊重不同的声音是民主和文明的标志之一。尤其是在当下某些群体尚无应有监督程序和渠道的情况下,是打压批评者,还是敢于接受质疑和批评,是检验真假文明的试金石。请您好好看看我们的三十问杨宪宏吧,这都是他无法逃避的问题。
   
   您还到盛雪的脸书上通报,而盛雪也发出公开信感谢你们,这说明,你们已公开沆瀣一气,这种联手的基础究竟是护短还是正义,如此与被批评者联手打压批评一方民众的声音,如此行为,符合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所秉持的“新闻报导客观公正立场”吗?
   
   从4月22日,我们递交“告诉书”到10月23日收到“不起诉”结果,这个案子几经变化,一个月前,我们往法院检察署打电话时,对方还告诉我们,此案已由“他”字号,变为了“侦”字号,并说再有一个月左右会开庭。我们也请教过一些律师,都说我们提供的证据清晰,正常情况下,一、两个月就会有结果。但检察官折腾了六个月漫长的时间,几经变化,这中间,你们有多少挣扎,做过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就算被告真的“不用出面就贏了”,这也丝毫不说明被告方没有错误,只能说明台湾太小,亦或法律不保障外国人的权益,如果被告方还有一点反省意识,就该为节目主持人杨宪宏先生那些严重违背新闻人职业道德、毫无事实依据的言行而羞愧,从此谨言慎行尊重事实,而不是如此张扬的顽梗执迷一错再错。
   
   我们相信,与本案相关的所有文字迟早将全部公布,本案相关全过程中每个人的言行都记录在网络历史档案中,无人能任意曲解涂抹,就算一时良莠难辨、正义难伸,历史和时间总会给出公正评判。
(2017/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