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大陆文化演出VS“神韵”演出]
文学博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财新传媒声明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美国网友痛斥神韵的虚假宣传
·加拿大女作家:神韵演出存在粗鲁的政治动机
·神韵:夹杂着劝诱改宗的娱乐演出
·神韵宣传广告不诚实
·美国《弗雷斯诺蜂报》:神韵不仅仅是舞蹈表演
·加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中造谣生事的海外反华组织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别光顾着吃瓜,看看谁是“泸县死亡事件”背后的“鬼”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文化演出VS“神韵”演出

    近年来,大陆的传统文化演出团体在海外同法轮功组织的“神韵”演出时常相逢。一个是沉淀几千年中华文化的演出,一个是装神弄鬼的邪教鼓噪,究竟孰优孰劣,引起了广大海内外的观众关注。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到底哪种演出更受欢迎,我们不妨看看海外观众的反应:
   
     一票难求VS赠票添场
   
     判别一个演出的影响力,第一位的就是要看它的票房和上座率,虽然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如果无人问津那就只能说明演出本身有问题。


   
     以享誉海外的“文化中国·四海同春”系列演出为例,从2010年至今,该演出累计派出20个艺术团组,足迹遍布全球六大洲,21个国家以及港澳地区49个城市,共演出139场,观众累计逾175万人次。另一个演出团体“欢乐春节.五洲同春”仅2012年就在加拿大巡演7个城市,演出9场,观众总数达15000人。在这些演出中,“一票难求”早已是司空见惯的情形,个别场次甚至连组织者自己也拿不到多余的门票。
   
     富有地方特色的文化演出也是成绩不菲,以兰州歌舞剧院推出的舞剧《大梦敦煌》为例,该剧自2005年7月进军国际市场,一个月内就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和墨尔本连续演出26场;自2005年至2011年9月,该演出先后在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比利时等国商演102场,观众逾百万人次。
   
     至于“神韵”演出的票房状况,虽然李洪志一直遮遮掩掩不肯明说,但从他的历次“讲法”中,人们依然可以看到“神韵”演出的惨淡经营:2010年纽约“法会”上,李洪志自认:“‘神韵’赔了”。在2011年华盛顿“学法交流会”上,李洪志一句:“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更揭了“神韵”票房不佳的老底。2012年3月,凯风网友陈景远通过对法轮功向美国国税局递交的“神韵”2008年、2009年财务审计报告的分析发现了“神韵”演出捐赠收入多、门票收入少;数据虚水多、实际收益少;压榨弟子多、支付劳务少等诸多乱象。更有媒体曝光,“神韵”演出经常冷场,不足的部分只好通过赠票的方式拉人添场。
   
     票房是硬道理,无论法轮功媒体如何虚假报道,赔钱经营的苦,恐怕只有李洪志最清楚。
   
     政要亲临VS“褒奖”露丑
   
     政要的关注是一国主流社会对演出认同的一个标志,这也是“神韵”演出特别最感冒的部分,因此也就更具可比性。
   
     仅以“四海同春”巡演为例,2010年,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新州州长肯娜丽、悉尼市长摩尔、美国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洛杉矶市市长安东尼奥·维拉莱戈萨等都为“四海同春”发来贺电。美国华裔联邦众议员赵美心,加州众议员伍国庆等纷纷到场祝贺。2011年,加拿大总理哈珀为演出发来贺电,南非总统夫人恩盖玛、法国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总书记科佩感叹亲临现场观看了演出;2012年,爱尔兰总理恩达·肯尼更是率六个政府部长,邀世界60多个国家驻爱尔兰大使共享艺术盛宴。其余各国市长、议员、政要的贺信和亲临现场更是不胜枚举,这还只是就“四海同春”一项演出而言。
   
     至于“神韵”演出所收到的政要贺信,在法轮功网站上乍一看也是黑压压一片,但细心者会发现,几乎每个人的贺信都会单独成文,作为一条新闻发布,其中重复、雷同的贺信更是比比皆是,其含金量如何可想而知。即便这些掺水贺信,也有不少是法轮功媒体刻意编造的。2009年2月,法轮功媒体编造了比利时安特卫普市女市长米娅·德斯坎福莱尔褒扬“神韵”的新闻,但不久就被网友查证,安特卫普市政府根本就查无此人,真正的市长帕特里克·詹森斯乃是一位男性。最具戏剧性的是,2011年法国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总书记科佩、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不但出席了“四海同春”在巴黎的演出,还在现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这同法轮功媒体自取其辱的“萨科齐来信”事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们真切的看到了法国政要对“神韵”演出的态度。
   
     李洪志从2009年就信誓旦旦的要求“神韵”做“主流社会”,政要们的反应正是对他这一妄想的最好回答。
   
     叹为观止VS无人报道
   
     如果说政要的关注是“主流社会”的态度的话,报纸的报道则体现了广大民众的口味。
   
     2011年“四海同春”演出在温哥华演出后,《太阳报》在头版位置上刊登《东方天鹅——芭蕾对手顶》的照片,并在第四版的文化栏里,用大半版的篇幅介绍了这个卓尔不群的艺术团体令人叹为观止的杂技艺术。2010年《大梦敦煌》在澳大利亚悉尼演出时,当地媒体报道:“演出剧场几乎座无虚席,绝大部分观众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演出时观众反响强烈,不断为演出喝彩和鼓掌。演出结束时,全场观众起立长时间地欢呼。”《大梦敦煌》在西班牙演出后,西班牙三大报刊之一的《ABC》称其为“当之无愧的精品”。
   
     而“神韵”演出在同大陆文化团体演出的对比中早没有了往日的风光:2012年“神韵”演出在东京草草落幕,无人理会;2012年2月,“神韵”在韩国惨淡收场,当地媒体没有报道;2012年初,“神韵”在欧洲演出场次锐减,剧院大都不愿意接纳其演出,媒体反映冷淡……当然,对“神韵”进行吹捧的文章还是有的,但那都是法轮功媒体自己的自娱自乐。
   
     频繁返场VS中途退场
   
     观众对演出的反响有很多种表现形式,谢幕和返场就是一种突出的表现。
   
     大陆的文化演出中返场几乎成了一大特色。在2010年的“欢乐春节”布达佩斯演出中,董文华、蔡国庆等人的演唱引起全场的共鸣,热烈的掌声让他们一再返场;在2011年的“四海同春”巴黎演出中,阎维文唱了《母亲》等3首歌后,观众仍高喊“再来一首”;压轴出场的宋祖英在唱到第4首时,笑着说:“我自觉地唱下去”,一连唱了6首;2011年成都市川剧院演出的川剧《红梅记》在巴黎蒙福尔特剧场演出时,演员们先后6次谢幕。
   
     而在“神韵”演出中,中途退场几乎成了一种常态。一位中途退场者指出:“这场演出平庸乏味,无聊至极……演出本身实在是无趣。不夸张地讲,每场舞蹈都是在不断地重复。演出的亮点是让人赞叹的管弦乐队的演出以及中场休息,因为这样我们能抽身离开”;另一位中途退场者则指出:“不管怎么说,这场演出真的很糟糕。不过,我们还是过了一段好时光,因为我和丈夫有着共同的话题:吃饭时前半段时间我们把这场演出剖析了一番”;“神韵”演出中瞌睡连连的观众更是比比皆是。
   
     精彩的演出总让人感觉春宵苦短,而乏味的演出只能让人无聊到退场,“神韵”演出的乏味可见一斑。
   
     东西同乐VS无人唱和
   
     艺术是没有国界的,精彩的演出能跨越语言、国籍、肤色的鸿沟,沟通各国民众的感情。
   
     在大陆文化演出的过程中,东西方艺术家、观众的交流互动成为一个重要的环节。2012年“五洲同春”的演出中,著名歌手程琳演唱了其经典曲目《酒干倘卖无》,还与美国著名音乐人波特联袂演唱《比金更重》,二胡和钢琴合奏散发出中西音乐结合的独特魅力。演出在《欢乐颂》的音乐中落下帷幕,全体演员向观众抛送中国结将全场气氛带向了高潮。演出过程中,小演员还向观看演出的各国贵宾敬献了哈达。在“亲情中华”、“欢乐春节”等系列活动的演出中,西方民众更是饶有兴致的与观众载歌载舞、东西同乐。
   
     而“神韵”却因为其神神叨叨的表演、血腥乖戾的节目让海外观众望而却步。无聊的演出既激不起观众的热情,更得不到观众的共鸣,只好自娱自乐,无奈唱起了“独角戏”。
   
     精彩的演出到处都能交到好朋友,拙劣的演出只能让人心生厌恶。
   
     两相比较,高下立现。2012年1月,当民族舞剧《牡丹亭》在纽约林肯中心上演时,法轮功媒体大为恐慌,以一篇名为《中共学神韵“东施效颦”现代版》的文章进行大肆攻击,声言该演出是东施效颦的丑态,言语中颇有些受害者的忿忿不平之气。但声嘶力竭终究掩盖不住“神韵”演出的丑陋和拙劣,到底谁是东施,谁在效颦,从海外观众的反响中,人们早已找到了答案。
(2017/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