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刀具”的控诉]
孙宝强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刀具”的控诉

   “刀具”的控诉
   
   一有感于新疆刀具上要刻身份证号码的新政
   
   苍天啊!作为一种工具,我活了一千年。不!我活了一万年。不!我的诞生和人类同步,人类诞生多久我就存在多久。


   从女娲补天开始,从后羿射箭开始,从精卫填海开始,从夸父追月开始,从茹毛饮血开始,从刀耕火种开始,从隧石取火开始,从搓绳结网开始,从伏羲黄帝开始,从长江黄河开始,从东周列國开始,从唐宋明清开始。
   在上下五千年桑田变沧海的历史长河中,我见识了纣王的残暴,见识了秦王的无道,见识了成吉思汗的扩疆,见识了日寇的杀戮。但是,作为人类必须的工具,我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
   很好!
   
   可是今天奇葩事来了。那个上有神七神八,下有航空母舰的天朝,那个内有纳粹党千万,外有神歼核导的天朝,竟下旨要在我的身上刺上金印,烙上一串数字。草泥马!我又不是朝廷罪犯,凭什么要在我身上刻红字?
   你是假想的罪犯。
   中国的罪犯,全挂着胸牌坐在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上。那个满脸杀气的,就是活摘器官的杀人犯;那个乜眼歪嘴的,就是蹂躏学生的强奸犯;那个昂首凸肚的,就是宰杀散户的抢劫犯;那个挖掘鼻屎的,就是推广转基因的诈骗犯;那个一脸淫荡的,就是制造春晚的流氓犯;那个穿军服扛杠的,就是用军舰运白粉的贩毒犯;那个搔首弄姿的,就是漂白思想的教唆犯;那个抖着大腿的,就是人人喊杀的周强人渣。难道他一声“亮剑”,就要对我们下手?
   这是镰刀和榔头的天下嘛!
   
   刀具上刻字,鸡的屁上天,天朝要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实体了。砍柴刀要刻,裁剪刀要刻,武术刀要刻,菜刀要刻,镰刀要刻,斧头要刻,挑稻草的叉子要刻,挑大粪的猪八戒钉耙要刻,播种子的沙和尚凸形铲要刻,孙悟空的紧箍咒要刻,就连小小的水果刀也要刻。不管大小刻一把三元。草泥马!一把水果刀都不值三元。
   苛政猛于虎。雁过拔毛,刀过拔毛!
   古有“刀下留人”今有“刀上刻字”。这是新疆温宿县为加强反恐的而发明的新政新举措。草泥马的!上下几千年,唐宋元明清,哪朝哪代有这么心虚恐惧?哪朝哪代有这么如履薄冰?哪朝哪代有这么荒诞滑稽?哪朝哪代有这么惶惶不可终日?
   举古罕见!举今罕见!举世罕见!举宇宙罕见!果然是宇宙的终极真理!
   
   既然苍天已死,那就黄天当道。岁在甲子,天下大乱!岁在2017年,天下大变!
(2017/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