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如斑斕的響尾蛇,如絢麗的罌粟花]
孙宝强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斑斕的響尾蛇,如絢麗的罌粟花

    一再評芭蕾舞《紅色娘子軍》 孫寶強
   
    2017年2月15日,芭蕾舞《紅色娘子軍》將在慕爾本的藝術節隆重上演。半年前,此廣告已鋪天蓋地澳中皆知。
   墨尔本艺术中心首席执行官Claire Spencer说:“墨尔本艺术中心为此次能够在墨尔本独家呈现中国芭蕾舞团这一标志性的作品《红色娘子军》感到非常荣幸。”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描述了農村婦女吳清華加入红军後,对地主南霸天進行复仇,對農村士紳展開搶劫和屠殺的一段歷史。那麼,紅軍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一,打土豪分田地殺無赦
    红军在征兵時打出最著名的口号是:“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紅軍吧!”紅軍著名将领贺龙在参加党的七大时的履历表上写着:“1917年底,我曾用两把菜刀发展到百余人的队伍、、、、、、”據《中國觀察》介紹:紅軍从1927年秋收暴动開始,一直是沿袭“打土豪”的办法來解决军粮军饷。他们每到一地,便把那里的地主通通杀掉,夺取他们所有的财富。国民政府人士称:“红军攻陷长沙后,二十八日满城起火,抢掠财物,见人即杀。而杀人方法,亦倍极惨毒,有生剥其皮者,有投之火中者,以大刀砍杀者尚属优待、、、、.计自二十八日至八月一日,杀人在五千以上,街道河流伏尸为满。”
   
    二,綁票撕票毫無人性
    1934年12月6日,紅軍方志敏的部下綁架了美國傳教士師達能和史文明夫婦,要求他們付贖金大洋2萬元。傳教士夫妻面對淫威不肯低頭。惱羞成怒的紅軍被拒後,將兩人押往刑场用大刀砍下他們的頭顱。他們還想對僅出生二個月的嬰兒愛蓮也下手,因被他人施救而倖免。方志敏參加紅軍後殺人殺紅了眼,就連一直救濟他全家生活的叔叔都不放過。1925年,他不顧跪地父母的請求,親手砍下了叔叔的頭顱。
   
    三,種植罌粟燒製鴉片
    1944年9月5日,紅軍戰士張思德在安塞县烧鴉片,因窑洞塌方被砸而身亡。毛澤東譽他“死得重如泰山”。《延安日记》的作者是苏联人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当时以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兼塔斯社军事特派员身份进驻延安。他《延安日记》写道:“、、、、、、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例如在茶陵,远在后方的一二零师部,拨出一间房子来加工原料,制成鸦片后就从这里运往市场。為此,政治局已经任命任弼时为鸦片问题专员。”在捍衛民主的同盟國和堅持獨裁的軸心國交戰之際,紅軍不在前線浴血作戰,卻在大後方燒製鴉片毒害人民,其無恥可見一斑。
    四,私通敵寇出賣民國
    2016年11月,日本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撰写的《毛泽东 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一书在日本出版。作者远藤根据她收集的中国、台湾、日本三方面资料,来论证中国国民党军队抗日时,紅軍领导人毛泽东率领的中共与日本驻上海的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合作打击国民党的史实。1972年9月27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Kakuei Tanaka)訪華,就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侵略中國道歉,紅軍領導人毛澤東說:“感謝日本侵華、、、、、、八年抗戰中間,我們軍隊發展到了一百二十萬人。”紅軍在歷史最緊急的關頭,幫助邪惡的軸心國對抗同盟國,其罪其惡可圈可點。
   
    綜上所述,紅軍貫徹的是納粹的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紅軍就是ISIS的极端的宗教恐怖组织。芭蕾舞《紅色娘子軍》對暴力的痴迷,對仇恨的膜拜,對強權的頌揚,對殺戮的讚美,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挺胸,跺脚,瞪眼,咬舌;以大腿做機槍,以人體做炸彈,整部芭蕾舞渲染殺人,提倡復仇,完全背離了基督教的宗旨,顛覆了澳洲的立國之本普世價值。
   
    想當初,多少中國人受了“紅色娘子軍”的荼毒,一個個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後義和團”;我母親中了“紅色娘子軍”的蠱惑,揭發了要偷渡香港的弟弟,最後我舅舅慘死在中國的“古拉格群島”。
   
    芭蕾舞《紅色娘子軍》如一條斑斕的響尾蛇,大搖大擺地遊進伊甸園;芭蕾舞《紅色娘子軍》如一朵絢麗的罌粟花,搖曳綻放在慕爾本舞台。這是糖衣裹着的炮弹還是“藝術的交流”?這究竟是澳洲的榮幸,還是澳洲的恥辱?
   

此文于2017年01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