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盛雪文集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致2017
   
    盛雪
   
   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当血腥浸满疲惫的眼睛
    诗性正义感恩地委身在权贵的怀里
    审美能力变成检索奢华的挑剔
    生命呵护的爱情
    也依从了暴力
    诗人呵
    你在哪里
   
    当任何死难的姿势
    再也得不到敬意
    性命被推土机碾压成新房的土坯
    精英在股灾后
    窃喜地点算着盈余
    暴政恩典轻轻撒网
    鄙夷地打捞了人的生存能力
    诗人呵
    你在哪里
   
    诗人
    在凄凉的大地
    用雪花
    曾庄严地写下美丽的诗句
    ──“相信未来”
    用孩子的笔体
    那个年代
    连颓废也是以燃烧青春的骄傲姿态
   
    然而
    “未来”却一直没有消息
    一个秋冬之际
    人们穿着灰色的棉衣
    灰色的焦急
    灰色的兴奋
    灰色的笔体
    的那堵砖墙上
    画满几代人的信念和悲喜
    牢狱
    也没有让诗歌
    垂下展开的羽翼
   
    十年的风雨
    一次次浇醒梦中的惊喜
    高楼的林立挡不住激荡的焦虑
    年轻学子渐渐在广场聚集
    街道汹涌着
    孩童的清澈呼吸
    而成群的坦克
    没有丝毫犹豫
    将六月的呼喊和泪水以及生命
    碾碎成泥
    洁净的雪地
    生长出眼神也透不过的藩篱
   
    再也没有一片叶
    躲得过腥风血雨
    再也没有一粒尘
    逃得开腾腾杀气
    再也没有一个人
    走出过奥斯维辛
    再也没有一座山
    忍见恒古的悲剧
    十三亿人密谋
    将万里锦绣神州
    拆建成
    富丽堂皇的地狱
   
    财富疯狂聚集
    却像冥币一样诡异
    人和鬼
    不断调换着角色嬉戏
    地上在爆炸
    地下在坍塌
    人间泥石俱下
    伴着日月冷静的晨昏交替
    尊严和骨气都被席卷而去
    一个共谋互害的社会
    昂然崛起
   
    十几亿人的大脑
    被反复漂洗
    十几亿个脑垂体
    释放出同样幸福的内分泌
    孩子喝毒奶粉
    自己吃地沟油
    满眼热泪看着奥运升旗
    心潮澎湃观礼暴政军演
    世界张大嘴巴围观
    千万冤魂伴跳的广场舞
    如何表演奴役下的欢天喜地
   
    谎言 暴虐 诽谤 攻击
    随污染的河流决堤
    真相是泄了一地的垃圾
    正义是沙尘漫天的诳语
    报纸标题和电视神剧
    杂交出嗜血的蜥蜴
    蔓上寺院古老的阶梯
    钻进了佛祖的眼底
    抢夺着菩萨的呼吸
    人性
    再一次回到文革的杀虐游戏
   
   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其实
    那场人兽相残的欢宴
    从未退席
    只是时过境迁
    有些魔鬼正在老去
    而他们的子孙衣着华丽
    亮着不同的国籍
    前呼后拥
    已经翩然入席
   
   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公共话语
    是伪君子手中的凶器
    出卖救恩
    背叛情谊
    成为流行的生存秘笈
    长安街坦克下幸存的囚徒
    静静地死于心癌晚期
    成群的女打手
    齐声赞美
    她们自己创造的上帝
    肉身围拢成黑洞
    深不见底
    她们的嘴如同毒疮越烂越大
    任意泼洒
    忿怒 苦毒 妒嫉和妄议
    用钢千的手指把互联网卷起
    狂暴地塞进她们肮脏的内衣
    斜楞着眼轻敲键盘
    “上帝祝福你”
    大洋彼岸
    拆毁的十字架烧穿了四季
   
    台上挤满肥硕的人渣
    抢食暴政施虐的残骨肉糜
    遍地是冤冢
    祭祀的队伍
    消失在纸钱浓烟灌满的风里
    寺庙的大殿外
    一个残疾的老乞丐
    被住持和尚飞脚踢开
    僧尼在供奉的钱堆边打闹逗趣
    佛缘之国成了跨境绑架的中转地
    铜锣湾书刊的封面全是习主席
    海峡对岸的大街小巷飘扬起共产血旗
    自由民主成为他们手中任意耍弄的凶器
   
    冬天在喘息
    春天迷失在每一个抵达的城里
    雾霾渗透了肺
    直达每个人的隐私领域
    手挽手
    再也看不见彼此的容颜是否美丽
    胸贴胸
    抢夺着活下去的污浊气息
   
    所有人的生存方式
    都被编入程序
    张望 沉思 哭泣 叹息
    低头 顿足 打嗝 放屁
    汇集成统治者的大数据
    生命哲学和社会伦理
    输入一组党国的密码
    变换成对人类
    冷酷的嘲弄和野蛮的管理
   
    春晚的盛大狂喜
    湿润了所有的眼帘
    孤傲的诗人
    在悲愤中羞愧地死去
    谁会在意
    正义善良的走投无路
    谁会怜悯
    良知勇气的家徒四壁
    多少清高的名士
    默默侧身
    挤进待价而沽的同济
    用洗练的笔
    像教徒一般虔诚地讴歌权力
    并急切地告诉世界
    中产阶级是多么幸福满意
    知识权贵只认功利主义
   
    东方农耕古国
    变身土豪潇洒阔气
    全世界都在盘点人权的库存
    争相与之交易
    鲜活的人体器官
    兑换了千亿美元
    成为党国炫耀的外汇存底
    西方贵族的绅士礼仪
    用礼帽捧起官二代的嚣张脾气
    百年的民主灯塔
    将贸易的巨轮
    羞答答的指向共产红区
   
    我们
    还能指望什么
    这个世道
    已经腐烂如泥
   
    路
    已经走到了尽头
    所有的方向
    都指向死亡
    天上的洪水
    漫过我们的心灵
    幸福和苦难
    都失去了质地
    逃亡的身影
    已经在阴霾中蜿蜒络绎
    求生的泪珠
    在地平线上滚动撞击
   
    千年暗室
    一灯可明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牢狱
    有千万个灵魂的自由不屈
    有千万个勇士的前赴后继
    有千万次不悔的撞击
    专制铁门的洞开
    会伴着云开日丽
   
    海天相拥的尽头
    终于醒来泪水涟涟的晨曦
    一排美丽的身影款款走来
    太阳也抬起头来
    百感交集
    挥洒光芒
    飘落天宇
    为受难者披上织锦的彩衣
   
    一个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2017年1月10日
   
    首发:
    简体:http://www.fdc64.org/index.php/zh-cn/essays/members-letters/907-20170110-shengxue-poem-for-2017
    正体:http://www.fdc64.org/index.php/essays/members-letters/906-20170110-shengxue-poem-for-2017
   (2017/01/13 发表)
(2017/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