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6)]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6) -- 西安事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1)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2)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6)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陳良宇一案,在2006年年底頗癱瘓了上海官場。問題的一部分,正如費沙爾所指出的,源自地方政府從來沒有得到中央政府清晰的指引怎樣使得社保基金能夠好好地維持,因此它們只能在法規的邊緣運作。“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不只反映派系政治弄垮了上海的領導層,它還顯示地方官員為了執行中央政府在1990年代所頒佈的模糊不清和基礎不固的社會福利措施,挺而走險的程度。”

   陳良宇明顯不是眾所喜愛的地方官員,雖然他來自上海。他被認為性格高傲、貪婪,並在下臺之後被指控養了十七個情婦。他許多年來支持在上海郊區舉辦一級方程式巡迴賽,雖然賽事是成功的,但卻被抨擊為花費大量金錢製造大白象,而人們的家庭收入卻停滯不前。對於最後這一個指控而言,很大的原因是在這段期間樓價高漲。

   經濟學家黃亞生在他的著述《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的其中一章標題叫《上海發生了什麼問題﹖》裡,分析了這個城市的真正經濟基礎。他強調指出所謂“上海奇跡”只是一個假想,從來沒有被證明過。他說﹕“上海的國民生產總值雖然表現優異,但對於一般的上海人來說,他們的生活程度只有輕微的改善。”繁榮只是見諸企業收入,而這些企業大部份都是國營的,對家庭收入卻無裨益,因為生活費用的上漲侵蝕了任何的經濟增長。他也批評了這個城市追逐於窮人不利的經濟增長政策,同時雖然表面繁華,卻不是一個充滿企業生氣的城市,而是一個使人窒息的、政府事事帶導的地方。

   陳良宇和前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已逝世,政治局常委) 兩人關係密切,一同在上海大力發展浦東,改變了浦東的容貌。曾一度是亞洲最高的建築物的世界貿易大廈,在陳良宇任內開始建築,磁懸浮列車也是。這個火車系統連接新建的浦東機場到五十公里外的市中心,時速達430公里。浦東區是世界讚羨的一個地區,因為它的快速成長,也因為它的驚世脫俗的現代化建築物。這些都是幾年間急劇的城市更新的成果。

   可是,聽聽陳良宇的說話,便可知道中國的外表是怎樣的不可靠。當仍是上海市的市委書記時,他大言不慚地說﹕“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在我們的國家,私營企業佔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四十。但在我們上海,國營企業貢獻上海的國民生產總值達致差不多百分之八十。誰最擁護社會主義﹖除了上海之外還有誰﹖”政府緊緊抓住上海的經濟,這點從上海的所有主要企業都是國營的便可知,而所有的經濟人物都和政府有密切關係。浦東新發展區可說是建築在非法的基礎上,因為在1990年代當這個區域開始興建時,住在這裡的農民都被遷徙到更偏僻的地方去了,並且得不到任何賠償。

   胡錦濤對待陳良宇,整個方式都使人感到,政治大於陳所觸犯的任何經濟罪行。往深一層去看,陳良宇是個無足輕重的人。謠言說,他犯下了天條,竟然公開反對政治局的共識路線,而且不只一次。有說在政治局中曾發生罵戰。根據當時一位知情人士分析,胡錦濤的拉倒陳良宇,就像一個弈棋者突然從棋盤上挪走一顆關鍵的棋子,並挑戰對方和他決戰一樣。這行動發生在該年(2007) 稍後舉行第十七次黨代表大會的關鍵時刻,並把政治天平重新調整了。這顯示經過四年的掌舵之後,胡錦濤是真正的話事人了。

   放逐陳良宇其實是胡錦濤及其親信清除上海幫的先聲,而他們的目的是人所共知的。江澤民,作為一個退休的前國家領導人,在事發前被通知陳良宇將被免職。這顯示當調查組大批人員降落在上海時,陳良宇仍然不知大禍臨頭。在2008年,經過了兩年的調查扣留後,陳以貪污罪送到法庭審判。像商人周正毅一樣,他被判罪名成立,監禁十六年。有傳說是這樣,陳良宇在家服刑,住在一個豪華的大屋裡,而只要他不要太多說話,他便可以一直獃在那裡。

   2007: 中共黨代表大會

   在二十世紀晚期和二十一世紀初期,全國代表大會是中國共產黨黨生活的階段性的大事。在毛澤東仍在世的時候,黨代表大會很少舉行,就是舉行也是無關重要。從1958年到1969年,整整十年間,毛從來沒有開過代表大會。1973年,當文革走到盡頭的時候,中共異乎尋常地召開了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在這個大會裡,王洪文,一個在上海的工廠活躍份子,被提升進政治局,並被指定為老邁有病的毛澤東的接班人。(王洪文因此有了“直升機”的外號) 然而這在毛澤東在1976年9月逝世和在幾個星期後逮捕了四人幫之後(王洪文是其中一員) ,一切都推倒了。(16)

(2017/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