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悠悠南山下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美國之音,2017.01.22
   

作者:朱諾

   


   
   越共總書記阮富仲於1月12日至15日對中國進行了為期四天的訪問活動,並受到了高規格的接待。阮富仲在北京先後會見了中共政治局排名前五位的重要人物。隨後,中越兩國發表了《聯合公報》。
   
   分析人士認為,公報中雖無多少實質性的新內容,但至少重申了兩國和兩個政黨之間強化合作的意願,並對南中國海問題達成了“管控好海上分歧,不采取使局勢復雜化、爭議擴大化的行動,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共識。
   
   緊接著,1月19日,越南首都河內的民眾為紀念43年前中國“入侵”帕拉塞爾群島(即西沙群島)的游行活動遭到越南政府鎮壓,警察搶走了示威者手中的標語牌,驅散了抗議人群和記者,並拘捕了十幾名抗議者。
   
   種種跡像顯示,越南政府似乎正在步菲律賓、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後塵,開始改善與中國的關系。然而,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越南做出如此姿態有多方面的原因,實屬無奈之舉,並且,越南與菲律賓的策略尚有明顯的不同。
   
   越南重要人物先後訪華
   
   阮富仲的訪華是其本人第8次到訪中國,也是他作為越共總書記後的第3次。2016年年初越共領導層換屆改組時,幾名先前被看好要接班的對華“強硬人士”意外出局,而一直被認為是越共領導層中“親中派”的阮富仲當選連任,這在當時就已被外界看作是越南調整對華政策以及區域性外交政策的開始。
   
   實際上,在阮富仲此次訪華之前,越南政府的另外幾位重要人物都曾先後到訪中國,其中,越南總理阮春福於2016年9月、越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丁世兄於2016年10月的訪華之旅,被中國媒體認為是“推動南海局勢降溫,促進雙邊關系發展”的重要步驟。
   
   倫敦全球政策研究所(Global Policy Institute)的越南問題專家段春祿(Xuan Loc Doan)在《亞洲時報》上撰文指出:“這些走訪都表明,河內比六、七個月前更加重視與北京的合作,並采取了更為友好的姿態。”
   
   越南正在被孤立
   
   對於越中關系的改善,段春祿在文章中列舉了幾方面的原因。首先,他認為,中國是越南最近的鄰國,兩國不僅共享陸地和海上邊界,而且有著許多政治上和經濟上的相似之處。中國不僅是越南最大的貿易伙伴,而且在國際事務上,中國與越南有著明顯的權力不對稱。為了越南國家的穩定,甚至為了越共的生存,穩定與北京的關系總是河內的優先選擇。
   
   其次,中國方面對越共領導人及越南展開的全方位“魅力攻勢”也在某種程度上讓越南感受到北京對中越關系的重視程度。阮富仲和阮春福等人在北京受到的高規格待遇不亞於幾個月前到訪中國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這增加了越南對北京的信任,“至少減少了對其的不信任”,從而促進越南與中國發展更緊密的關系。
   
   另外,東南亞其他國家紛紛靠向中國,以及美國特朗普政府亞洲政策的不確定性,也是越南采取調整策略的原因。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亞洲研究院海事研究博士阮國青(Nguyen Quoc-Thanh)在《外交學人》(The Diplomat)雜志上撰文指出,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政策轉向,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決定讓其國家進入中國的軌道,都使得越南周邊的局勢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改變著。越南人認為,這些東南亞國家與中國恢復友好關系之舉都是以犧牲越南為代價作出的,原本希望團結一致的東盟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顯得分崩離析,而越南目前正被陸地和海洋所“孤立”。
   
   阮國青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有意讓美國減少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之後,奧巴馬提出的“重返亞洲”戰略的影響似乎正漸漸消退。在這種背景下,越南更傾向於作出保護自己的策略和計劃。
   
   段春祿也認為,越南與美國之間日益緊密的經濟和戰略關系在美國政府換屆的時刻顯得進退兩難,面對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的即將崩潰,以及美國對亞洲事務和越南關系的其他不確定性,河內相對調整了其外交政策,改善與北京的關系可以被視為這種重新調整的一部分。
   
   段春祿在文章中宣布,看來,越南政府對於近年來中國的行為 —— 尤其是2014年海上鑽井平台事件 —— 所帶來的緊張和疑慮已經基本消除了。
   
   “親中”不“棄美”
   
   然而,不同於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公開宣揚“棄美投中”的策略,越南改善與中國之間的關系並非以犧牲其與美國及西方的關系為代價的。段春祿在文章中指出,這出於經濟上和政治上的幾方面原因。
   
   首先,越南與中國的貿易存在著巨大的逆差,而這種局面讓越南領導人擔心。2016年,越南對中國的出口額為218億美元,進口額則為498億,貿易逆差達到280億美元。盡管阮富仲在訪華時對中國領導人提出減小貿易逆差的請求,且中方也表示出願意為雙邊貿易平衡做出努力,但越南方面對於在短時期內達到平衡的目標並不樂觀。
   
   與此同時,越南在與美國和歐盟的對外貿易上卻顯得更“健康”,近年來對於這兩個世界主要市場都實現了貿易順差。為了在經濟上擺脫對中國的依賴,可以肯定地說,河內將會盡最大努力,維持並改善與華盛頓的關系。
   
   其次,南中國海問題仍然是越南人心中的一大顧忌。據越南官方媒體《越南之聲》(VOV)報道,阮富仲在訪華期間對中國領導人表達了越南的“堅定立場”,但從最後的《聯合公報》內容來看,中越雙方並沒有提及各自的立場,而只是達成了“管控好海上分歧……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共識。
   
   在阮富仲訪華的同時,越南總理阮春福在河內接待了即將卸任的美國國務卿克裡,並向克裡表達了自己“樂見越美關系的改善和近年來雙方所取得的成就”,希望雙方“進一步加強合作和增進雙邊關系。”
   
   阮富仲訪華後回到越南的第二天,就在河內接見了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除了重申加強雙邊經貿和戰略合作之外,安倍還向越南提供了六艘價值3億多美元的海上巡邏艇。此外,越南去年還接待了首次到訪的印度總理莫迪,並將越印雙邊關系提升為“戰略性伙伴關系”。
   
   段春祿在文章中總結道,所有這些都表明,越南領導人的策略不同於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越南不會明顯地傾向於中國,而是會在優先考慮與北京關系的同時,增強與其他大國的關系,以達到在經濟上和戰略上的平衡。
(2017/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