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十 六
    
     时间:公元2000年初冬
   
     那次跃入狮虎山,迎向雄虎时,柳容都没有感到丝毫恐惧,而只迷醉于对高贵猛兽的神往。但是,此刻,在冬日深灰的暮色中走向云水寒住所的过程中,她的心竟由于突然袭来的恐惧而战栗了。铁黑色的恐惧间萦绕着殷红的血腥气。柳容意识到那是对绝望的恐惧 —— 她正在走向自己情感的最终的依归,却还不知道那个男人峻峭的生命是否会容纳她因苦苦追寻英雄而残破的心。

   
     柳容张开如花的红唇用力地呼吸着,让那从内蒙古高原刮来的飘荡着冰雪气息的风深深涌进胸膛,涌进她的心跳动的地方。她想象坚硬的恐惧或许会在蓝色的寒风中冻裂,她渴望看到从恐惧的裂痕中涌溢出猛兽的血。不过,她并不知道,也不试图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渴望。
   
     云水寒住在一座具有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的三层小楼的顶层。由于是周末,这座单身教师公寓里很寂静。柳容从空无一人的走廊间走过时,她的步履在古建筑才会有的神秘感中踏出空洞的回音。这使她蓦然体验到了仿佛正行进在时间残迹间的悲凉之情。
   
     云水寒的房间位于走廊的尽头。柳容的脚步在门前停下,而她的眼睛冷静地凝视着门上黑色的铁锁,仿佛她早已预料自己会遇到紧锁的门。不过,那种冷静属于在秋风中飘落的黄叶。
   
     柳容久久地伫立在门前,似乎在用凋残的的心,向被锁闭在门后面的坚硬的沉寂倾诉深深的恋情。终于,她抬起手,在门上轻柔地敲击了一下,轻柔得好象在叩问情人的心。门上发出的回音却冰冷、空虚,使人觉得她是在敲击一座铁铸的墓穴,而墓穴中埋葬着已经化为虚无的昨天落日的残骸。
   
     不忍心再打扰铁墓中的沉寂,柳容离去时的脚步比凋落的枯叶还要轻。象一缕无家可归的风,柳容在冬日寒意澈骨的暗夜中游荡着,既然情感最终依归之处的门已经紧锁,她不知该走向何方。
   
     晨光为冰冷的天际染上少女之血般纯洁的嫣红。在北京严寒的冬天游荡了一夜,柳容看起来宛如复活的女尸:轮廓俊美的面容已经冻得比阴影下的冰雪还要苍白;夏日里常常令彩蝶和金蜂误以为是罂粟花的双唇此时呈现出青紫色。刚到上班时间,柳容就走进北京大学法律系办公室,向一位年轻的女秘书询问云水寒的去向。女秘书正忙于查看电脑,头也没有抬地回答道: “ 两个月前就消失了 —— 神秘地消失。只给办公室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 我离去了,并不再回来 ’ ……。 ” 或许是自己的话音飘落后的死寂使女秘书感到了不安,她的目光离开电脑屏幕迅速地向询问者瞥视了一下。就在那一刻,女秘书陡然发出一声短促、惊惧的尖叫。等眼前那个披着白色风衣的身影消失之后许久,女秘书才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于是,整整一个上午,女秘书告诉遇到的每一个人,早晨有一个女鬼向她询问云水寒的下落。 “ ……她的眼睛瞪着我,眼光冰冷,把我心里的血都冻住了。 ”—— 女秘书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来证明她遇到女鬼这件事的真实性。而且在最后她总要发出一声茫然若失的叹息,艳羡地说: “ ……不过,那个女鬼可真美。 ”
   
     绝望使人的心灵成为废墟,悔恨则会使兽血般深红的沉痛覆盖在废墟间。柳容的心就是一片沐浴着血红晚霞的废墟 —— 痛悔是因为她永远失去了走进云水寒峻峭生命的机会;绝望是由于追寻英雄之梦已经最终凋残。沉痛的绝望象一束冬日苍白炫目的阳光斜射在柳容的意识间,她则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生命只是一缕对英雄的迷恋。然而,这艳丽的迷恋在命运的极致之处却只能缠绕住寒意澈骨的孤独。其实,柳容早就意识到,在人格普遍堕落的时代,渴望英雄就是渴望痛苦,追寻高贵的男儿就是追寻艰难。不过,她深信,那艰难的痛苦之上一定雕刻着流光溢彩的生命意义。但是,命运似乎最终剥夺了她体验美丽痛苦的权利,因为渴望和追寻高贵英雄的可能已经被命运否定。
   
     “ 既然人心已经腐烂,既然迷恋英雄已经不可能,明天的太阳还有必要吗? ”—— 柳容这样问自己。于是,她决定死去。
   
     柳容从来没有想到,死竟然也是一种艰难的选择。自缢、服毒、切脉、坠楼、卧轨、撞墙等等,所有这些人们常用的自裁方式,都象铅灰色的阴影从柳容的意识间沉重地飘过,可是,她却觉得每一种方式都很俗气,而且会使肉体变得丑陋不堪。那是柳容习惯于美的心不能接受的,在她的信念中,即便是死,也要涌现出另一种美。
   
     几天的苦思冥想之后,正是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时分,柳容的意识间却浮现出一片阳光明丽的晴空,而一座铁雕的绝壁则崛起在蓝天之巅。柳容美目中流溢起灿烂的向往,凝视自己心灵上的铁壁;一缕迷醉的微笑开放在红唇旁,她激动地低语了一句: “ 呵 —— ,走上峻峭的绝壁,让卷着银色雪尘的高山之风,将我的生命冻结成一块妖娆的岩石……。 ”
   
     十几年前,柳容的生命还是一滴晶莹的晨露时,云水寒将她从山脊上救起,带她走上这座绝壁。而在这条道路的尽头处,她看到了自己出生时母亲的梦境 —— 猩红的雷电击碎了巨大的落日。在她很小时,母亲就把这个同她的生命起点血肉相联的梦讲给她听。因此,对壮丽崩溃的想象是她少女情思中的一缕最明亮的阳光。生命历程之间,每当她由于心灵的过分疲累而试图向肮脏的现实妥协时,那轮被雷电击碎的落日就象一个高贵而璀璨的恶梦呈现在心灵中,阻止了妥协的意向。因为,对于她,梦想比现实更重要,更接近意义。她一直视那轮落日为生命的圣物 —— 那是她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拜祭的情感的图腾,而她也一直在寻求一个热恋壮丽崩溃和华美凋残的男儿,来作她生命的主宰和心灵的归宿。
   
     后来柳容才意识到,就在自己第一次被带上这座绝壁的那天,潜意识里她已经将云水寒奉为生命的理想。因为,她发现云水寒忘情地注视雷电缠绕的落日时,那双蒙着血锈的青铜铸成的眼睛,竟然现出无限的柔情,那属于刚毅男儿的柔软,如同凋残的花一样令人不忍长久面对。那一刻,她确信云水寒有一颗被雷电劈裂的太阳般的心 —— 云水寒注视落日的神情,就象在注视他自己的心。
   
     “ ……他是一个习惯于用深情的目光同落日和辽远的地平线作心灵对话的人。他久久地静坐遥望时,真象一块沉思的燧石,那凝然不动的坚硬中有炽烈而深邃的哲理之火……现在,他消失了,象昨日的风。可他的思想的残骸定然会与猛兽之血一样猩红的晚霞相伴,在每一个日球凋残的时刻,覆盖在这绝壁上风裂的岩石间……呵,为什么需要这么长久的思索才找到死的启示 —— 让寒风将我冻死在绝壁之巅吧!我愿化为一块妖娆的岩石,日日夜夜为那高贵男儿思想的残骸守灵,直到时间的尽头! ” 在一个酷寒但却灿烂的清晨,柳容的思想终于采摘到了死的方式的灵感。
   
     再没有犹豫,再没有迟疑,这天上午,柳容便踏上了通往那座绝壁之路。
   
     过去的十几年间,每个夏季她都要许多次登临绝壁。与其说是为了寻找,并凝视被夏日的雷电殛碎的落日,不如说是为了追寻云水寒的气息。是的,她没有一次在绝壁上遇到过云水寒,但是,每次她都能从风中呼吸到云水寒身体留下的气息,那属于高贵男人的气息间飘荡着铁的神韵和火的魅力。柳容总会捧一束野花走上绝壁 —— 心情欢悦时,花是金色的;烦愁时,花是深蓝色;黯然神伤时,花朵会深黑如铁铸的夜;因思念而心醉情迷时,花束象朝霞一样嫣红。不过,无论色彩如何,每一束花都是献给残留在绝壁之巅那铁和火的气息。最高处一块岩石的裂痕间是柳容放置花束的地方,那或许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云水寒的情感象开放在石缝中的花一样艰难;或许是因为她喜爱怒放于石缝间的野花的寓意 —— 美是艰难的。虽然柳容放置在石缝间的花从未被人触动过,但是,每次换上一束盛开的野花时,她都将上次插在那里的已经干枯的花束带回去珍藏。因为,从凋残的花瓣上她能感觉到烧灼的伤痕,她相信那花上的伤痕是云水寒炽烈的目光留下的,而被云水寒炽烈凝注过的花即便凋残了,也是她要用心灵珍藏的圣物。
   
     白色的风衣迎着晶莹的寒风飘舞,使柳容的身体看起来似一缕妖娆的雪尘。她的步履早已熟悉了这条通向绝壁的路,可她却是第一次在冬天踏上这条山路,而且她第一次走向绝壁时没有野花捧在胸前 —— 今天她要让生命盛开为献给恋情的死亡之花。
   
     草叶凋敝之后,青铜色的山脊更加触目地裸露出来。不知为什么,柳容觉得她会踩疼了那坚硬的山脊,于是,便尽量使自己轻盈的步履变得更加温柔。
   
     午后,绝壁之巅出现在凛冽的蓝天间,上面布满风蚀或冻裂的岩石。远远望去,绝壁犹如黑铁雕成的残破的火焰。柳容的心则沉迷在这种感觉之中: “ 诀别生命,走进开裂的岩石,走进残破的火焰,我就虚化为一缕永久的思恋 —— 对于短暂的人生,岩石就是永恒,铁铸的火焰就是永恒……。 ”
   
     柳容登上绝壁后的第一个注视,就象一缕迅疾的风飘落在最高处的岩石裂痕间。她发现,去年夏末自己放置在石缝间的花早已黯然失色,不过,束花的黄丝带却仍然如同金子一样炫目地辉映着阳光。柳容并没有看清楚,而刀锋般闪烁的感觉使她确信,黄丝带间插着一张卷起的纸片。
   
     世界骤然隐入虚无的金雾,真实的只有柳容自己心灵和打开的纸片间的字迹 —— 心灵沐浴在殷红的泪影间,而字迹显示出荒野之风的狂放与悲凉。
   
     “ 我的心早已失落在少年时代,失落在阴山山脉湮灭的地方,失落在大漠的荒凉之中。现在,我要诀别人世,重返荒凉,去寻找失落的心。秋叶枯红之后,才会飘向大地;生命之石被时间蚀裂后,我才明白,丢失了心的人,不可能在尘世中找到理想,心灵的家园只在心失落的地方。
   
     “ 我从未触动你送到绝壁上的花。因为,岩石那被狂风撕开的裂痕,正是美丽花朵的墓地,就象苦难是高贵心灵的墓地。然而,我从每一缕花香中都闻到了你少女之血的气息。那圣洁而艳丽的气息能够醉倒万年之后的太阳。
   
     “ 我从不屑于理解永远清醒的男人,也从不愿走进总是清醒的女人。敢狂醉于烈酒的男人,才会有丰饶的真情;能够在苦恋中沉醉的少女,才会有纯洁如初雪的心灵。我无数次站在历史之巅,叩问苍天和大地:人海茫茫,为什么竟难于找到有能力醉于真情的男女!
   
     “ 命运使我遇到了你,一个与雷电殛裂的落日同醉的少女。但我只能将背影留给你 —— 丢失了心的胸膛,没有心的胸膛,不配接受纯洁少女的依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