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姜维平文集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姜维平
   近日,读过题为《金华街头独腿大叔用粉笔画名人肖像惊呆路人》的文章,禁不住感慨,据浙江在线1月13日报道,2017年1月10日傍晚,正是寒冬腊月。凛冽寒风中,在金华市区解放东路人行天桥的桥头,一位“独腿”的大叔坐在地上,用粉笔、炭笔在地上作画。他画的“撒切尔夫人”、“科比”等名人肖像,惟妙惟肖,引来路人围观点赞,大家都夸他是“街头画艺术家”。但并未详细谈及围观路人对他的帮助,更为重要的是,显然,他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对他的同情和安置,这一点是令人寒心的,故此,彰显了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对弱者的冷漠和保障系统的缺失。
   文章引述街头艺人的话说,我不是艺术家,我画画是为了养活自己,最多算个懂点艺术的乞讨者。他叫丛兰桂,今年54岁,来自山东临沂。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务农。16岁那年,因左腿长了骨瘤,根部以下都被截肢了。他想养活自己,开始自学书法,之后就在街头卖艺。这就是说,他没有得基本的生活保障,与媒体经常自夸的官员的政绩形成巨大的落差,我很不理解,国家经济形势好,已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诞生数以百计的亿万富豪,企业上缴不少税,政府却不能出点小钱,养活这些残疾人,逼迫他们走南闯北,沿街乞讨,饱尝辛酸,而官员一点也不觉得丢脸,政府高官外出动辄装逼,四处撒钱,被骂为“大撒币”。
   我仔细看过上述文章配发的照片,这位街头艺人还有些灵感和才华,他即兴创作或临摹的画作,比有些职业画家的东西还要好,报道说,他书法学了六七年后,丛兰桂开始学习画画。为节约画笔和纸张,他经常用煤炭在地上画。从21岁出门,丛兰桂已在外漂泊30多年,几乎走遍了中国。丛兰桂说,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到当地的博物馆、艺术馆等艺术殿堂去参观,中国地质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都去过。他把每次参观都当成一次学习。1992年,他流浪到广州,那里正举行书画艺术品博览会。一连十几天,丛兰桂每天去观摩学习。“这段时间,正是我画画进步最快的时候。” 这些生动的情节都说明,他不是那种造假骗钱的“残疾人”,也不是一点能力没有,按照他的特长,政府官员只要有心,就很容易为其找到工作,比如,各个县乡镇都有文化馆,都需要美术人材,搞几个名额就能造福一方,就能给类似这样的人以温饱与园地,或者直说吧,山东省临沂的官员少吃几口大鱼大肉,少喝几口酒,就能养活丛兰桂,可惜,现在很多贪官污吏都姓“钱”,心肠是黑的,眼睛是红的,而且是朝上翻的,真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


   也许有人会说,加拿大也有很多这样的乞讨者,凭什么指责中国。你看Dundas Square每天都有手捧盒子要钱的老外,这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我问过一些人,也请教过官员,这些人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只是两类人,一是精神有问题,难于治愈;二是喜欢这种乞讨的生活方式,政府安置他们也不去。每当冬季,政府都会派人劝说街头流浪者,住进Apartment,以免他们冻伤。就吃饭来说,在加拿大,只要做点事,就能裹腹,如果挨饿,可以去“食物银行”领取,听说唐人街有一家免费吃饭的地方,他不问来人身份,只要进去就给饭吃,如果浙江金华也有这样的好地方,大概丛兰桂就不会在年终岁尾,坐在街头,耗费才能和时间作画了吧。
   
   再看一些所谓先富起来的土豪,近年来潮水般涌向世界各国买房安家,出手大方,一掷万金,但鲜有资助公益事业的,对类似上述的“街头艺术家”也少有顾及,我读过有关王某某的连篇累牍的报道,有的还称他为“国民老公”,要我看,女孩爱他的目的可能大都是为“圈钱”,他自己太小也不懂事,他们家如何致富的,他应当知道忌讳所在,当然这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我只想说,你拿点钱多帮助这些“街头艺术家”,比那些虚情假意的红男绿女要好得多。其他的富豪,也不要抱怨自己缴足了税,而政府不作为,其实,生命的有限性与因果报应的规律,已经提示人们,过多地贪婪和聚敛钱财,不能给任何人带来精神上的快乐和幸福,只有用钱赞助有意义的事业,才能化解一切矛盾,令人敬佩。
   就我个人经历的事儿也可以作证,见过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长者,他对任何人,不论什么阶层,不论远近,只要他碰上了感觉好,就立即赞助,出手非常大方,他身患重病,一次次被护士推进急救室,一次次神奇地死里逃生,真的令人不可思议,后来细心琢磨,我悟出来道理:他太好,太仁义,上帝不希望他过早地离来他的朋友。因为人们需要他。同样的,对于上述的残疾艺术家,假如哪一个官员,不计个人辛苦,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帮助他解决温饱,一定会有好的前程,家人也会幸福平安的。
   当然,彻底解决类似问题,还得靠社会保障制度,不能过多责怪企业老板,据说中国企业每年上缴的税不少,关键是没用在刀刃上,国家法规也不错,但落实到每一个弱势群体的个人身上,还得靠各基层官员,现在当官的,从村乡镇,再到县市省,有几个人关心老百姓的?何况是没有条件请客送礼的残疾人,除了贪污受贿玩女人,他们啥也不感兴趣。对山东临沂来说,国家花那么多的钱,养着监控类似陈光诚的警察,还没看住呢,自然也不会帮助“街头艺术家”了,因此,制度的弊端造成了官员的冷漠和自私。观赏这些美丽的图画,忍受力不从心的煎熬,目送丛兰桂远去的背影,只能一声叹息,不知道这种惨状还能持续多久,只感到自身人微言轻,老之将至。
   2017年1月13日于多伦多。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1月31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联系作者: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7/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