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姜维平
   近日,读过题为《金华街头独腿大叔用粉笔画名人肖像惊呆路人》的文章,禁不住感慨,据浙江在线1月13日报道,2017年1月10日傍晚,正是寒冬腊月。凛冽寒风中,在金华市区解放东路人行天桥的桥头,一位“独腿”的大叔坐在地上,用粉笔、炭笔在地上作画。他画的“撒切尔夫人”、“科比”等名人肖像,惟妙惟肖,引来路人围观点赞,大家都夸他是“街头画艺术家”。但并未详细谈及围观路人对他的帮助,更为重要的是,显然,他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对他的同情和安置,这一点是令人寒心的,故此,彰显了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对弱者的冷漠和保障系统的缺失。
   文章引述街头艺人的话说,我不是艺术家,我画画是为了养活自己,最多算个懂点艺术的乞讨者。他叫丛兰桂,今年54岁,来自山东临沂。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务农。16岁那年,因左腿长了骨瘤,根部以下都被截肢了。他想养活自己,开始自学书法,之后就在街头卖艺。这就是说,他没有得基本的生活保障,与媒体经常自夸的官员的政绩形成巨大的落差,我很不理解,国家经济形势好,已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诞生数以百计的亿万富豪,企业上缴不少税,政府却不能出点小钱,养活这些残疾人,逼迫他们走南闯北,沿街乞讨,饱尝辛酸,而官员一点也不觉得丢脸,政府高官外出动辄装逼,四处撒钱,被骂为“大撒币”。
   我仔细看过上述文章配发的照片,这位街头艺人还有些灵感和才华,他即兴创作或临摹的画作,比有些职业画家的东西还要好,报道说,他书法学了六七年后,丛兰桂开始学习画画。为节约画笔和纸张,他经常用煤炭在地上画。从21岁出门,丛兰桂已在外漂泊30多年,几乎走遍了中国。丛兰桂说,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到当地的博物馆、艺术馆等艺术殿堂去参观,中国地质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都去过。他把每次参观都当成一次学习。1992年,他流浪到广州,那里正举行书画艺术品博览会。一连十几天,丛兰桂每天去观摩学习。“这段时间,正是我画画进步最快的时候。” 这些生动的情节都说明,他不是那种造假骗钱的“残疾人”,也不是一点能力没有,按照他的特长,政府官员只要有心,就很容易为其找到工作,比如,各个县乡镇都有文化馆,都需要美术人材,搞几个名额就能造福一方,就能给类似这样的人以温饱与园地,或者直说吧,山东省临沂的官员少吃几口大鱼大肉,少喝几口酒,就能养活丛兰桂,可惜,现在很多贪官污吏都姓“钱”,心肠是黑的,眼睛是红的,而且是朝上翻的,真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


   也许有人会说,加拿大也有很多这样的乞讨者,凭什么指责中国。你看Dundas Square每天都有手捧盒子要钱的老外,这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我问过一些人,也请教过官员,这些人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只是两类人,一是精神有问题,难于治愈;二是喜欢这种乞讨的生活方式,政府安置他们也不去。每当冬季,政府都会派人劝说街头流浪者,住进Apartment,以免他们冻伤。就吃饭来说,在加拿大,只要做点事,就能裹腹,如果挨饿,可以去“食物银行”领取,听说唐人街有一家免费吃饭的地方,他不问来人身份,只要进去就给饭吃,如果浙江金华也有这样的好地方,大概丛兰桂就不会在年终岁尾,坐在街头,耗费才能和时间作画了吧。
   
   再看一些所谓先富起来的土豪,近年来潮水般涌向世界各国买房安家,出手大方,一掷万金,但鲜有资助公益事业的,对类似上述的“街头艺术家”也少有顾及,我读过有关王某某的连篇累牍的报道,有的还称他为“国民老公”,要我看,女孩爱他的目的可能大都是为“圈钱”,他自己太小也不懂事,他们家如何致富的,他应当知道忌讳所在,当然这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我只想说,你拿点钱多帮助这些“街头艺术家”,比那些虚情假意的红男绿女要好得多。其他的富豪,也不要抱怨自己缴足了税,而政府不作为,其实,生命的有限性与因果报应的规律,已经提示人们,过多地贪婪和聚敛钱财,不能给任何人带来精神上的快乐和幸福,只有用钱赞助有意义的事业,才能化解一切矛盾,令人敬佩。
   就我个人经历的事儿也可以作证,见过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长者,他对任何人,不论什么阶层,不论远近,只要他碰上了感觉好,就立即赞助,出手非常大方,他身患重病,一次次被护士推进急救室,一次次神奇地死里逃生,真的令人不可思议,后来细心琢磨,我悟出来道理:他太好,太仁义,上帝不希望他过早地离来他的朋友。因为人们需要他。同样的,对于上述的残疾艺术家,假如哪一个官员,不计个人辛苦,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帮助他解决温饱,一定会有好的前程,家人也会幸福平安的。
   当然,彻底解决类似问题,还得靠社会保障制度,不能过多责怪企业老板,据说中国企业每年上缴的税不少,关键是没用在刀刃上,国家法规也不错,但落实到每一个弱势群体的个人身上,还得靠各基层官员,现在当官的,从村乡镇,再到县市省,有几个人关心老百姓的?何况是没有条件请客送礼的残疾人,除了贪污受贿玩女人,他们啥也不感兴趣。对山东临沂来说,国家花那么多的钱,养着监控类似陈光诚的警察,还没看住呢,自然也不会帮助“街头艺术家”了,因此,制度的弊端造成了官员的冷漠和自私。观赏这些美丽的图画,忍受力不从心的煎熬,目送丛兰桂远去的背影,只能一声叹息,不知道这种惨状还能持续多久,只感到自身人微言轻,老之将至。
   2017年1月13日于多伦多。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1月31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联系作者: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7/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