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姜维平文集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姜维平
   
   据国内“官媒”报道,2017年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在巡回点、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孙宝国等人故意杀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等再审案公开宣判,当庭宣告原审被告人孙宝民等9人无罪;对原审被告人孙宝国等6人的刑罚予以改判。这一消息引起强烈的反响,极大鼓舞重庆1030个正在申诉的“黑打”受害人,一位被薄熙来迫害入狱的“黑老大”说,吉林是个案,重庆是窝案,为什么吉林能给他们平反,重庆却迟迟不动,是不是只有巡回法庭才能主持公道,重庆的地方法院还在等什么?

   
   以前,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独家披露重庆“黑打”冤案之一的彭治民案,由重庆高院在去年8月16日开庭再审,这是薄熙来倒台后,第二起有关反思“唱红打黑”,对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纠偏的案子,上一起涉及民企老板王能,他只是得到了改判,而彭治民案,因重庆官场形势的变化,凝聚了人们更多的期待,近期,不仅薄熙来的党羽,原重庆高院院长钱锋调离,重庆检察长余敏退休,由河南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贺恒扬取代,而且,“六朝元老”,薄熙来的爱将,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已去职,这一系列变化,似乎显示,受地方官员牵制和操控的重庆法院,有可能像吉林省上述案件一样,做出彭治民无罪的判决,如果这样,一方面还彭治民以迟来的公道,显示官方所承诺的“依法治国”的决心;一方面给中国民企老板以极大的鼓舞,止住富人移民,资金外逃的脚步。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中国地域广大,各省的官场形势诡异,复杂,尽管习近平在去年一开局,就跑到重庆去巡视,并一再声称“对冤假错案要发现一起,纠正一起”,但重庆因当年参与“黑打”的公检法司人员太多,一些涉案人担心自身利益受损而故意拖延搪塞,致使640个所谓的黑社会组织案,均无一例得到甄别平反,而彭治民案是一起由薄熙来,王立军精心策划,包装和虚构的冤案,在薄倒台后,本应立即纠正,监狱应当释放他,但由于中国没有独立于党派之外的司法系统,尽管彭治民的家人一直在申诉,但重庆地方法院却一拖再拖,消息来源说,耗时近半年,2017年1月26日,重庆法院已决定要宣布结果,不是无罪,而是改判,也就说,是和王能案一样忽悠人的结局:彭治民将由无期改为有期,可能是10年,他还得坐牢,于是,薄熙来乐了。
   
   那么,彭治民真的有罪吗?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案件的来龙去脉,重庆官媒的说辞是,原重庆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重庆希尔顿酒店股东彭治民,1993年以来,他以合法外衣发展壮大其涉黑组织,豢养打手数十名,有组织进行暴力拆迁,造成多名群众失去住房。同时,他纠集“涉黑人员”王小军等以“钻石王朝”俱乐部等为据点,实施黑、黄、枪、赌、毒违法犯罪。2010年7月23日,他因涉黑被重庆警方执行逮捕。2011年5月4日上午,彭治民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1年11月22日二审宣判,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彭治民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
   
   但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彭治民的确有“原罪”,1980年5月因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但中国司法文件规定,罪犯刑满获释后就是改造好的“新人”,他自谋职业,早年靠贩卖香烟起家,10年间获利2000万余元。此间,与原市长王鸿举的一位亲友关系密切,一起做生意,一起玩儿,人称绰号“三多多”,而王鸿举与薄熙来,黄奇帆不睦,薄想拿掉他而重用黄,就寻找彭治民的把柄,以便通过他抓到王鸿举的尾巴,王知趣地主动提前辞职,于是,王立军放在彭的头上已举起的刀子一度止住。
   
   后来,薄熙来操控的媒体说,自1993年以来,彭治民先后注册成立庆隆公司、众诚公司等公司,并投资修建重庆希尔顿酒店。2003年以来,彭治民采用经济利益笼络控制等方式,纠集被告人曾智强等人,以庆隆公司、众诚公司、希尔顿酒店等为依托,在渝中区,南岸区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以彭治民为组织、领导者,以曾智强、杨晓、代洪涛、蒲体华、晏红、王晖为积极参加者,曾嘉玲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实际上,这些都是诬陷不实之辞,我们从2010年6月23日,重庆公安局经侦总队长周京平的讲话中可以看出“猫腻”,此前的6月20日晚,重庆警方发布的一条消息:希尔顿酒店因股东涉黑,介绍、容留妇女卖淫,违法经营和故意扰乱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被警方责令停业整顿。侦办此案的正是曾经负责文强案的“091专案组”。参与该案的经侦总队总队长周京平披露该案侦办的一些细节。他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但还是不打自招:彭治民案的真相,由人们广泛流传的情节是,彭曾给上级写信评薄,还抵制与薄关系密切的一位高官用假名入住希尔顿酒店,这些传言与彭案“二告”曾智强的妹妹和母亲向我提供的材料吻合,足证其真实性。
   
   让我们看一下周京平是怎样说的,他表示,经查,重庆希尔顿酒店股东、主要负责人彭治民,在2009年6月以来开展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因涉嫌与涉黑犯罪分子彭长健、王小军等人勾结,参与违法犯罪活动,被警方多次调查、传唤。由于当时警方掌握的线索和证据还没有达到对彭治民等人追究刑责的程度,本着维护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和教育、挽救有关违法人员的原则,警方对彭治民等人的违法行为采取了警告、震慑等措施。希望他们有所收敛、改邪归正,因而没有纳入全市第一批“打黑除恶”的查处对象。但我们对彭治民等人涉嫌犯罪问题的调查,一直没有停止过。
   
   无疑地,他在撒谎,上面已讲过,王鸿举深知薄王手狠,如果不主动退休,悬在他头上的利剑就会立即落下来杀人,故抓捕彭治民的举动中止了一段时间,但对做生意赚钱的彭来说,他没有政治的敏感性,也不知道这些内幕,更不知道危机将要来临,由于他还保留着一位民营企业家的一点良知,故对薄王“唱红打黑”,徇私枉法的行径品头论足,甚至严厉批评。据说,他还利用一些上层关系,给中央某部门写信,建议力阻薄熙来搞得“二次文革”运动。当然,在耳目遍地的山城,薄熙来的党羽立即把彭治民的情况向他做了汇报。
   
   这一点在周京平的讲话中得到印证,官媒转述他的话说,彭治民等部分人员视警方的教育、克制、挽救于不顾,不思悔改,认为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已告一段落,并以为自己有背景,社会结构较深,有人大代表身份,公然诽谤打黑除恶成果,肆意挑衅司法尊严。甚至对公安部在全国开展的基础信息采集和实名登记住宿等依法管理活动公然表示不满、故意制造事端。一方面,彭治民等人为黄赌毒等违法犯罪行为大开绿灯,另一方面故意曲解公安机关的管理政策,刁难正常旅客,造成旅客对公安机关现行政策的不满。这些行为严重干扰了警务工作,影响了重庆形象。
   
   周京平公然使用“诽谤”这一辞句,说明彭是“因言获罪”,根本就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为了打击报复和内斗夺权,薄熙来命令王立军进一步查找证据抓彭,在没有什么证据的情况下,就把租赁希尔顿酒店底层的另一家开办广告公司的民企老板曾智强等人,强行捆绑在彭案里,拼凑了一个黑社会组织,又利用社会上人们普遍对待卖淫嫖娼不满的情绪,来为他们抢钱买官的劣行营造一种民意氛围,于是,周京平表示,彭治民等人利用希尔顿酒店的娱乐场所,为妇女提供容留卖淫的平台,从娱乐场所到客房,都形成了默契的配合。有的行李员、保安员也从中获取不法利益。6月19,重庆警方在掌握希尔顿酒店违法犯罪线索和证据后,采取突击清查行动,现场查获大量涉嫌卖淫嫖娼、涉枪、涉赌、涉毒人员。2011年7月23日经重庆市沙坪坝区检察院批准,重庆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彭治民,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损毁财物、高利转贷罪、滥伐林木罪、非法占用农用田罪、行贿罪等犯罪,于7月23日被重庆警方执行逮捕。其涉黑团伙成员46人同时被警方执行逮捕,涉嫌13宗罪。
   
   也就说,薄熙来给彭治民强加了13个罪,王立军把两个本是租赁关系的民企连在一起,搞成一个由46人组成的“黑社会”,是故弄玄虚,可能想杀了他立威,这有点像文革中的“反革命集团案”,都是“假大空”,人们谁都知道,中国几乎所有的城市酒店都有“暗娼”,这不仅是由人性需求决定的,而且是由公安的灰色收入为动力的,记得,我在薄王得势时即撰文指出,薄熙来当大连市委书记时,他曾住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298号,他家楼下就有桑拿浴四家,家家都有“明娼”,他所信任的国安局的特务有的是股东,有的是常客,他为何舍近求远,跑到重庆去抓卖淫女呢?显然,这一切都是假的,这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现在,应当大力清算薄熙来余党的罪行,彻底揭开他们徇私枉法,刑讯逼供的内幕,还彭治民等人以公道,但由于参与薄王“打黑”专案组的人多达7500人,而这些人并未因黄奇帆离职而遭到查处,他们还盘踞在公检法司的重要岗位上,并可能正是受理彭案申诉的法官,或承受压力的与“黑打”无直接关系的法官,他们不可能与薄划清界线,他们在1月26日,即,一年一度的春节前公布再审结果,是为了躲避舆论视线,因为许多人都已回家过年,没有精力关注此案;还有一个原因,吉林省上述案子是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接手改判的,重庆不想看到彭彻底翻案的结果,更不想吐出已蚕食的属于他公司的股份,就抢先一步,即,抢在新检察长正式任命前,也抢在负责重庆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出台前,而且,更狡猾的阴谋是,他们要给彭治民留下一个尾巴,为以后的案例留下一个标本,进而告诉蒙冤的人们:薄熙来倒台是因为官员内斗,而不是因为他枉法,你们是有罪的,只是“黑打”扩大化了,判你们入狱,要认命;纠正一点,你们要感谢党。
   回想当年,2011年5月4日,是中国著名的“青年节”,对被强加“黑社会”罪名的年轻人来说,具有讽刺意义。重庆亿万富豪彭治民在薄熙来操控的法庭上,哭得像小孩一样,用曾智强妹妹曾小玲的话说:“他哭得稀里哗拉”,因为心里冤屈啊,他原以为法庭能主持正义,但不知“文强之死”,火箭般升天,已把重庆法院的法官吓破了胆,彭治民的眼泪可能感动了上帝,他没有与“亮点茶楼”的女老板王紫绮结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这次在26日再审的法庭上,他可能还会哭,是由于感动和惊喜吧。我自己坐过牢,深知失去自由的人最容易满足,也最容易被忽悠,过去判他是无期,现在改成10年,就也会感激涕零。这说明在一个司法不独立,不公正的社会里,既使是有钱人,也是卑微的,也是不安全的。也许官方与其已达成协议,彭治民认罪,他再熬几年,或减刑,或保外,就可以出来了,一切都是王立军干的,你不要追究我们的责任,这正是重庆法院如今改判而不是平反的原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