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姜维平文集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姜维平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重庆高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余敏近日离退,最高人民检察院一位厅长已经接替余敏任重庆高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待重庆人大会议正式通过。估计“两会”召开后才能公布,这与黄奇帆和钱锋先后被调离一样,对重庆民企是一个好消息,那些遭受“黑打”而蒙冤入狱的良民及其家属,自薄熙来案发后,已有1031人提出申诉,但大都被拒绝,只有王能案和彭治民案,先后被受理,但官方是以“有罪改判”的骗人方式在“玩法”,一直遭到受害者的抵制,这次重庆官场大变局,似乎预示“唱红打黑”,“抢钱买官”运动将受到清算,一批“黑老大”将获得平反,结果如何,还值得进一步观察。
   去年,笔者曾独家报道过,重庆“黑打”冤案之一的彭治民案,由重庆高院在8月16日开庭再审,这是薄熙来倒台后,第二起有关反思“唱红打黑”,对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纠偏的案子,上一起涉及民企老板王能,但留下一个尾巴,法院判王能依然有罪,由无期徒刑改为10年有期徒刑,因为是忽悠和欺骗,开庭不公开,媒体不报道,与当年,薄熙来搞得轰轰烈烈的高调正好相反,这次是偷偷摸摸的,仿佛它涉及国家机密,而这次的彭治民案,连王能案都不如,原本也是修修补补的改判,但由于笔者及时报道而无限期休庭,充分暴露了司法不独立,受制于地方领导人个人意志的弊端。
   如今,所谓经济高手,“六朝元老”黄奇帆调离,周永康的嫡系钱锋离职,检察长也将换人,也就是说,对重庆来讲,人事布局的阻力应该排除,下一步是否在640个黑社会中,选几家开审,推翻以前的,用“薄王”的权势施压搞出的冤案,我不能确定,但好像大有希望,因为它直接关系中国中产阶层的稳定和移民潮的走向,故很多人并非“黑打”受害者,也比较关心。依笔者的愿望,彭治民案和李修武案,相当典型,我对这两个案子比较了解,前者的“二告”曾智强的妹妹与母亲,曾与笔者多次见面,其实他们家人的案子,就是彭治民案;而后者的李修武是李俊的哥哥,王立军没抓到李俊,拿其兄顶罪和泄愤,这两个案子的材料都仔细研究过,不是改判的问题,而是应当平反。


   早在2009年,笔者就不遗余力地指出,640个黑社会,是“薄王”为“抢钱买官”而虚构包装策划出来的,它绑架重庆地方法院,抓捕数以万计的人,判刑和劳教数千人,波及数十万人,忽悠亿万人,几乎彻底地摧毁了重庆的民企,对其它省市的民企老板的心理,造成巨大的震慑和伤害,对国家和民族是“二次文革”的大灾难,但至今,不仅重庆的公检法没有道歉,没有纠正,而且,当年担任“吹鼓手”的一大批海内外媒体,也没有反思和忏悔。如果说,前者是受制于体制,那么,后者,诸如《纽约时报》和CNN等,还有张晓卿所领导的世界华文媒体协会,这都是活跃于言论自由空间的公司,为何也要助纣为虐?
   我想,产生这种怪事的原因,一是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二是一些人普遍存在的自私自利的心理,前者议论的文章很多,我不再重复,只想着重谈及后者,薄熙来当时告知山城有640个黑社会组织,而重庆只有两千八百多万人口,这怎么可能呢?但人们大多数相信了,他以抓捕和处死文强来立威,由于法院的贪官污吏多如牛毛,故马上奏效,他们明知民企并非黑社会,指控的“黑老大”,至多是涉及一般性的刑事或民事案件,或纠纷,但他们碍于薄的强势而顺从,都纷纷充当傀儡的角色,结果,一时间重庆媒体全版通缉令,公检法司联合组成专案组,搞“唱红打黑”,建“打黑基地”,7500多人上演了一场徇私枉法的闹剧,制造了成百上千的冤案,连以“红岩”的酷刑出名的国民党都自叹不如。
   
   原本,面对这次死灰复燃的“二次文革”,独立的海外媒体应当学习《纵览中国》,始终坚定地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抨击和揭露薄熙来,但是,由于薄熙来拉拢和收买一些文人,出手大方,也精通秘诀,为他们报销路费,管吃管住,使一些文人趋之若鹜,自断脊梁骨,前往山城跪拜,有的大肆炒作,有的评选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以致这些文章误导了加拿大总理哈珀和美国前总理基辛格,竟在“薄骗子”倒台前不久去拜访,闹出天大的“国际政治笑话”,这正是我撰写题为《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的原因,也是哈珀视察多伦多大梅西学院,笔者作为访问学者婉拒出席会议的原因。
   现在,我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基于目前的诡异形势,一方面走马灯式的重庆官场巨变,预示清算“二次文革”的余毒,深挖薄的余罪还有一点希望,一方面媒体的保守和人们的冷漠及一些投机分子的虚荣,又显示司法纠偏并不乐观,由于媒体没有全面真实揭露“打黑”的内幕,重庆及全国的老百姓还误认为他是冤枉的,一些“毛左”,“薄粉”还在散布谣言搅混水,企图为薄熙来翻案,尤其是多年来社会分配不公,两极分化过于严重,重庆老百姓,普遍存在着仇官,仇富的心理,对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幸灾乐祸,这种情绪与一些文人贪小便宜的心理,融为一体,造成民心向背的假象,延缓了重庆平反冤假错案的脚步。
   尽管,重庆有了新的检察官和新的法院院长,整体的大的社会环境,对清算“薄王”有利,但只要司法体制不变,很难彻底平反所有的冤假错案,因为它的阻力,不仅来源于人事,还在于缺乏监督的“党管司法”的制度,比如,以前在汪洋主持重庆的日子里,由于他思想比较开放而鲜有冤案,但一些基层的小官僚依然各行其是,无法无天;在薄权势一言九鼎之时,除了个性狂傲,还在于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又有一个惯于干涉先生工作的贪婪疯狂的太太,以及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公安局长王立军,等等,而且,纠偏之后的追责,官方又怕影响和打击警察的积极性,故此,他们将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2017年1月11日于多伦多。
   美国《纵览中国》1月13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姜维平网站,2017年它将成为专为会员服务的网站,敬请关注, 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7/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