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姜维平文集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姜维平
   12月27日,官媒公布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名单。担任重庆高院院长近九年、曾是全国最年轻高院院长的钱锋,被任命为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与他同时履新该职的还有国务院法制办秘书行政司司长、新闻发言人刘炤。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调动,但年初,习近平亲自前往重庆,明确强调对冤假错案要发现一起,坚决地排除阻力,平反一起,对涉及640个黑社会案件的申诉,要无条件地接受,要抓紧时间办好,给群众一个明确的交待,但是,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急先锋和马前卒,重庆高院院长钱锋,在黄奇帆,张轩,余敏等众多薄王嫡系的支持下,阳奉阴违,百般抵制,对督促平反的指令采取拖黄的办法,终于引起习近平的震怒,钱锋先调离,后审查,而刘炤不过是陪衬,有消息说,钱锋是一个徇私枉法的大贪官,可能调虎离山后,将成为2017年落马的“大老虎”。
   
   有媒体报道说,钱锋今年52岁,浙江杭州人,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博士,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并跟随肖扬先后在司法部办公厅部长办、最高法办公室担任秘书。钱锋早年任职于法制日报社,1995年4月起转任司法部办公厅部长办秘书、副主任,当时担任司法部部长的是肖扬,在此之前担任司法部部长办主任的是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998年,肖扬转任最高法院院长,钱锋也被借调至最高法办公厅工作,随后任最高法办公厅副主任、院长秘书;2001年挂职任北京二中院副院长;2002年重返最高法,历任最高法政治部副主任、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


   
   但人们不知道,他是前“政法王”周永康精心选拔培养的复合形人材,即,他一只手会玩笔杆子,一只手会玩法律,如同原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李东生一样,他在周的指示下,由舆论新闻界转战司法界,成为又能抓人,又会骗人的“高科技人才”,而他们的“科学”就是利用公权力,徇私枉法,打击异己,贪污受贿,抢钱买官,2007年底,准备在山城绝地反击搞政变的薄熙来,向周永康请求推荐刽子手,正好求官心切的钱锋博得薄熙来的青睐,于是,2008年1月,钱锋当选重庆高院院长,由此跻身副省级,并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高院院长。同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年近70岁的肖扬卸任最高法院院长职务,在司法界,钱锋聚焦不少人惊羡的目光。据可靠的消息来源说,薄熙来承诺他,如果心想事成,将提拔他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于是,钱锋在包装,虚构,编造640个黑社会的运动中,表现突出。
   
   毫无疑问,钱锋当过《法制日报》记者,又任职司法界多年,还是法学博士,他应当知道,薄熙来倡导“唱红打黑”,由王立军具体操办抓捕的涉黑人员上万人,他们砸乱公检法,组成多达7500人的200多个专案组,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组织,不用说真实性存疑,就是程序上已严重违背国家法律,因为公检法应当是互相制约的单位,结果,钱锋不但不抵制,而且把法院变成薄熙来整人和杀人的“自家后院”,所谓的贪官文强11个月就枪毙了,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因与王立军不睦而被判刑,数以百计的民企老板被诬陷成“黑老大”,旗下的企业被包装成黑社会组织,他们的财产被抢夺,私吞,有的人还被错杀错判,这一切恶行都与钱锋有关,总之,他是明知薄熙来枉法,却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势利小人,他和王立军一样,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年代里,扮演了吃人恶魔的角色,他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坏蛋。
   
   有媒体报道说,钱锋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对重庆“打黑”表态。2009年,重庆拉开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序幕。2010年1月,钱锋在重庆市人大会议上作市高院工作报告时表示,坚持按程序办案、凭证据说话、依法律裁判,确保每起“涉黑”案件的审判都经得起历史检验。可是,事实证明,薄王搞得冤假错案,连三年的光阴都没靠过,就随着他的入狱而曝光了真相,由李俊兄李修武撰写的狱中经历看出,钱锋会上的说辞是弥天大谎,但他自认为周永康和薄熙来的靠山硬,毫不在乎。因此,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钱锋在列席重庆市全国人大代表分组审议“两高”工作报告时发言称,重庆涉黑案件的审理程序公开公正透明,“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扩大化、运动化问题。他称,“所有涉黑案,只作为普通刑案来审理,采用‘国标’,也就是刑法以及‘两高’解释,没有特殊对待,没搞特殊标准。定罪量刑严格依照法律,不枉不重不漏”。薄熙来倒台后,他不仅没有表示忏悔,反倒狂妄地为薄熙来鸣冤,力阻涉黑家属的申诉,至今未平反一起冤案,只有“彭治民案”开了一次庭,就胎死腹中,没了下文,其原因是,包括钱锋在内的贪官都积极地从打黑运动中抢钱获利,谁也不想把吃尽肚子里的肥肉吐出来。
   
   至于媒体美言的所谓钱锋领导的重庆市法院系统,曾在2010年推出禁止法院领导近亲属当律师的机制。这完全是欺世盗名的骗术,薄熙来的杀人太太,就是律师,他都说一套做一套,何况其领导下的,没有独立性的重庆法院,钱锋本人也是一个徇私枉法的贪官,虽然,2012年初,在全市法院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他煞有介事地提出“法官人品决定司法产品”的思路。他表示,司法产品质量好不好,不是法院自己说了算,而是直接的产品受众和广大潜在消费者说了算。如果制造者没有一颗善良的心,没有良好的“商誉”,将导致产品质量信任危机,并引发整个社会对司法职业和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在此之前,钱锋还曾表示“法官良知是最好的法律”,“先做好人才能当好法官。”
   
   可是,640个黑社会出炉后,跑路的民企老板遍及全球,引发震惊世界的移民潮和资金外逃潮,这是“商誉”好吗?我记得彭治民案的“二告”曾智强的母亲在2014年曾对我说,王立军手下的恶警要没收他已经过世的老伴留下的一套住房,说它是涉黑资产,逼其搬家,她一气之下,抱着液化器罐要与警察同归于尽,这难道就是钱锋所说的“商誉”好吗?正因为钱锋的人品太好了,才决定重庆的司法产品成了徇私枉法的典型,以至市委书记的老婆杀人,公安局长叛逃,冤假错案遍地,民企人心不顺,重庆经济破产,至今还要山东省传帮代,试问,钱锋的良知哪里去了,喂狗了吗?他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酷吏,据说是群众的举报信,呈送到中纪委的案头,他的贪腐和枉法罪行激怒了中共高层,才下令调离,给他安排一个虚职是为了缓冲一下,因为案情重大,需要时间。
     
   眼下,国务院法制办的领导是“一正五副”的人事布局,包括主任宋大涵,副主任袁曙宏、甘藏春、胡可明、钱锋、刘炤等。2016年8月,国务院法制办原副主任夏勇因严重违纪,被撤销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9月被正式免去职务。虽然,钱锋把全国最年轻省级高院院长的纪录保持八年,直到2016年初,这一纪录才被1966年出生的,履新浙江省高院院长的陈国猛打破。算是辉煌一时的司法界流星,但“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钱锋是后娘养的,与薄熙来交恶的李克强成为其顶头上司,不是好事,而他力阻“薄骗子”大本营冤案平反的举动又触怒了习,可以预知,他的下场与夏勇一样,不久之后,他将是薄熙来“秦城小屋”的邻居。我看,安排他当狱中“地勤”,给薄熙来端茶送水比较合适。
   
   2016年12月28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1月4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7/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