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天路灵语
[主页]->[宗教信仰]->[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06期)]
天路灵语
活水周报(2016年)
·活水周报(第54期 01-2016)
·活水周报(第55期 02-2016)
·活水周报(第56期 03-2016)
·活水周报(第57期 04-2016)
·活水周报(第58期 05-2016)
·活水周报(第59期 06-2016)
·活水周报(第60期 07-2016)
·活水周报(第61期 08-2016)
·活水周报(第62期 09-16)
·活水周报(第63期 10-16)
·活水周报(第64期 11-16)
·活水周报(第65期 12-16)
·活水周报(第66期 13-16)
·活水周报(第67期 14-16)
·活水周报(第68期 15-16)
·活水周报(第69期 16-16)
·活水周报(第69期 16-16)
·活水周报(第69期 16-16)
·活水周报(第70期 17-16)
·活水周报(第71期 18-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2期 19-16)
·活水周报(第73期 20-16)
·活水周报(第74期 21-16)
·活水周报(第75期 22-16)
·活水周报(第76期 23-16)
·活水周报(第77期 24-16)
·活水周报(第78期 25-16)
·活水周报(第79期 26-16)
·活水周报(第80期 27-16)
·活水周报(第81期 28-16)
·活水周报(第82期 29-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3期 30-16)
·活水周报(第84期 31-16)
·活水周报(第85期 32-16)
·活水周报(第86期 33-16)
·活水周报(第87期 34-16)
·活水周报(第88期 35-16)
·活水周报(第89期 36-16)
·活水周报(第90期 37-16)
·活水周报(第91期 38-16)
·活水周报(第92期 39-16)
·活水周报(第93期 40-16)
·活水周报(第94期 41-16)
·活水周报(第95期 42-16)
·活水周报(第96期 43-16)
·活水周报(第97期 44-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9期 46-16)
·活水周报(第100期 47-16)
·活水周报(第101期 48-16)
·活水周报(第102期 49-16)
·活水周报(第103期 50-16)
·活水周报(第104期 51-16)
·活水周报(第105期 52-16)
活水周报(2017年)
·活水周报(第106期)
·活水周报(第107期)
·活水周报(第108期)
·活水周报(第109期)
·活水周报(第110期)
·活水周报(第111期)
·活水周报(第112期)
·活水周报(第113期)
·活水周报(第114期)
·活水周报(第115期)
·活水周报(第116期)
·活水周报(第117期)
·活水周报(第118期)
·活水周报(第119期)
·活水周报(第120期)
·活水周报(第121期)
·活水周报(第122期)
·活水周报(第123期)
·活水周报(第124期)
·活水周报(第125期)
·活水周报(第126期)
·活水周报(第127期)
·活水周报(第128期)
·活水周报(第129期)
·活水周报(第130期)
·活水周报(第131期)
·活水周报(第132期)
·活水周报(第133期)
·活水周报(第134期)
·活水周报(第135期)
·活水周报(第136期)
·活水周报(第137期)
·活水周报(第138期)
·活水周报(第139期)
·活水周报(第140期)
·活水周报(第141期)
·活水周报(第142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水周报(第106期)

漫谈“人”和“人类”(之四)

吴兆君

四、为什么有很多人特别偏爱“进化论”

    有一个事实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世界上有很多人特别偏爱“进化论”。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其实,其中的原因并不难理解,那就是在人类思考关于自身起源的问题时,在意识中或是潜意识里,总是试图把神排除在外,而“进化论”就恰好迎合了人们的这种倾向。

    那么,为什么有很多人感到有神存在就不舒服呢?因为神是全知、全能、圣洁、公义的至高者,任何人的心思意念、行事为人的行为和动机等等人的所有一切,神都一清二楚,所以人在神面前没有任何隐私。任何人坑蒙拐骗,任何人作奸犯科,任何人贪污受贿,任何人贪赃枉法,任何人恃强凌弱,任何人仗势欺人,任何人嫌贫爱富,任何人缺斤短两……任何人所想的、所做的,神都知道,而神又是赏善罚恶的全能者。这种情况是很多人不喜欢的,所以就有意或是无意地要试图逃避,而“进化论”的观点就“安慰”了很多活在今世的人,但在永世里却使他们饱受地狱之苦。

    那么,“进化论”的魅力又在何处呢?其魅力就在于,主张“大自然之力可以使生命从无变有、从简单变复杂,以致产生人类”。所以,那些偏爱“进化论”的人,其中的绝大部分并不清楚“进化论”的实质内容是什么。很多人只是认为,“劳动创造了人”,四肢行走的动物,要用两个前肢摘树上的果子,慢慢就进化为两后肢行走。这就是“进化论”了。其实,这只是皮毛而已。

    一个人若声称自己全然相信“进化论”,那么,他就是否定了神的创造。人的起源,若是离开了神的创造,单单靠自然力的进化,那会有什么问题呢?首先,生命是如何起源的?按照“进化论”,最初地球上连一个单细胞都不存在的情况下,是由于诸如日晒雨淋、电闪雷鸣、风吹冰冻等等的自然力的作用,死的物质形成了活的单细胞。这样的一个单细胞最后进化成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智慧的文明的人类。

    但是,我们怎么能够相信,自然力可以使死的物质成为活的单细胞呢?当今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利用最先进的生物科技和设备尚不能使死的物质成为活的单细胞,为什么要相信诸如日晒雨淋、电闪雷鸣、风吹冰冻等等的自然力的作用,会成就这件事呢?然而,即使我们假设自然力确实使死的物质形成了一个活的单细胞,但由这个单细胞进化成人类,这个过程中所包含的近乎不可能的环节也还有成千上万。

    举一个例子来简单说明一下。人类是属于哺乳动物,而按照“进化论”来说,哺乳动物是由爬虫类(也称为冷血动物)进化而来。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进化呢?因为爬虫类是通过孵蛋的方式来繁殖,而其蛋是在一个自然的环境里,有很多风险(比如被猎食、寒冷等等),所以就进化为胚胎在体内孕育的方式。

    请想一想,完全依靠自然力的作用,将孵蛋繁殖的方式“进化”为胚胎体内孕育的方式,是可能的吗?在由单细胞进化成人的过程中,诸如此类的不可能的环节还有很多,你若相信“进化论”就等于相信所有这样的不可能的环节都是可能的。所以我们可以说,绝大部分声称相信“进化论”的人,其实并不清楚“进化论”的本质内容意味着什么,而是因着进化的假说是把神排除于人的起源之外,才令他们欣然接受。

    实际上,我们若是不怕神知道自己所有的隐私,而正视有神存在这个事实的话,就可以发现——“神创论”比“进化论”更符合逻辑:因着一个有超越的智慧和能力的神的创造,人类就从亚当和夏娃开始了;而从一个肉眼不可见的单细胞(如细菌一般)开始,进化成有眼、耳、鼻、嘴等组成的五官和头脑,又有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心脏和血液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和生殖系统等等,十分合理、科学、精致地组合成一个有喜怒哀乐和七情六欲的人,是多么的不可能!

   

陶恕:牧者心声 (01)

   “牧者心声”将会从灵修书籍《心意日新》(作者:陶恕牧师, 宣道出版社)中,摘录重要的内容。《心意日新》是选辑自陶恕的著作、社论及讲章,共收集366篇信息,可供全年“每日灵修”。而“牧者心声”则是将每周7篇的信息,经过摘编的方式,成为一期的内容,放在“活水周报”中,以飨读者。

陶恕牧师简介

    陶恕(A.W.Tozer)牧师是在历史中荒凉期间,神所兴起来的一位先知。他因着有一颗单纯渴慕神的心,得以听见神那隐秘的声音,并看见祂的荣面。这个深刻的属灵经历,使他有权柄和勇气,在这邪恶堕落的世代为神作见证,一生忠心地事奉神。他弃绝一切的理学、传统知识,只谨慎地以圣经中神那纯正完全的话为根基。他不倚靠任何力量,只倚靠圣灵的能力。

    在他一生中,热切地与神相交,在圣灵的引导下来解释神的话语和旨意。由于他清心的追求,他发现了不少隐藏的真理。在他的信息中,为了维护纯正的真理,往往直接地指出许多这世代的不义,而成为二十世纪的“愤怒的先知”。

    陶恕牧师所受的学校教育不多,他只读过初中。此外,在他的农庄生活里,也只能利用主日,来阅读他仅有的几本书。1915年,他十八岁生日快到时,陶恕得救了。那经历就像当日保罗往大马色的途中遇见主一样。当时他身在闹市的街角,与一位年长的露天传道人一起。那人所说的话中肯有力。他说:“你若不知道怎样可以得救,只要呼喊神,说:‘主啊,怜悯我这个罪人!’”于是陶恕回到家里,躲在楼上,内心开始挣扎,与神接触、摔跤。

   结果,他从房间出来时,已是个新造的人了。跟着他在亚克朗的恩典循道会聚会,然后在弟兄会里受浸。他重生得救的过程似乎是一瞬间,其实在这之前,神已作了相当长久的预备;譬如借着他的祖母,经常向孙儿们讲述神,也借各样的环境翻松土壤,把生命的种子撒到他里头。得救后,圣灵的工作改变了他的生命。他的心窍开启了,并且主所给的恩赐,也逐渐在他身上显露,家人和朋友都能看见他的改变。

    陶恕一得救马上为主作见证,跟弟兄姊妹一同在街上传福音,又召开祷告聚会。起初他只凭一股火热,不等候圣灵感动,就跑去挨家挨户按门钤,邀请人到他家里聚会。陶恕初得救时,虽然灵命尚浅,却已深知内室生活的重要。他经常把自己分别出来,找个清静的地方来读经、祷告及与神有亲密的交通。由于家中缺乏地方,他便在地窖中自辟密室。他时常随身携带一本祷告簿,内中记下为自己或别人祷告的事项。  

    他的祷告影响他的讲道颇深。他不仅单对人讲祷告,其实,他每一篇信息实际就是他祷告所产生的结果。他经常平卧在地上祷告;先用一张纸铺在地面,使地毡的尘埃不至沾到脸上,然后,郑重地谦卑俯伏,仰望三一神的荣美。在这样的敬拜、仰望中,神自己就向他显现启示。

    陶恕深觉基督徒的生命,就是祷告的生命。我们的祷告与生活必须平衡,整体来看,我们有怎样的生活,就应当产生怎样的祷告。在急难中的呼求,就像太平门,只是供给人临时脱难,并不能代替正常的祷告生活。  看见了祷告的要紧后,陶恕每作一件事,都谦卑的带到神面前,作长久的祷告与寻求。他的许多著作,都是在长时间祷告和默想中成全的。他的著作绝不是头脑的神学,而是内在深处生发对神的渴慕。《渴慕神》这本书,乃是他长期跪在神面前祷告中成全的。所以,这书充满了无比的力量和祝福。

    1918年的4月,陶恕与爱达西莉亚福兹结婚,婚后生有七个子女。陶恕的岳母是位敬畏神的虔诚妇人。她一直祷告,求神为她的女儿预备一位信主的丈夫。神果然听了她的祷告。日后,陶恕在属灵追求上得他岳母很大的帮助。她鼓励他过一个殷勤的生活,又把自己的属灵书籍借给他阅读。

    陶恕深信救恩是临及全家的,因此,很快便带领他的父母与两个姊姊信主。婚后第一个夏天,他与小舅在西维珍利亚学校里开福音布道会。接着,他应征加入美国陆军,在部队服役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1919年2月,维珍利亚教区的监督舒曼博士发现了他的恩赐,虽然陶恕未曾受过任何圣经学校的训练,但仍被按立为当地宣道会的牧师。陶恕年轻时,既害羞又沉默寡言,家里有客人来时,他不是逃到屋外,就是躲进厨房去,若是可能的话,他便独自吃饭。虽然他是如此内向,但在公开的职事上,却是灵里火热。基督的爱除去了他的畏缩。不过在他的生命里,他都是独自往前的,为着与主交通,他甚至要远离家人和好友。  

    陶恕认为圣经是他路上的灯,能将他引进永远的福分里。人若深爱并相信圣经的作者——神自己,就得着智慧与启示。他体会到,阅读圣经时,不应当倚靠外面的帮助。今日许多信徒读经,总喜欢跟随一些解经或读经计划之类的书籍。信徒若养成这种倚赖的习惯,把读经变得因循、机械化,便叫圣灵无法说话。真正随从圣灵引导来读经的信徒,常将一些章节在神面前揣摩数日,直到话中的真理在他里面放光,他若在某些经节上没有跟神办好交涉,就不肯放弃,继续把自己交给圣灵,让圣灵来运行和光照。

    新约中的先知与旧约时一样,都是在圣灵的引导下,在公开的聚会中说话。陶恕早年在芝加哥传道时已发觉,似乎先知的膏油在他身上,为神说话是何等重要。他与使徒保罗一样地宣告说:“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祂传于外邦人中……。”

    故此,他以活的基督为他权柄与能力的源头,并确信神在用他说话。既作神的出口,便以高举基督为一切的中心。他认为高举基督比赚得灵魂更要紧,“愿祢的名被尊为圣”。神的名,在这背叛的世代必须被高举,好使神能得着祂起初原有的地位。因为神救赎的目的,是要恢复祂在人里面正常的地位,叫自高的人,再俯伏在坐宝座的主脚下。  

    陶恕觉得教会的复兴,基本上是在于个人的属灵生活。假如教会的每一分子,都能有更多的祷告、过圣洁的生活、彼此切实相爱、热切事奉神、服事弟兄姊妹、更多追求像主,教会才有复兴的盼望。他并指出,这复兴不在乎多举行几次会议或宣传,只要带领的弟兄姊妹,愿意绝对跟随主,他们就能够成为圣灵合用的器皿,而带来教会的复兴;否则,纵有再多聚餐与饭后交通,也是枉然的。只有常常活在信心中,不断地祷告、顺服,才能带来真正属灵的复兴。

    另一面,他认为传道的组织及个别的传教士,必须达到更高、更新的使徒标准;否则把那些腐败、低品质的福音传讲出去,徒然浪费时间及金钱。除了纯正的福音,和新约的教训,传道者无权柄将其他别的东西带进教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