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共同体】家庭、国家、社会和人类都是命运共同体,个体身心也是命运共同体,而心又是更加根本的,身以心为本,意识心以良知心为本。这是生命最大的奥秘和真谛,历代圣贤君子实践检验的结晶。知道这一点,就会真正重视修身,既重视养生更重视养心,既追求立业更追求立德。

   【共同体】知道身心同命,就不会任由心地败坏、德性残缺,就不会为了物质利益和肉体享受而败坏精神,损害良知,就不会见利忘义,唯利是图,损人利已,妄言恶行。因为深深的知道那样做得不偿失,利少弊多。恶意必有恶果,害人必然害己,罪恶之人无论是否受到法律惩罚,都要付出相应代价。

   【共同体】除恶就是扬善。批判邪知邪见,惩罚恶行罪行,包括通过义刑义杀义战对罪犯进行肉体消灭,都属于除恶的范畴。除恶,不仅是对受害者最好的救助,也是对恶人罪人最好的救助。剥夺它们的作恶能力,终止它们的犯罪行为,可以避免它们的良知心被打下地狱或者缩短地狱刑期。

   【共同体】如果以战才能止战,战争就是正义的;如果杀人才能救人,杀人就是必要的。为反贪,为剿匪,为平叛,为革命,历代明君贤臣常常不得不大开杀戒,曾国藩更有曾剃头之称,这是顺天卫道保民救国的必要。假如曾国藩们妇人之仁,就会有更多无辜被害,甚至道统坠毁中华灭亡,后果不堪设想。

   【集义】集义养气是孟子的功夫论。集义,就是尽心尽力、坚持不懈地做正确的事,说正义的话,尽心尽力、坚持不懈地散发正能量。如此,正气就会越来越充足。尽心尽力到一定程度,正气充足到一定程度,量变产生质变,自然自达本性,上达天命,即知性知天,与天为一。

   【集义】正确的事不一定受欢迎,正义的话不一定动听,还很可能招人反感甚至招致迫害。判断正确、正义的标准不在官方也不在民间,而在每一个人自己心头,那就是天理良知,良知知是知非。别人的意见态度包括官见民意,仅供参考。良知判断为非,过而改之;良知判断为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集义】修身重在养气,知行都是集义。知行不二而又有别。知在行先,知指导行,知是行之始;行在知后,行落实知,行是知之成。格物致知之知包括道德、政治和自然万物的知识。行是行为实践,诚意正心为内在实践,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外在实践,知行统一于修身。

   【教育】明雨先生以人格的养成为教育最重要成果,说到点子上了。人格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培养人格的崇高健美,应该是教育的最高宗旨、意义所在。人格的核心是仁性良知,儒学即仁学良知学,最有助于成就仁德,彰明良知,应该成为教育的基础课程和主要内容。

   【教育】教育问题,民国就已颇严重。大学不读《大学》,不学儒学,甚至批儒批孔,老师把学生往坏里教,教育把人心往坏里育。当时就已经存在师不师生不生和知识越多有反动的现象,知识群体上捣政府之乱,下逢民众之恶,东引日寇之祸,北招马家之贼,建设无门,破坏有术……

   【土鳖】姜文说:“什么时候中国的航母比美国多一倍,什么都好聊。不是靠电影统治世界的,可能美国那电影拍得很烂,但是全世界就愿意接受,因为人是有航母做后台的,光有个IP有个屁用啊。”这是物质主义、武力主义的下流思维。打扮得最洋气也没用,一开口就是土鳖腔。

   【教育】民国知识群体,包括诸多名家教授,多数人格低劣,正人君子罕见,洋奴则不少。马列主义者为马奴,一学就会,后来居上;西方中心主义为西奴,但于自由主义百学不会,大多变成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这些早就被哈耶克们批倒批臭的垃圾,被西奴们视若珍宝。

   【看命】从一个人的言谈文章,可以大致看出其人的性格、品格乃至命运。经常妄言妄语、邪言邪语者,命运必然不好,必然没有后福,若为富贵人士,更是下场堪虞。妄人邪人得势得位,对于任何人、包括它们自己来说,绝非好事。那是上天加强其积恶造孽的能力,从而加速其衰败灭亡的过程。

   【看命】是否先烈,不在于死得是否惨烈,也不在于主动还是被动,或者动机如何,而在于他的死是让国家变得更好还是更坏,是让人民和子孙后代更幸福还是更加苦难深重。一句话,他的死是造福还是造祸,这是判断是否先烈的至关重要的标准。若是前者,就是先烈,值得祭拜缅怀;若是后者,就非先烈。

   【看命】一个人是正人还是邪人,是君子还是盗贼,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是真烈士还是伪先烈,都可以据此标准判断:其生死是有利于人还是有害于人,是造福社会还是造祸社会,于家于国是有余庆还是有余殃。那些死于非命的邪教徒、恐怖分子、炮灰及为自己的妄语恶行付出生命代价的枉死鬼,绝非先烈。

   【中西】西方对神本主义的突破和现代文明的发育,都深受儒家文化滋润,可以说儒家是现代文明的重要源头。对此东海在《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春秋精神》)中已有说明。犹太人和穆斯林群体之所以落后,是因为它们比较保守顽固,难以吸收儒家的营养。

   【春秋决狱】“大妈枪案”荒唐。根据 “原情定罪”的《春秋》决狱原则,大妈无罪。董仲舒说:“春秋之听狱也,必本其事而原其志。志邪者不待成,首恶者罪特重,本直者其论轻。”意谓分清犯罪的动机和后果,如果动机善良,即使严重后果,也可从轻论处。何况大妈没有造成什么社会危害。

   【春秋决狱】《公羊传》有一个政治原则:“君亲无将,将而诛焉”,意谓对于君王和至亲,只要有反叛或危害的计划或打算,不论是否落实为行动和造成了恶果,都是死罪。《史记》:“人臣无将。将即反,罪死无赦。”人臣将要反叛就等于反叛,杀无赦。这就是董仲舒所说的“志邪者不待成”。

   【历史眼】元朝灭亡的是宋末小朝廷,不是中国。宋朝作为中华正统政权,本来代表中国,但到了南宋晚期,君昏臣奸,政治无道,就丧失了代表性,意味着天命转移。就像夏商两朝都是中国,但到了桀纣手里分别丧失了代表性,夏亡于商,商亡于周,是夏商之亡,不是中国之亡。

   【父杀子】子弑父母,王法所必诛;父杀子女,同样为王法所不容。《白虎通诛伐篇》说:“父煞其子当诛何?以为天地之性人为贵,人皆天所生也,托父母气而生耳。王者以养长而教之,故父不得专也。《春秋传》曰:‘晋侯煞其世子申生。’直称君者,甚之也。”何休注:“甚之者,甚恶杀亲亲也。”

   【父杀子】父杀其子,也是死罪。维护家族伦理是家族成员共同的义务。父子之间尊卑有别,但父亲并不存在当然的道德优势和专断权力。父亲更无杀害儿子的权力。晋侯杀子,《春秋》恶之,就是表明这一态度。于此可见,明清小说中流行的“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说法,显然违反了儒家义理。

   【把脉】现在还有人认为底层淳朴,可谓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经过反孔反儒的百年颠覆和马列邪说的持久洗脑,经过前三十年阶级斗争暴政和后三十年经济主义恶治的深入改造,虽有淳朴者剩下,多乎哉不多也。弱势群体的好,往往只是没有机会和权位干坏事;所谓的淳朴,多数只是无能的代名词。

   【把脉】要启蒙和疗救国人,必须知道病况、病因和病根所在。在中国,弱势群体与强权阶级毫无疑问是一路货色,在思想文化价值观念各方面具有同构性。盖马家文化和政治无孔不入,底层和农村并非世外桃源。赞美底层淳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若非愚不可及,便是别有用心。

   【呼吁】邓相超教授因直言批毛,受到毛左分子的下流骚扰围攻。希望山东建筑学院主持正义,希望广大师生维护老师,希望各地仁人义士关注、声援、支持邓教授,把毛左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把这群三无牌疯狗变成过街老鼠!

   【呼吁】习王当局即使一时不能、不愿、不敢在名义上彻底去毛,也早已超越毛思想,对于毛左势力,应该严防密守;对于捣乱闹事者,必须严惩不贷。这股五反牌恶势力,是中国之心癌,人类之大敌,凡我同胞和正人君子,都应该与它们彻底切割,并通过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为除恶去癌贡献力量。

   【辟毛】毛左害人又害己,祸国也祸家。为了减少和防范家庭后患,对于毛左分子,其家人应该想方设法有所制约。若父母是毛左,儿女应该婉言劝阻;若儿女是毛左,可以略予强制。毛左任何“爱国”行为,无论非法合法,都是逆天悖理的,轻则献丑丢脸,重则招怨造孽,招致野鬼冤魂缠身,恶化自身和家人命运。

   【辟毛】毛左邪恶,与中华文化、正人君子、天理良知为敌,不仅犯顺而已。它们把事做绝了,自身必然绝灭。毛左无后,没有后福和后来,这是历史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天理的必然。真正具有儒家修养和良知觉悟者必然懂得这个道理,也必然深知这股恶势力祸国殃民的危害性,不屑与之共戴此天。

   【辟毛】邪极丧心,恶极灭身。邪恶之徒,轻则天谴,重则天诛。无论是刑杀自杀饿死病死还是死于各种天灾人祸意外事故,无非天诛。信仰毛思是大邪,拥护毛政是大恶,所以,做毛左是“最不合算”的,即使有利可图,也是眼前小利,却会招来天谴乃至天诛。醒醒吧,蠢材们!

   【历史眼】晚清儒家仿佛兴旺,实是处于历史下降期,强弩之末,不穿鲁缟,一蹶就是百年;现在儒家虽然衰弱,却是处于历史上升期,一阳来复,后劲雄厚,前途不可限量。暴秦焚书坑儒,儒家反弹,展开两千多年的辉煌;红毛焚坑,远过暴秦,儒家复兴开辟的中华文明之辉煌,高度长度都将空前。

   【历史眼】重在正不正。是正确的话,正义的事,就应该去说,努力去做。至于可不可能,不必深究。很多事,今天不可能,未必明天不可能;一时不可能,未必永远不可能;百家不可能,未必吾家不可能;西方不可能,未必中国不可能;毛时代不可能,未必习时代不可能,儒家时代不可能……

   【律师界】孔子说殷有三仁: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东海曰律师界有三强:张星水半隐,陈有西半让,浦志强半死。

   【盗跖篇】姑不论盗跖浓于传说成分,姑不论孔子与盗跖异代,即使两人同时,孔子必不屑见跖,盗跖也无缘见孔。《庄子盗跖篇》作者不知何人,如此颠倒黑白。或谓庄子后学,可与秦法家媲邪。如此丧心病狂地赞扬盗跖诬蔑孔子,若无人祸,必膺天诛,必无世在下。

   【王道】不少人将王道与良制、德治与良法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儒家道德不是不是空洞的,王道德政必须、也必然落实为良制良法即礼制祥刑。而尊重契约是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和制度要求。五常道中礼和信都要求尊重和遵守契约。《春秋》贵诚信贵盟约,《周礼》有司约之官,专职管理契约事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