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公冶长篇第三章)

   子贡问孔子:“我端木赐怎么样呢?”孔子说:“你,是器具。”问:“什么器具呢?”孔子说:“是瑚琏。”

   瑚琏,古代一种以玉装饰的贵重华美的器具,夏代称瑚,殷代称琏,周代称簠簋(fǔ guǐ),是天子诸侯祭祀时用来盛粮食(黍稷)的祭器。在礼器中的地位仅次于象征天子权威的鼎。春秋时,簠簋也形容人有大才。

   子贡在语言、外交、政治、商业等方面都具有非凡的才能。太史公在《史记》的《孔子世家》、《仲尼弟子列传》、《货殖列传》中对他有详细介绍。《孟子-公孙丑》、《 列子-仲尼》、《论衡-知实》及《论语》中也有零星记述。

   子貢見孔子以君子推許子賤,所以有此一问,而孔子以此告之。子贡才有余而德不足,故孔子肯定子贡大才,与其才不与其德。

   朱熹说:“子貢見孔子以君子許子賤,故以己為問,而孔子告之以此。然則子貢雖未至於不器,其亦器之貴者歟?”(《集注》)认为子贡在孔子心目中,虽没有达到“不器”的境界,却也是器之贵重者。

   从本篇各章可以看出,孔子不轻许人。孔子对子贡的评价虽高,却也不无保留。如学而篇:“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可见子贡境界虽高,终究不尽如意。

   又如: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很明显,在孔子眼里,子贡不如颜回。又如:“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明确指出子贡的不足。

   《说苑杂言篇》载:“孔子曰:丘死之后,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赐也好说不如己者。”孔子预测自己死后,子夏(卜商)会喜欢与贤于己者交往,子贡(端木赐)则喜欢不如己。子夏与子贡均在孔门“四科十哲”之列,但比较而言子夏确更优秀,七十二人中“唯子夏于诸经独有书”(洪迈《容斋随笔》),即只有子夏一人对六经进行了系统研究并著书。首发2017-1-12《广西老年报》

(2017/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