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漫談﹕壞脾氣]
点滴人生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漫談﹕壞脾氣

   我脾氣很大,這我得承認。這脾氣大是與生俱來,不是訓練而來。

   回想我最先的脾氣發作,不在小時候,也不在讀書的時候。小時候,我覺得我相當溫純,不像我現在的孫子,只是兩三歲的年紀,便懂得發脾氣,表現為摔玩具和故意作出挑戰行為。我小時不發脾氣,可能是我有一個惡父親。

   我最先發脾氣,應該是在做工的時候。我第一份工作是教書,因為要管班上的秩序,遇著一些頑皮、屢次警告不改的學生,我會發脾氣。這通常有效,當然是暫時有效。但學生知道我這個人嚴肅和有脾氣,總會檢點一下,所以我實際發脾氣的情況不多。

   我做第一份工作時,是二十歲,還未讀大學,當然也還未結婚,但脾氣開始形成了。這脾氣及長也移到去家庭和社會方面。在家裡,孩子不聽話,我會發脾氣,其表現方式是大聲喝止或喝罵。至於對妻子的發脾氣,我是,而且只是,提高聲調說話,絕不對罵,只是一句起,兩句止而已。

   在社會層面,我發脾氣的次數不多,有一兩次是和五毛對罵,有兩三次是和駕車有關。還有一次是和租客對峙。坐地鐵時,我從來不會因爭位置坐和人吵架,這避開了很多可能發脾氣的機會。

   脾氣大和脾氣壞不同。脾氣壞,我的理解是,動輒發脾氣,一不合意便發脾氣。這些人很容易得罪。但我不是隨便發脾氣的人。只是有些地方我覺得對方太過份了,或太欺負人了,或太助桀為虐了,或太自私妄顧他人死活了,我才爆發,而一爆發,我便不計後果,這不計後果有時是屬於經濟利益方面的,也有時是關於人際關係的,這人際關係有時涉及至親。雖然如此,認識我的人都不知我脾氣大,有些甚而認為我脾氣好,這是他們走了眼了。這亦可能因為我們之間沒有存在導致我發脾氣的誘因或情況。

   奇怪的是,我雖然脾氣大,亦間中會爆發出來,但迄今為止,成人五十年來,從來沒有打過架。原因可能是,我想,凡人際之間的爭執,總是有一個道理在。我其實相當忍讓,凡對方有道理的,我都會接受,自己錯甚而作出道歉。而對方很沒道理的,我也願意給對方修正。因此,當我爆發脾氣時,對方是自知理虧的,於是立場便軟了,打不成架。

   最接近打架的一次是這樣。我有一個小商鋪租了給人。這人賣鞋,每天都有現金收入。可是從起租的第一天開始,便不交租,也沒有交管理費,當然不用問,差餉也沒交。我追了多次,總是相應不理。兩個月後,我特地從外地返回香港處理。打電話給這租客,他說有困難,要求多給兩個星期寬容。我說可以,但你要表示誠意,立即付清管理費。這只是每月不足一千元,三個月三千元的小數目而已。他同意了。

   我隔了幾天致電管理處查問,則管理費仍然拖欠。於是這個人是租霸無疑了。我一方面聯絡我的律師採取收鋪行動,另一方面則親自上門催租,因為我不能夠容忍這些租霸行為。他不是沒錢,只是有錢不付。

   我到了這鋪,找著了這個租客,要求他馬上付錢。他起始的時候仍是求情,知道不行之後便開始擺出惡霸的面目,(一般的租霸都是如此,先求情,不行的話便恐嚇) 甚而粗言相對。這我是不怕的,以粗對粗。我甚而說,你不給錢,我便不走,從今天起你也不要指望在我這裡做生意。我告訴他,我要鎖他的鋪子。此時我們劍拔弩張,我站在他的鋪子門口,和他對峙著,隨時動手。最後他退縮了,著夥計拉閘關門。我真是說到做到,他關了門之後我便用買來的鎖鎖了他的門。後來他報警,我拿了租約來向警察解釋,警察也無可奈何。我最後給他開了門,不過他知道我難纏,不敢再呆下去了。

   這是我發脾氣幾乎打架的唯一的一次,不過還是沒有打成。大概對方覺得完全沒有道理,而自覺沒有道理還去打架,是極少的事。

   不過,我現在想想,雖然我有道理,以後還是收斂才好,不為什麼,就是為我一對孫子孫女。

   事緣上星期,他們兩人在我家玩。孫女六歲,孫子三歲,他們每天下午五六點鐘都來我家玩一個小時左右,習以為常。通常他們來玩,是我照顧的。所謂照顧,即是當警察,制止和調解他們的爭執。那天媳婦也來了,有她在,照顧孩子的責任自然要交給她。那知她放任不理,而且還故意拉兩個小孩到一起,讓他們肆意爭執。幾分鐘之後,我受不住了,於是大喝一聲叫他們停止。他們確實是停了,後來我發覺孫女在畫畫的時候不停啜泣。而妻子說,孫子也避在洗手間裡,不想出來。我想,我的力度可能太猛了。

   兩個小孩是不是怕了我呢﹖應該不是,因為半小時之後他們又走近我處和我玩,而且玩得十分開心,和平時一樣。我再細想,他們的反應大概是不想我發怒,覺得這樣不好。他們不是害怕,而是認為這對我不好,至於怎樣不好,當然他們不能弄清。

   我這個推論還有一個佐證。我發了脾氣之後隔了一天,我送孫子到幼兒園。當駕車到了幼兒園屋苑的停車場時,竟然被攔著不准進入,這我五六年來還是第一次。於是我大聲地和管理員交涉,說他們是在製造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泊好車後,孫子叫了我幾聲﹕“爺爺,爺爺!”我想,他可能以為我又發怒了,他是要我平靜一點。

   唉,既然如此,孩子的善意似乎還要照顧一下。那麼,以後我發脾氣,就陰聲細氣一點,像蘇州媳婦罵她的婆婆一樣吧。

(2017/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