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陈维健文集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共夺得政权后,有过三次大规模的土改运动,新年伊始颁布的“股份合作制”改革被称为第四次土改。《玫瑰坝》是一部以描写土改为主的史实性小说,我们从这篇小说中可以看到中共的土改是何其的血腥,也可以从第一次土改到这次第四次土改看到中共的所谓土改是何其的荒唐。
   
   《玫瑰坝》这部小说最早我是从梅西大学图书馆一位老师这里得知的,他说这部书非常值得一读。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没有得到这本书,在网上看过几个章节觉得不错,再想看就没有了。直到遇罗锦发来他与作者谢宝瑜对该书的对谈,我才从作者这里得到了此书的电子版。


   
   在网上打开这本书后的几天,我几乎沉浸在书中与书中的人物同欢共悲。短短的几天中伴随着主人公,从一九五零年那个阴冷的冬天开始,一路走到文革。通过六十多万个字,我与玫瑰坝的乡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觉得自己也是玫瑰坝人了,也会说“一火镰”,“遭不住”,“之楷家”,“那个展儿”。
   
   书是从土改开始的,“土改”是中共罪恶的开始,工作队在玫瑰坝枪毙的两个地主,一个是林国友一个是王秉文。林国友虽是保长也无大恶,不过是饭碗里多了几块肉,多讨了几个小老婆而已。王秉文则是一个大善人,不但在村中造桥铺路,救济乡里,连老婆王素芬都是做善事做来的。前者村民虽无好感,但也谈不上仇恨,后者村民们对他则是感恩戴德。但工作组为了开展土改不分清红皂白都一枪毙命,王秉文连天灵盖都飞去一半,还向家属收取子弹费。后来又枪毙了一个“观音庙”的和尚慧通,他在土改前获得几亩赠送的地被定为地主。
   
   这三个被枪毙的地主,林国友作为保长是乡村与政府间的一个上传下达者,是没有报酬的义工,民国时规定由初级中学文化的人担任,也是由村民选举产生。王秉文是乡村经济,文化,道德,慈善事业的承担者,是乡村社会的中坚人物,代表的是中国乡村的文明。和尚慧通虽有土地,但土地非个人所有而是庙产,是用来做善事的。他是乡村宗教文化的主持人,心灵的导师。这三位地主构成了中国几千年来的乡村文明,共产党将他们杀了,不仅仅是谋财害命,更是把中国乡村的传统文化杀了。从此,中国的乡村成为文化的沙漠,野蛮代替了文明,作恶代替了行善,无法无天代替了头顶三尺有神灵的因果报应。靠天吃饭,勤劳致富,远离权力自生自灭,自由自在的村民,成为政府任意驱使的农奴。从劳动耕作,吃饭睡觉,到生老病死都成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牺牲品。土改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为了某种主义的最残暴的试验。
   
   玫瑰坝有三个主要人物,一个是冯东明,一个是陈素芬,一个是王守伦,全书基本是围绕着这三个人展开的。
   
   冯东明是共产党内的小资产阶级理想主义的代表,对马列主义已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是三个女人心仪的对象,且个个痴心不改,他也有着对女人的浪漫主义情怀。这个人物作者着墨最多,但实际生活这样的共产党人并不多,他因出身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党票问题,最后还是靠他的情人范淑君入了党。但他一直以党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也是按党的理论来进行工作。他本是一个天性善良之人,但一当他以共产党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与工作,他就犯傻犯糊涂丧失了人性。而事实上真正的共产党员很少有象他那样纯洁的,不过是顶着马列主义的骗子,是打天下坐天下的土匪强盗。他是马列主义的施害者,也是马列主义的受害者。
   
   陈素芬是一个可爱的美丽聪慧的女人,她凭着自己的善良能够把是非看得分明。她把共产党看作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她知道不管自己的丈夫做了多少善事共产党都会杀他。王秉文直到被杀才体会到自读了那么多的书,还不及她直觉得来的道理,后悔没有听从她的话逃到海外去。她对冯东明说共产党杀人是立马就杀,以前杀人总还要过几次堂,让人有机会喊一喊冤。她说共产党干部平时说话也和气象是一个好人,但转眼就会变得杀气腾腾,在她眼里入了共产党就如同邪体附身。冯东明的共产党理论,她仅用常识就可以批驳得他无从还手:比如她说地主借钱给佃农只有二厘三厘是犯罪,那么城里银行借钱五厘六厘怎么就不是犯罪了。政府说出租土地是剥削,那么政府收公粮也是剥削。在她认为女人不下地是天经地义的,女人要十月怀胎,要忙家务,再要下地就不公平合理。她一开始就认识到所谓的马列主义不过是邪教而已。她是在共产党手里唯一对共产党异端邪说,五化百门的运动有着清醒认识的人。她良善,贤慧,明理有着中国妇女的种种之好。
   
   王守伦是乡村的流氓无产阶级,这个阶级的特性是好逸恶劳,共产党来了,搞土改正对他的下怀,而实际上共产党在农村依靠的对象大都数是这个阶级的人,日后也成为乡村干部的主要成员。王守伦有朴素的农民感情,有憨厚的一面,大饥荒之年,他能够为乡民瞒产藏粮,为此受到上级的威胁与毒打也不说出真相,坚守了做人的最后底线。他设计弄掉了实行极左路线的乡长候亚昆,让村民种自留地渡过了饥荒。他会利用手中的权力淫乐妇女,也信守承诺。当他看上四类份子颜惠玲为了常期霸占,强迫她贫农丈夫龚顺发同意,他把龚捆起来毒打,对颜却十分心疼,还被她追打得满地转,把一个痞子无赖描写得维妙维肖。当年他就是为了能共产共妻参加革命的,事实也证明革命不但能共产共妻,更可予取予夺,打人杀人。这个人物是写得最为深动,他是一个憨厚,狡猾,残忍交织在一起的有血有肉的人物。
   
   《玫瑰坝》描写的历次运动,都以对比的方式来说明共产革命的荒唐。比如说解放前田赋和捐款加起来不到收入的二成,共产党所交的公粮要占收入的二成六,农民所遭受的剥削远大于解放前。大跃进砸锅炼钢,结果炼出几块铁渣,最后体会到国民党出的一本中学课外读物,都已告诉木柴是炼不出钢的。在大饥荒那年唯一能够有余粮接济乡人的,是一个被赶上山的麻疯病人。作者通过这个故事告诉人们,只要远离共产党领导,只要在人民公社之外,村人就能自给自足,安度生活。
   
   本书结束在文革,从土改的步步惊悚与细腻来看,文革描写显然有些粗略。但还是正确地道出了,文革的杀人与历次运动不同,如果说历次运动杀人,还有组织秩序与依据的话,那么文革杀人只要成立一个什么组织,戴上一块红袖章,以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由就可以任意杀人了。主人公陈素芬最后死于文革红卫兵之手。红卫兵的一个组织为了比另一个组织更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杀死所有的地富反坏。文革一开始陈素芬就意识到,这一次运动与历次运动不同,她很难逃过这一劫,她的预感应验了,她被绑在树上胸前有一个炸药包,连同她的儿子与腹中的婴儿。中共的残暴也到了他最颠狂的时期。
   
   从文学上来说《玫瑰坝》没有较多的景物描写,也没有大段的心理刻划,文字直白,朴实,有乡土气。叙述上该略的略,该细的地方十分详尽,比如玫瑰坝这个区有多少户,多少人,贫农多少,中农多小,富农多少,地主多少,水田多少,旱地多少,种什么庄稼,打多少粮食,米多少,杂粮多少。庄稼怎么种,水利怎么搞。土改前农民与东家的关系,从租地,放债都都有详细的数据。土改后农民与政府的关系,如何交公粮,如何吃返销粮,干部的粮食供应与方式都交待得非常清楚,这也是《玫瑰坝》一书可读性与可作史学资料的地方。从情节上说,它是以中共的政治运动为线索展开的,一环扣一环,故事情节的发展前后照应十分到位,一支笔,一顶帽子都有伏笔,都有来笼去脉的交待。
   
   《玫瑰坝》好似夏日黄昏村头大槐树下的一个故事会,故事虽然充满血腥,却讲得十分平常,因为他知道即使不作添油加醋,只要平铺直叙,也足够让听者为之惊悚。如果一惊一乍的,反到损害了原有的样子。作者为了怕后世的人把它当作一个故事,所以把故事性的东西统统拿掉了。皆因共产党那套说教,比志怪神异世界还要稀奇古怪,他的无道比三界六道还要残忍百倍。因此无需创作,只要按原样原貌写出来就可以了。
   
   《玫瑰坝》是一部小说,也是一部历史文学报告。如果不了解共产党,不了解共产党的历史,看看《玫瑰坝》就可以了。共产党的荒唐与残暴是历史上所没有的。一个从遥远的西方传过来的马列主义,变成了毛泽东思想,三十年间彻底地灭绝了中华文化,把中国变成人间鬼域。中共宣传片《白毛女》说:“旧社会把人逼成了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了人”。而把人逼成鬼的恰恰是共产党的新社会。
(2017/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