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陈维健文集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共夺得政权后,有过三次大规模的土改运动,新年伊始颁布的“股份合作制”改革被称为第四次土改。《玫瑰坝》是一部以描写土改为主的史实性小说,我们从这篇小说中可以看到中共的土改是何其的血腥,也可以从第一次土改到这次第四次土改看到中共的所谓土改是何其的荒唐。
   
   《玫瑰坝》这部小说最早我是从梅西大学图书馆一位老师这里得知的,他说这部书非常值得一读。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没有得到这本书,在网上看过几个章节觉得不错,再想看就没有了。直到遇罗锦发来他与作者谢宝瑜对该书的对谈,我才从作者这里得到了此书的电子版。


   
   在网上打开这本书后的几天,我几乎沉浸在书中与书中的人物同欢共悲。短短的几天中伴随着主人公,从一九五零年那个阴冷的冬天开始,一路走到文革。通过六十多万个字,我与玫瑰坝的乡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觉得自己也是玫瑰坝人了,也会说“一火镰”,“遭不住”,“之楷家”,“那个展儿”。
   
   书是从土改开始的,“土改”是中共罪恶的开始,工作队在玫瑰坝枪毙的两个地主,一个是林国友一个是王秉文。林国友虽是保长也无大恶,不过是饭碗里多了几块肉,多讨了几个小老婆而已。王秉文则是一个大善人,不但在村中造桥铺路,救济乡里,连老婆王素芬都是做善事做来的。前者村民虽无好感,但也谈不上仇恨,后者村民们对他则是感恩戴德。但工作组为了开展土改不分清红皂白都一枪毙命,王秉文连天灵盖都飞去一半,还向家属收取子弹费。后来又枪毙了一个“观音庙”的和尚慧通,他在土改前获得几亩赠送的地被定为地主。
   
   这三个被枪毙的地主,林国友作为保长是乡村与政府间的一个上传下达者,是没有报酬的义工,民国时规定由初级中学文化的人担任,也是由村民选举产生。王秉文是乡村经济,文化,道德,慈善事业的承担者,是乡村社会的中坚人物,代表的是中国乡村的文明。和尚慧通虽有土地,但土地非个人所有而是庙产,是用来做善事的。他是乡村宗教文化的主持人,心灵的导师。这三位地主构成了中国几千年来的乡村文明,共产党将他们杀了,不仅仅是谋财害命,更是把中国乡村的传统文化杀了。从此,中国的乡村成为文化的沙漠,野蛮代替了文明,作恶代替了行善,无法无天代替了头顶三尺有神灵的因果报应。靠天吃饭,勤劳致富,远离权力自生自灭,自由自在的村民,成为政府任意驱使的农奴。从劳动耕作,吃饭睡觉,到生老病死都成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牺牲品。土改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为了某种主义的最残暴的试验。
   
   玫瑰坝有三个主要人物,一个是冯东明,一个是陈素芬,一个是王守伦,全书基本是围绕着这三个人展开的。
   
   冯东明是共产党内的小资产阶级理想主义的代表,对马列主义已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是三个女人心仪的对象,且个个痴心不改,他也有着对女人的浪漫主义情怀。这个人物作者着墨最多,但实际生活这样的共产党人并不多,他因出身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党票问题,最后还是靠他的情人范淑君入了党。但他一直以党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也是按党的理论来进行工作。他本是一个天性善良之人,但一当他以共产党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与工作,他就犯傻犯糊涂丧失了人性。而事实上真正的共产党员很少有象他那样纯洁的,不过是顶着马列主义的骗子,是打天下坐天下的土匪强盗。他是马列主义的施害者,也是马列主义的受害者。
   
   陈素芬是一个可爱的美丽聪慧的女人,她凭着自己的善良能够把是非看得分明。她把共产党看作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她知道不管自己的丈夫做了多少善事共产党都会杀他。王秉文直到被杀才体会到自读了那么多的书,还不及她直觉得来的道理,后悔没有听从她的话逃到海外去。她对冯东明说共产党杀人是立马就杀,以前杀人总还要过几次堂,让人有机会喊一喊冤。她说共产党干部平时说话也和气象是一个好人,但转眼就会变得杀气腾腾,在她眼里入了共产党就如同邪体附身。冯东明的共产党理论,她仅用常识就可以批驳得他无从还手:比如她说地主借钱给佃农只有二厘三厘是犯罪,那么城里银行借钱五厘六厘怎么就不是犯罪了。政府说出租土地是剥削,那么政府收公粮也是剥削。在她认为女人不下地是天经地义的,女人要十月怀胎,要忙家务,再要下地就不公平合理。她一开始就认识到所谓的马列主义不过是邪教而已。她是在共产党手里唯一对共产党异端邪说,五化百门的运动有着清醒认识的人。她良善,贤慧,明理有着中国妇女的种种之好。
   
   王守伦是乡村的流氓无产阶级,这个阶级的特性是好逸恶劳,共产党来了,搞土改正对他的下怀,而实际上共产党在农村依靠的对象大都数是这个阶级的人,日后也成为乡村干部的主要成员。王守伦有朴素的农民感情,有憨厚的一面,大饥荒之年,他能够为乡民瞒产藏粮,为此受到上级的威胁与毒打也不说出真相,坚守了做人的最后底线。他设计弄掉了实行极左路线的乡长候亚昆,让村民种自留地渡过了饥荒。他会利用手中的权力淫乐妇女,也信守承诺。当他看上四类份子颜惠玲为了常期霸占,强迫她贫农丈夫龚顺发同意,他把龚捆起来毒打,对颜却十分心疼,还被她追打得满地转,把一个痞子无赖描写得维妙维肖。当年他就是为了能共产共妻参加革命的,事实也证明革命不但能共产共妻,更可予取予夺,打人杀人。这个人物是写得最为深动,他是一个憨厚,狡猾,残忍交织在一起的有血有肉的人物。
   
   《玫瑰坝》描写的历次运动,都以对比的方式来说明共产革命的荒唐。比如说解放前田赋和捐款加起来不到收入的二成,共产党所交的公粮要占收入的二成六,农民所遭受的剥削远大于解放前。大跃进砸锅炼钢,结果炼出几块铁渣,最后体会到国民党出的一本中学课外读物,都已告诉木柴是炼不出钢的。在大饥荒那年唯一能够有余粮接济乡人的,是一个被赶上山的麻疯病人。作者通过这个故事告诉人们,只要远离共产党领导,只要在人民公社之外,村人就能自给自足,安度生活。
   
   本书结束在文革,从土改的步步惊悚与细腻来看,文革描写显然有些粗略。但还是正确地道出了,文革的杀人与历次运动不同,如果说历次运动杀人,还有组织秩序与依据的话,那么文革杀人只要成立一个什么组织,戴上一块红袖章,以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由就可以任意杀人了。主人公陈素芬最后死于文革红卫兵之手。红卫兵的一个组织为了比另一个组织更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杀死所有的地富反坏。文革一开始陈素芬就意识到,这一次运动与历次运动不同,她很难逃过这一劫,她的预感应验了,她被绑在树上胸前有一个炸药包,连同她的儿子与腹中的婴儿。中共的残暴也到了他最颠狂的时期。
   
   从文学上来说《玫瑰坝》没有较多的景物描写,也没有大段的心理刻划,文字直白,朴实,有乡土气。叙述上该略的略,该细的地方十分详尽,比如玫瑰坝这个区有多少户,多少人,贫农多少,中农多小,富农多少,地主多少,水田多少,旱地多少,种什么庄稼,打多少粮食,米多少,杂粮多少。庄稼怎么种,水利怎么搞。土改前农民与东家的关系,从租地,放债都都有详细的数据。土改后农民与政府的关系,如何交公粮,如何吃返销粮,干部的粮食供应与方式都交待得非常清楚,这也是《玫瑰坝》一书可读性与可作史学资料的地方。从情节上说,它是以中共的政治运动为线索展开的,一环扣一环,故事情节的发展前后照应十分到位,一支笔,一顶帽子都有伏笔,都有来笼去脉的交待。
   
   《玫瑰坝》好似夏日黄昏村头大槐树下的一个故事会,故事虽然充满血腥,却讲得十分平常,因为他知道即使不作添油加醋,只要平铺直叙,也足够让听者为之惊悚。如果一惊一乍的,反到损害了原有的样子。作者为了怕后世的人把它当作一个故事,所以把故事性的东西统统拿掉了。皆因共产党那套说教,比志怪神异世界还要稀奇古怪,他的无道比三界六道还要残忍百倍。因此无需创作,只要按原样原貌写出来就可以了。
   
   《玫瑰坝》是一部小说,也是一部历史文学报告。如果不了解共产党,不了解共产党的历史,看看《玫瑰坝》就可以了。共产党的荒唐与残暴是历史上所没有的。一个从遥远的西方传过来的马列主义,变成了毛泽东思想,三十年间彻底地灭绝了中华文化,把中国变成人间鬼域。中共宣传片《白毛女》说:“旧社会把人逼成了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了人”。而把人逼成鬼的恰恰是共产党的新社会。
(2017/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