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郑恩宠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7年1月26日星期四
    维权评论:常玮平律师:对一个人的酷刑是对整个社会的酷刑
   
   


    文/常玮平律师
   
   
    前两天发了一张“反对酷刑、支持谢阳”的照片。律师朋友多是读过前几日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后所写饱含血泪的笔录,也便讨论起何谓酷刑以及如何反酷刑的话题,另有一些朋友,问到了谢阳是谁,他遭受了什么酷刑。谢阳是谁,于我,最脱口而出的答复是朋友,此刻他却成了一个酷刑受害者。既然此次酷刑话题引发了公共讨论,作为这个酷刑受害者的朋友,于公于私,都该多讲两句的。
   
    1月20日,美国华盛顿,共和党人特朗普成功颠覆民主党政权后就任第45届美国总统。地球另一面,中国湖南长沙,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人权律师谢阳,在被关押18个月后终于得见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时,对外披露了其被施以严重酷刑的情况。
   
    据陈建刚律师发布的约17000字的会见笔录所载,在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前一个月,谢阳实际每天被允许休息的时间仅约两个半小时。谢阳被要求坐在用多个塑料凳叠套起来的凳子上并保持坐姿,稍有动作变形即被威胁会因袭警而被采取任何反制措施,其腿部因长期悬空导致严重肿胀、疼痛。在明知其不吸烟的情况下,用烟喷其眼面。在监控摄像头盲区内对其进行殴打。以其妻女的生命相威胁。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其可以明确指证姓名职务的参与实施酷刑的国保、国安、检察官等公职人员共24人之多。
   
    大凡尚做过几个刑事案件的中国律师,对酷刑这个词,不至于太陌生,但碰到这次受害者是一名律师,且程度之惨烈深重,记录之翔实确切,终于使人深信不疑,进而出离愤怒了。只是若论及何谓酷刑,如何确定是否构成酷刑,很多人也不知其所以然。
   
    按照中国政府1986年签署并于1988年经全国人大批准从而已经在我国生效的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以下称《反酷刑条约》)第一条,“为本公约的目的,‘酷刑’是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纯因法律制裁而引起或法律制裁所固有或附带的疼痛或痛苦不包括在内。”
   
    按此定义,所谓酷刑,肉体痛苦是,精神痛苦也是,为了恐吓或威胁是,基于歧视也是,公职人员实施的是,由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也是,而且,条约不独禁止酷刑,也禁止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也就是说,哪怕骂人不算酷刑,也是有辱人格的待遇,也是被禁止的。
   
    如此,则我们一般将酷刑定义并理解为“刑讯逼供”是失之简单粗暴了。事实上,在联合国对中国政府履行《反酷刑条约》所作的全数五次审议中,每次都对中国政府未能将酷刑在国内法中清晰、明确、全面的定义而提出修改建议。
   
    在2015年对中国政府履行《反酷刑条约》审议时联合国专家发问,在审讯犯罪嫌疑人时,是否使用一个叫“老虎凳”的东西?中国政府代表答曰,有,但我们会在上面铺上垫子,坐上去很舒服。引起现场哄堂大笑。老虎凳是可以固定人手脚及形体姿态的一种审讯器具,坐着是很痛苦的。此种情况下进行讯问,可不就是酷刑么?代表的回答,无异于被问是否强奸时回答但我戴套了以求豁免一样滑稽。
   
    这也让我想起,2014年7月,本人因办理河南访民张小玉涉嫌故意杀人案(所谓受害人是名警察,张小玉后未被起诉获释)被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也以涉嫌故意杀人传唤24小时之事。当时,我被锁在老虎凳上审讯,几乎一夜未睡。在穿警服的警察所谓有录像的审讯开始之前,被两名着便装的不明身份人员长时间辱骂恐吓。做了律师之后,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认为警察应该不会办错案了,但被当作犯罪嫌疑人关了24小时后,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我国的警察很low很funny。指控犯罪主要还是讲证据。把人锁着不让人睡觉逼问口供和利用体力上的优势打老婆一样,都是虚弱无能的表现。
   
    我的朋友温海波先生对酷刑颇有研究。他说,现在对酷刑,也有泛化的趋势,有些声称酷刑者并未达到肉体或精神剧烈疼痛的程度。有人问,以不让睡觉为例,你认为,多长时间可以算作是达到剧烈疼痛的程度?海波答曰,三天。我不认同海波的说法,即使一晚上不让睡,我也感觉特别痛苦,但我理解他的本意。鉴于国情,如果被骂了两句之类就动辄声称受到酷刑,反倒会模糊酷刑的定义,使真正遭受酷刑的人遭遇到“狼真来了”时的麻木。总之,他是一个严谨专业而绝非冷漠的帅小伙啊。
   
    我对辛苦而勇敢的作出这份笔录的陈建刚、刘正清律师深表敬意。我觉得至少每一个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都应该读一下这份带着血泪控诉的笔录。它是研究酷刑的一个绝好的教材。而谈及对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记录,与《反酷刑条约》相配套的联合国伊斯坦布尔议定书对酷刑的法律调查、如何访谈酷刑受害者以及医学上对受害者的评估和诊断提出了非常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导,为刑事律师办理涉及酷刑案件很有裨益。
   
    谢阳的遭遇,切切实实落在酷刑范畴。无法想象,500多个日日夜夜,他怎么熬过去。我们现在仅是看到这些经历,心痛的都快要熬不过去。而不管什么法律,使得一个人失去自由之后500多天都无法得到律师的会见和法律帮助,那一定是残忍不人道,也必然是违反《反酷刑条约》的。长期审前羁押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目前滋生酷刑的制度因素。
   
    酷刑冲击的是人伦底线,反酷刑是人类对其劣根性的自我救赎。只有旗帜鲜明的反对,切实无纵的追责,不断深刻的反思,我们才能更靠近文明,才对得起自称是个法治国家。长沙市检察部门,如此惊天反酷刑大案摆在眼前,既是履行条约义务,又是国家法律赋予的职责,你们还在等什么?
   
   “Take one member of society, torture him, send him back to the society, it is as if you have tortured the entire society.”对一个人的酷刑,就是对整个社会的酷刑。对谢阳的酷刑,让所有人都不快乐,我相信,也包括在此刻的那些施酷刑者。
   
   向酷刑说不,从你我做起。谢阳兄,新年快乐!
(2017/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