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郑恩宠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市民控告杨雄市长的上诉状/虹江
    (博讯2017年01月24日发表)
   
    现公开上海市民于2017年1月19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上诉状,状告刚下台的上海市长杨雄。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作者:虹江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辛娜萍,女,1962年8月30出生,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底层后间。
    上诉人陆志明,男,1955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9号。
    上诉人傅小璋,男,1957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2室。
    上诉人阮学元,男,1930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5号。
    上诉人赵德熙,男,1923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11弄15号。
    上诉人杨焕华,女, 1949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8号 。
    上诉人程良娣,女,1944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8号。
    上诉人王绍雄,女,1932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3室。
    上诉人张立君,女,1990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3号502室。
    上诉人夏期祥,男,1937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21号。
    上诉人孙义寿,男,男,1946年7月1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
    上诉人廖澄祥,男,男,1947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6号。
    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飞虹路518号。
    法定代表人曹立强, 区长。
    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
    法定代表人杨雄,市长。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关于房屋征收决定纠纷因不服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
    2、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
    3、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4、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5、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6、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系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98、200街坊的居民,对所居住的房屋拥有合法所有权或使用权。2015年12月3日,被上诉人发布《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以下简称“征收决定”),对东至四川北路,南至海伦路,西至轨道交通3号线,北至多伦路、规划横浜路范围内的房屋实施征收。上诉人等人房屋处于征收范围内。上诉人认为,涉案征收决定明显违法,上诉人经向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后,诉至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并于2016年12月30日收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该一审判决在被上诉人明显违法的情况下,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明显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依法应予撤销。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明显偏袒被上诉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 。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举证责任。”
    一审判决在第十四页中认为上诉人未提供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这明显是违反事实的,本案中上诉人提供了十六组证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决定涉及多处违法,同时被上诉人自己的证据也是相互矛盾,不能达到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一审判决却以上诉人未提供证据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是颠倒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二、一审判决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法律依据,明显违法。
    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时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关于本市旧区改造中“毛地出让”地块处置若干政策口径的意见》(沪规土资地〔2012〕652号,以下简称“652号文”),被上诉人依据该文件对历史遗留的“毛地出让”地块进行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的652号文明显超出了法定举证期限,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法律依据,但是被上诉人却在一审判决中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652号文,明显属于违法采信证据。
    三、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拒绝调取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相关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本案中虹口区198、200、404街坊(也叫多伦路2期1号地块)涉案土地已经于2005年由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给利嘉(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诉人为了让一审法院查清案件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申请一审法院向上海市虹口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调取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现在涉案地块的实际土地使用权人及涉案土地用途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却拒绝调取上诉人申请的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四、关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的问题。
    1、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属于国家机密,但是被上诉人不允许上诉人对其进行质证,依法应当认定为被上诉人没有相关的证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1《关于虹口区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报告》、证据11《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虹口区人民政府123次常务会议会议纪要属于是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和实施情况信息;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属于虹口区人民政府应当重点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而不属于国家秘密,被上诉人却认为这些本应该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为国家秘密,不允许上诉人看到这些证据,依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提交这些证据。
    一审判决将被上诉人未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并未经过上诉人质证的证据认定为合法有效的证据,明显是违法的。
    2、被告对上诉人证据未当庭进行质证,应当认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上诉人在开庭审理本案之前已经向人民法院和被上诉人提交了本案的证据,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以及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上诉人邮寄送达的《举证通知书》规定的在开庭审理前提交证据,完全合法、有效,被上诉人却不当庭质证上诉人的证据,而是在庭审后七日内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完全是当法庭审理当儿戏,不尊重上诉人,更不尊重法律,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认可上诉人的证据,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3、被上诉人在同一地块既存在房屋拆迁许可证又存在房屋征收决定,明显相互矛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五条:“在庭审中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该事实予以认定。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在庭审过程中被上诉人对涉案地块存在房屋房屋拆迁许可证和房屋征收决定的行为予以了认可,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施行前已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项目,继续沿用原有的规定办理,但政府不得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本案中被上诉人已经在2011年之前办理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就只能继续沿用原有规定,而不能重新办理房屋征收决定。
    4、2005年涉案地块已经被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涉案土地和房屋已经都被出让给了利嘉(上海)有限公司,被上诉人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利嘉公司为对象。
    按照“房随地走,地随房走,房地一体,一并处分”的原则,既让涉案地块被虹口区政府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上的房屋也一并被出让给利嘉公司,本案在开庭审理之前上诉人已经向人民法院申请调取证据,请求人民法院调取与本案又直接利害关系的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既然涉案地块已经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办理的产权一定已经发生了变更,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变更后的土地、房屋使用权人为对象,而不是以被征收区域的居民为对象。
    5、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不是为公共利益,目的非法。
    被上诉人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上诉人所在的198、200、404街坊也不属于旧城区或者棚户区,198、200、404街坊地块交通便利,基础设施健全,房屋具有时代特点,坐落于热闹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区,离外滩核心景观带不过2公里,属于上海市核心地段,被上诉人实施房屋征收是为了商业利益,不是为了公共利益。
    被上诉人从开始实施房屋征收到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都未告知上诉人和社会公众实施房屋征收的为的是什么公共利益,早在多伦一期,就以多伦路拓宽为名。有当年房屋拆迁许可证为证。甚至以假批文欺骗原居民,以公共利益名义四个字赶走原居民,甚至强迁原居民,制造出至今还存在的悬案。结果是原居民基本被赶走但居民房屋却被虹口区政府所属企业这个上海长远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倒卖高价,谋取暴利。比如多伦路85号100号119号等等就是被长远集团倒卖的.使国有资产流失的铁证。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多伦路亦有法律文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16〕27号)第十条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八条和《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第八条的规定,被上诉人所实施房屋征收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依法不得实施房屋征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