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郑恩宠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市民控告杨雄市长的上诉状/虹江
    (博讯2017年01月24日发表)
   
    现公开上海市民于2017年1月19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上诉状,状告刚下台的上海市长杨雄。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作者:虹江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辛娜萍,女,1962年8月30出生,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底层后间。
    上诉人陆志明,男,1955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9号。
    上诉人傅小璋,男,1957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2室。
    上诉人阮学元,男,1930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5号。
    上诉人赵德熙,男,1923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11弄15号。
    上诉人杨焕华,女, 1949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8号 。
    上诉人程良娣,女,1944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8号。
    上诉人王绍雄,女,1932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1号403室。
    上诉人张立君,女,1990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横浜路7弄3号502室。
    上诉人夏期祥,男,1937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21号。
    上诉人孙义寿,男,男,1946年7月1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9号。
    上诉人廖澄祥,男,男,1947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831弄16号。
    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飞虹路518号。
    法定代表人曹立强, 区长。
    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
    法定代表人杨雄,市长。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关于房屋征收决定纠纷因不服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
    2、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
    3、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4、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5、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6、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沪府复征字(2016)第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系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98、200街坊的居民,对所居住的房屋拥有合法所有权或使用权。2015年12月3日,被上诉人发布《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以下简称“征收决定”),对东至四川北路,南至海伦路,西至轨道交通3号线,北至多伦路、规划横浜路范围内的房屋实施征收。上诉人等人房屋处于征收范围内。上诉人认为,涉案征收决定明显违法,上诉人经向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后,诉至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并于2016年12月30日收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6)沪03行初74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该一审判决在被上诉人明显违法的情况下,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明显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依法应予撤销。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故意颠倒举证责任,明显偏袒被上诉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 。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举证责任。”
    一审判决在第十四页中认为上诉人未提供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这明显是违反事实的,本案中上诉人提供了十六组证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决定涉及多处违法,同时被上诉人自己的证据也是相互矛盾,不能达到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一审判决却以上诉人未提供证据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是颠倒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二、一审判决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法律依据,明显违法。
    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时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关于本市旧区改造中“毛地出让”地块处置若干政策口径的意见》(沪规土资地〔2012〕652号,以下简称“652号文”),被上诉人依据该文件对历史遗留的“毛地出让”地块进行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和上诉人出示的652号文明显超出了法定举证期限,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法律依据,但是被上诉人却在一审判决中采信被上诉人违反法定程序提交的652号文,明显属于违法采信证据。
    三、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拒绝调取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相关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本案中虹口区198、200、404街坊(也叫多伦路2期1号地块)涉案土地已经于2005年由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给利嘉(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诉人为了让一审法院查清案件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申请一审法院向上海市虹口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调取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现在涉案地块的实际土地使用权人及涉案土地用途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一审法院没有正当理由却拒绝调取上诉人申请的证据,明显属于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四、关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的问题。
    1、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属于国家机密,但是被上诉人不允许上诉人对其进行质证,依法应当认定为被上诉人没有相关的证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1《关于虹口区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报告》、证据11《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虹口区人民政府123次常务会议会议纪要属于是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和实施情况信息;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属于虹口区人民政府应当重点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而不属于国家秘密,被上诉人却认为这些本应该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为国家秘密,不允许上诉人看到这些证据,依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没有提交这些证据。
    一审判决将被上诉人未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并未经过上诉人质证的证据认定为合法有效的证据,明显是违法的。
    2、被告对上诉人证据未当庭进行质证,应当认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上诉人在开庭审理本案之前已经向人民法院和被上诉人提交了本案的证据,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以及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上诉人邮寄送达的《举证通知书》规定的在开庭审理前提交证据,完全合法、有效,被上诉人却不当庭质证上诉人的证据,而是在庭审后七日内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完全是当法庭审理当儿戏,不尊重上诉人,更不尊重法律,依法应当视为被上诉人认可上诉人的证据,对上诉人的证据没有意见。
    3、被上诉人在同一地块既存在房屋拆迁许可证又存在房屋征收决定,明显相互矛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五条:“在庭审中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该事实予以认定。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在庭审过程中被上诉人对涉案地块存在房屋房屋拆迁许可证和房屋征收决定的行为予以了认可,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施行前已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项目,继续沿用原有的规定办理,但政府不得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本案中被上诉人已经在2011年之前办理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就只能继续沿用原有规定,而不能重新办理房屋征收决定。
    4、2005年涉案地块已经被被告虹口区人民政府予以出让,涉案土地和房屋已经都被出让给了利嘉(上海)有限公司,被上诉人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利嘉公司为对象。
    按照“房随地走,地随房走,房地一体,一并处分”的原则,既让涉案地块被虹口区政府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上的房屋也一并被出让给利嘉公司,本案在开庭审理之前上诉人已经向人民法院申请调取证据,请求人民法院调取与本案又直接利害关系的涉案地块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出让合同以及规划红线图。既然涉案地块已经出让给利嘉公司,则涉案地块办理的产权一定已经发生了变更,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应当以变更后的土地、房屋使用权人为对象,而不是以被征收区域的居民为对象。
    5、被上诉人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不是为公共利益,目的非法。
    被上诉人作出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虹府房征[2015]11号)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上诉人所在的198、200、404街坊也不属于旧城区或者棚户区,198、200、404街坊地块交通便利,基础设施健全,房屋具有时代特点,坐落于热闹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区,离外滩核心景观带不过2公里,属于上海市核心地段,被上诉人实施房屋征收是为了商业利益,不是为了公共利益。
    被上诉人从开始实施房屋征收到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都未告知上诉人和社会公众实施房屋征收的为的是什么公共利益,早在多伦一期,就以多伦路拓宽为名。有当年房屋拆迁许可证为证。甚至以假批文欺骗原居民,以公共利益名义四个字赶走原居民,甚至强迁原居民,制造出至今还存在的悬案。结果是原居民基本被赶走但居民房屋却被虹口区政府所属企业这个上海长远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倒卖高价,谋取暴利。比如多伦路85号100号119号等等就是被长远集团倒卖的.使国有资产流失的铁证。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多伦路亦有法律文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16〕27号)第十条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八条和《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第八条的规定,被上诉人所实施房屋征收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依法不得实施房屋征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