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网络“翻墙”禁不住]
郑恩宠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翻墙”禁不住

    中共严控VPN 专家:“翻墙”禁不住
   
    中共对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日前,主管网络通讯的工信部发布管理通知,明令不得自行建立和租用常用于“翻墙”(突破网络封锁)的虚拟私人网络(VPN)。(大纪元)
    2017-01-25 12:58 PM
   【大纪元2017年0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骆亚、特约记者黎明香港报导)中共对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日前,主管网络通讯的工信部发布管理通知,明令不得自行建立和租用常用于“翻墙”(突破网络封锁)的虚拟私人网络(VPN)。这个规定令中国网民开始担心日后无法“翻墙”上Facebook等海外网站,国内外企业业务也恐受冲击。


   
    不过有网络专家指,新措施主要针对国内VPN服务供应商,民众仍可透过海外“翻墙”软件接触海外真实信息,或令这些翻墙方式“越禁越红”。
   
   中共当局长期利用“防火长城”(The Great Firewall)技术来审查、屏蔽网上资讯。目前,许多外国和国内公司需要租用VPN(虚拟专用网络)连接海外的公司网络甚至互联网,以进行日常业务。
   
    大陆网民也依靠VPN等“翻墙”工具访问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外国流行网站,以接触真实的新闻资讯。
   
    1月22日,中共工信部发布《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络VPN)等其它通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这意味着,国内所有虚拟私人网络(VPN)都必须获得中共监管机构的授权。
   
    此举将令大多数现有的VPN提供商变成“非法”。中共对翻墙工具的“清理”活动将持续到2018年3月31日。它也要求中国所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数据中心(IDC)和内容分发网络(CDN)向政府注册。
   
    当局还要求各公司“自查”,举报任何“非法”活动。基础电信企业向用户出租的国际专线,需建立用户档案,并表明只能用于内部办公,不得用于连接境内外的数据中心,或业务平台开展电信业务经营活动。
   
    外媒形容,过去中共也曾经屏蔽和干扰VPN,但是从未像这一次这样明确地打击。VPN的原理是中国的电脑或手机用户使用特制软件可获得加密链接,从而突破官方设置的防火墙。
   
    外企和专业人士也遭殃及
   
    有“翻墙”用户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共新措施不仅影响跨国商业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殃及常上外国学术网站的专业人士、或申请外国大学的学生:“封锁VPN会对他们的生意造成影响,虽然他们不批评政府,但他们也被殃及了。”
   
    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国VPN用户达1.4亿人次,其中20%是看视频和购物。大约7,500万人次曾链接受屏蔽的社交网站,浏览被封新闻网站的人有近5千万人次。
   
    事实上,早在2015年1月下旬就曾有不少在华企业和用户抱怨VPN的使用受到严重限制和阻碍,抱怨在中国难以访问国外总部的网络,公司也无法通过网络召开视频会议。
   
    外界舆论认为,中共工信部收紧对VPN服务的监管,真正目的是加强封锁海外互联网资讯。
   
    网民质疑:封得住国外公司?
   
    有大陆网民认为,中共加强封网,会招来更大反弹,“高速逆行,容易出事。”“物极必反,祸福相依。”据BBC报导,有网民质疑当局的技术,能否封锁外国公司的技术,“这是要关门自娱自乐的节奏吗?外贸公司怎么办?封杀得越紧说明腐败越严重。我想知道封得住国外公司的吗?有这技术吗?”
   
    香港IT专家黄先生表示,中共工信部的新措施主要是打击在国内经营的VPN服务供应商,一些采用这些服务的企业和民众短期内可能受影响,一些大陆公司推出的VPNApps也可能被“整顿”。
   
    不过他指,VPN未必完全等同“翻墙”:透过VPN到“墙外”浏览被禁网站,其VPN服务器地址会被监管部门察觉;而海外翻墙软件就像家与国外网站中间的桥梁,为用户随机地提供VPN服务器的海外IP地址,并且不断转换IP,以避过监控。“(中共)无论如何封锁,也不可能封锁所有IP,只能采取被动策略,见一个封一个。这也是翻墙软件为何过去一直能够绕过中共防火墙的原因。”
   
    越禁越红 海外翻墙软件大热
   
    近期,中共对网络的管控逐步升级。本月较早前,中共网信办称将开始监管手机应用程式(App)商店。数周之前,应中共政府要求,苹果将《纽约时报》从其在中国的应用程式商店删除。
   
    与此同时,一个在大陆民间广受欢迎的“翻墙”软件——“自由门”,其官方门户网站动态网(dongtaiwang.com)近日访问量激增。专门统计全球网站流量的Alexa数据显示,动态网的排名从去年8月的全球约4万位,飙升至目前的约5,200位(见表),排名跃升达3.5万位,在中国的排名亦打入头600位。
   
    “自由门”是由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3月创立的美国动态网公司(Dynamic Internet Technology)开发,可隐藏用户真正IP位置,无需安装、不留痕迹,安全性甚至超过网络银行的设定。虽然中共一直全力封杀,“自由门”也同步不断更新,突破封锁。
   
   
    美国动态网公司开发的“自由门”,是在国内民众间流行的翻墙软件,其门户网站近日排名急增。(网站截图)
    法轮功学员研发软件突破封锁
   
    美国国会2011年2月曾发表报告指,由海外法轮功学员发明的“自由门”和“无界网络”是最有效的翻墙软件。《纽约时报》与《福布斯》等多家国际媒体均报导,“自由门”等是摧毁中共网络长城以及世界上其它专制国家的网络控制与封锁的最佳利器。
   
    动态网总裁Bill Xia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VPN和动态网不同之处在于,VPN的起点比较低,严格来说不算翻墙技术,而只是普通的加密代理技术,对于突破网络封锁来说,基本没有太多作用。
   
    “VPN是在这种正常的网络环境下,为了加密或者是不让人看到你在做什么;中共要阻止‘翻墙’的话,就要阻止这些通讯。”目前大陆的VPN服务商很多,中共很容易就利用行政手段,将服务商封杀掉。
   
   自由门创办人:不受新规影响
   
    Bill Xia表示,“自由门”(动态网)则一直在面对中共不断升级的封锁技术,相应地不断提升技术,不断向用户提供软件更新,突破封锁,“所以,中共今次封杀VPN,对我们在技术上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他认为此举反而会让更多网民选用动态网,“以前他们可以用很多VPN技术,管制以后选择可能会变得更少,可能未来他们还需要用动态网。”
   
    《纽约时报》2009年6月17日曾报导,在伊朗大选消息被伊朗当局封锁的关头,法轮功学员研发的突破网络封锁软件成为伊朗民众向外界传递资讯的“救生索”。德黑兰的画面、文字、录影、声音得以源源不断地流传到海外。
   
    谈及创办动态网、并免费提供给中国乃至全球人民的初衷,BillXia表示:“十几年前我们就看到了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方方面面散播了很多谎言,互联网技术就提供了一种可能,让我们能够帮助网民在网络上看到真相,能够不再被中共的舆论宣传受到欺骗。”
   
    虽然目前这场迫害仍在继续,中共还要试图控制所有的资讯来源。但Bill Xia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通过各种管道看到真相,也有很强的判断能力,能够看破中共的这些谎言宣传。
   
    Bill Xia称,虽然中共对网络封锁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人力,但动态网却没有一天被成功封锁过,只是偶尔速度会变慢,但他们透过技术提升,让网民能再次成功使用。而中共对网络的封锁,也让动态网的名声大振,老百姓互相都在推荐,就增加了让更多人认识动态网的机会。
   
    大变局前中共封网 民间致力破网
   
    对于中共为何要选择在此时封锁VPN,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前客座教授章天亮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每到敏感时候,都要控制舆论。如2012年3、4月,薄熙来事件爆发时,中共一度将网络,包括微博全面封锁。他认为,事件反映中共现阶段面临一个大变局,“它不希望国外的事情传到国内的事情,让老百姓知道”。
   
    虽然目前还不太清楚封网命令是谁下的,但中共网信办属江派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管理的宣传系统,当然也不排除习近平在考虑什么大动作之前,不希望国外舆论的事情对政局产生影响。
   
    章天亮认为,目前习近平、江泽民之间的博弈是一个非常时期,但封杀网络是反普世价值,对民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的剥夺,肯定是错误的。
   
    章天亮又说,中共封网和民间反封网之争,至今十几年,已不再是秘密。像自由门、无界网的突破网络的方法,在大陆都在用,包括跨国公司。
   
    他认为要全面封锁VPN不可能,“你只要有一个漏洞,就有人从漏洞往外钻,除非你把跨国公司从中国赶走,把中国变成一个局域网,这个肯定会失败,一定会带来很多怨气的。”
   
    大陆知名网络作家荆楚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自己平时翻墙是用的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翻墙软件。
   
    就中共公信部控制VPN供应商,荆楚表示,这是中共一贯做法,他害怕网络老百姓获得真实的信息,所以想方设法对网络进行防范,对互联网进行限制,只让老百姓看到假大空的党八股的东西。
   
    对法轮功学员开发破网软件,他大为赞赏:“我从内心深处感谢这些开发翻墙软件的工程师,为很多人了解真相、真实的信息提供了很大方便,他们是做了功在当代、立在千秋的一件事情。因此中共的谎言就站不住脚了,也就促使老百姓一步步醒来,翻墙软件起了很大的作用。”◇#
   
   责任编辑:李薇
(2017/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