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郑恩宠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五省30律师谴责河南法院声明
·香港4.25集会游行看人心向背
·警惕有访民或许比中共更腐败
·律师法庭上批江泽民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赞徐显明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香港真假普选涉13亿人的人权问题
·全国拆迁居民应声援舒向新律师
·习近平何时会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
·鲍彤谈时局
·祝贺陈建刚律师维权团成立
·法轮功是最敬重律师的团队之一
·民运高度重视来自国内律师
·中国“良心犯的孩子”组织将成立
·冤民祭奠林昭要破除领袖依赖症
·香港支持假普选方案不足一半
·人心向背和二亿人三退数字真实
·中共信访砸烂公检法访民太傻
·信访砸烂公检法访民太傻(二)
·祝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后代组织成立
·到中纪委上访的后果
·援救陈光武律师行动将展开
·广东反恐将拆迁户当演练对象
·学香港争民主现年青化、知识化
·朱立伦访复旦为何打青年牌
·亲属被抓如何请律师?
·两岸关系不是权贵、国共关系
·余文生律师被拘99天律协不作为
·上海干部经商规定出台与人亡政息
·6省14律师聚江苏法院斥法官违法
·崔慧律师起诉北京通州公安局不作为
·习近平拿多少钱搞法律援助?
·强拆十字架属开历史倒车
·最高层发出终结上访的信号?
·勿忘高智晟律师
·香港向假选举说不!
·任何人制造假英雄都是错
·警察击毙访民当局对访民政策未变
·赞22律师联署谴责警察击毙访民
·美国政府声明释放浦志强律师
·山东冤民声援舒向新律师!
·言论自由不是扭曲事实的自由
·勿忘为他人而受到酷刑的律师们
·美议员团与香港各派会谈
·四律师法院外抗议对范木根判决
·祝丁家喜律师获公民力量奖
·在教堂见到拆迁户留美学生
·李劲松律师为被警方打死女工呼吁
·五一后公民有诉讼权并不提高胜诉权
·三律师在江西高院前拉横幅抗议
·庆安案网民律师访民高度团结
·赞筹款为经济困难者请律师
·庆安维权一线急需五万元
·随牧青律师会见狱中基督徒王清营
·庆安公民关注团14人被抓捕
·律师质疑庆安案官方调查报道
·赞贾灵敏化十多万元为他人维权
·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官媒继续质疑庆安枪击事件
·众律师到建三江继续抗争
·张学忠律师:庆安枪击事件启示录
·五律师在哈尔滨铁路公安处拉横幅抗议
·徐纯和到京上访被几个警察殴打击毙
·聂、徐、周三案家属起诉央视
·庆安枪击的八个反思
·谢阳律师在南宁被殴重伤
·上海访民80%今年将解决问题?
·美国会轻易接受一个访民避难?
·屈振红律师获释
·杨金柱律师被律协立案调查
·检察院对浦志强律师起诉书
·王岐山为何推迟访美?
·赞广州青年、女士、娃娃声援律师
·律师被殴习近平公正在哪里?
·习近平紧急团结三类年青人的启示
·柴宝文被拘哥哥第一时间请律师
·没有青年人就没有光州与韩国今天
·七省市密集爆发群体事件
·天津数千出租车罢工集会
·莫少平律师见狱中浦志强
·上海两官员被查韩正真相再暴露
·上海两官员被查的思考
·数十律师参与长达14年“乐平冤案”
·最高法院文件:信访案登记后驳回(一)
·习近平:信访案法院立案后驳回
·刘正清律师为刘远东案辩护
·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律师争阅卷权在江西高院抗争进入15天
·六月的香港将很热闹
·律师与二千军转干部并肩战斗
·李自刚律师评砍死西安拆迁官
·李威达律师为遭酷刑访民呼吁
·12律师:截访引起庆安枪击案的报告
·赞陈华英父亲为女儿请律师王宇
·妻子为王清营请律师李贵生辩护
·教授作家已请5律师为入狱作准备
·张雪忠律师为上海艺术家戴建永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建刚律师:会见“709案”谢阳笔录全文
    (博讯2017年01月19日发表)
   
    陈建刚律师
   
    ①看看“709案”中所谓的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到底是怎么回事;
   
    ②看看所谓的“指定监视居住”到底是什么一种人间地狱;
   
    ③看看谢阳,他在1年半的关押之中遭受了什么;
   
    ④看看指控谢阳犯罪的笔录是如何来的;
   
    ⑤看看谢阳是如何被逼检举揭发他人而立功的;
   
    ⑥同样作为709案件中的李春富律师之精神失常,真不奇怪。
   
   
   
    谢阳太太陈桂秋及其女儿(唯独缺了孩子爸爸)
   
    会见谢阳笔录
   
   
   会见谢阳笔录 (第一份)
   
    会见谢阳笔录(一)
   
    时间: 2017年01月04日15:08:56开始;
    地点:长沙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被会见人谢阳,以下简称谢;
    会见人 陈建刚律师、刘正清律师,以下简称律师;
    记录: 陈建刚 ;
   
    律师: 谢阳你好,我们是你妻子陈桂秋为你聘请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和刘正清,你是否同意?
   
    谢:同意,我同意委托你们为我辩护。
   
    律师:今天我需要向你了解一下有关案件的情况,请你慢慢向我介绍一下你被抓捕、被审讯的情况好吗?
   
    谢:我是2015年7月11日凌晨在怀化市洪江市托口镇黔洲大酒店被抓。我当时在休息,来了好多人,有便衣也有穿警察制服的,强行进入我休息的房间,没有给我出示任何证件,但是给我看了一张传唤证,然后直接把我带走了,带到洪江市公安局。我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手机、电脑、身份证、律师证、钱包、银行卡、公文包等所有东西都被抢走了。把我带下楼后我发现有三台车,共计十多人来抓我。
   
    律师: 到了洪江市公安局,下一步做了什么?
   
    谢:到公安局的时候大约是凌晨6点,天刚蒙蒙亮。有人把我带到执法办案区的一个房间,让我坐在一个审讯椅,也就是一个铁椅子,我坐上去之后就锁上了。然后他们就对我不管不问了,一直这样锁着我。
   
    律师: 当时有说对你拘留或者逮捕吗?为什么立即把你锁起来?
   
    谢:没有啊,没有说对我采取任何法定强制措施,上来就把我锁起来,一锁就是三个多小时,没人管,我就这样一直被锁着。
   
    律师: 然后呢?
   
    谢:到了大概9点多,来了两个警察,也没有给我出示任何手续和身份证件。他们口音绝对不是洪江本地的警察,也不是去抓捕我的人,是后来才来的。
   
    律师: 他们找你问了什么?
   
    谢:他们问我是否加入了“人权律师团这个非法组织”,还问了人权律师团的一些相关情况。我说据我所知没有“人权律师团”这样一个组织,他们说在微信上有这样一个聊天群,我说我在这个群里。他们说“这个群里面的律师具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属性”,然后又询问了谁是组织者、都干了什么事等等。
   
    律师: 你是如何回答的?
   
    谢:我回答这个群里面几乎都是律师,这只是我们有共同兴趣的人建立的一个群,是一个交流平 台,没有任何组织者,每个人都是独立平等的,相互之间没有隶属关系,仅仅是交流聊天所用,会发布一些信息,大家相互交流,甚至开玩笑等等。
   
    律师: 然后呢?
   
    谢:然后警察又问我,你们是否对外以“人权律师团”的名义对一些案件发表连署声明和意见,我说是这样,这都是我们个人的行为,联署也是个人行为,个人自愿。然后又问我是否愿意退出人权律师团,我说首先我没有加入“人权律师团”这样一个组织,既然没有加入就谈不上退出。然后他们又问我是否愿意退出“人权律师团”这个聊天群,我说这是我的自由,你们无权干涉。
   
    律师: 再然后呢?
   
    谢:他们告诉我公安部目前对微信“人权律师团”这个聊天群有了定性,说这个群里面的律师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希望我能认清形势,如果我能积极配合他们,我可能会获得宽大的处理。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他们最后对我说“北京和省里面的领导都过来了,如果你能退出人权律师团的话,你能获得宽大的处理。”我就问你们所说的宽大处理是怎么回事?他们说,你应该知道,现在全国对人权律师团的律师进行约谈,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的话,就有可能追究你的责任。
   
    律师:然后呢?
   
    谢:我当时以为仅仅是找我约谈,如果我答应退出人权律师团这个群。但我仍然表示这个群仅仅是个聊天群而已。他们给我做了笔录,仅仅两页纸,就是关于聊天群的事情,传唤证上说聚众扰乱单位秩序,但是笔录上对此只字未提。还问了我一些我参与的一些案件,比如建三江案、庆安枪击案等。我说我参与了。他们问是谁指使我干的,我说我是自己愿意去的,没有任何人指使我,并且我已经办理了委托手续,这是我正常的执业范围。我看了我案子的案卷,当时的这份笔录并没有附在本案案卷中。
   
    律师: 做完笔录然后呢?
   
    谢:做完笔录后,他们说对我我态度比较满意,需要向领导汇报一下,还说我应当能获得从宽处理。他们就离开了。大约十多分钟,时间大约是10:30分以后,来了一个警察,给我做了自我介绍,他叫李克伟,是负责我的案件的领导。我问他你是多大的领导?他用手向上画了一个圈,说“这整个大楼(洪江市公安局)都归我管。”我当时猜他大概是长沙市公安局的局长或者副局长。我后来知道他是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李克伟。
   
    律师: 然后呢?
   
    谢:他告诉我,说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说我对我自己的事情都是轻描淡写,“对你自己的事情没有从骨子里面进行反思,还需要给你重新做笔录,否则你不能获得我们的宽大处理。”我当时对他们这种出尔反尔的做法很失望,我问你所说的“从骨子里反思”应该怎样反思?有什么标准?他说“标准由我们来掌握。”我说你们掌握标准,而这个标准又没有可衡量性,我对你们的诚信极度失望。我不愿意和你们合作。
   
    律师: 然后呢?
   
    谢:他们又一个警察拿来我的手机,给我要密码,要开我的手机。我说你们没有这样权利,我拒绝了。后来我知道这个警察是怀化市国保支队的警察,是一个负责人,但不知道什么名字。
   
    律师: 再然后?
   
    谢:李克伟对我说不是针对我来的,还是希望我能转变态度,能积极配合他们。然后中午吃饭,饭后没有继续往下谈,一直到下午五六点钟。警察中安排了一个辅警陪着我,晚上的时候不让我睡觉,我就这样被锁着,一直锁到天亮。整个晚上辅警眼睛盯着我,不让我睡觉。我一闭眼睛打盹,他们就推我,拍我,训斥我,我就这样被逼睁着眼睛到天亮。
   
    律师: 天亮以后呢?
   
    谢:大概凌晨5点多,突然进来五六个人,有便衣有穿制服的,他们拿来一份《监视居住决定书》的传真件,让我签字,我签过字后,他们就把我带上了警车拉走了。一直拉到长沙去,直接去了开福区德雅路732号国防科技大学第一干休所,这是案卷中显示的,我被带进去之后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只是能确定这是在长沙,但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在车上,有一个叫做李峰的警察,我后来知道他是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的人,他给我讲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了,希望我能把握住第二次机会,在制定监视居住期间能对他们积极配合,然后他向上级汇报,争取对我宽大处理。我想我办的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我就告诉了他们我的手机密码,他一路上查看我的手机微信。他对我做过的事情很熟悉。
   
    律师: 然后呢?
   
    谢:到长沙带我到关押地点的时候大概是2015年7月12日中午的时间。他们把我带到那个酒店,从一个小门进去的,两个警察从左右分别抓着我胳膊按着我脖子把我押着往前走,把我带到二楼一个房间,我后来知道是207房。房间就是一个比较小的房间,有一张小床,两张桌子,有两把椅子。从门口进门,左上方有一个摄像头。
   
    律师: 你进去之后呢?
   
    谢:他们把我带进去之后,让我坐在椅子上面,有三个人陪着我,他们不是警察,我后来知道他们是陪护人员。
   
    【今日到此为止2017年01月04日16:54:45】
   
    陈建刚律师: 【2017年01月05日09:23:32】今天刘律师回去了,我们继续开始笔录。(以下律师为陈建刚)
   
    谢:好。
   
    律师: 你被押到这个207房间的时候,从11日一个白天一个晚上,到现在半个白天,至少已经30个小时以上没有休息了,你有没有要求要休息一下?当时困不困啊?
   
    谢:很困倦啊,但他们不断有人来,我连闭眼睛都不可能。
   
    律师: 你说一下到了房间后的事情?
   
    谢:到了房间之后,不断地有警察来问问题,也不做笔录,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出示证件,没有穿制服,也没有告诉我他们的身份。他们有时候两人,有时候三人,也有超过三个人的时候,不停地来问我问题,有的问半个小时左右,有的问一个小时以上,没有任何笔录,反证就是不让我睡觉。他们走了之后我身边始终有人,讯问的走了后,陪护人员会在。第一天基本没有陪护在我身边的事件,不断地有便衣来问,始终处于讯问中。
   
    律师: 都问了什么问题?
   
    谢:家庭背景、社会关系,问我有多少个女人,我一年能挣多少钱,还问请庆安事件等等,他们都不做笔录。我后来知道负责对我审讯和调查的前前后后有40多人。
   
    律师: 7月12日的这样讯问到什么时间?
   
    谢:一直到晚上7点。7点以后说是领导来见我,就是长沙市国保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王铁铊来见我,所谓的领导就是他。他来了以后对我说让我认罪伏法,坦白自己的罪行,还说:“这个地方是个指定监视居住的地方,我们会保证你合理的休息时间,但是什么叫做合理法律没有规定,这个由我们来把握,我们认为你一天有两个小时休息就可以了,那么你就休息两个小事,我们认为1个小时可以就是1小时,我们认为半小时就是半小时,我们认为5分钟可以那就是5分钟。”
   
    律师: 还说了什么?
   
    谢:我对他们说你们作为警察怎么这样解读法律?王铁铊说“你现在是被指定监视居住期间,你现在唯一的权利就是服从,你要明白你自己的身份,你是犯罪嫌疑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