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郑恩宠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5年,中国有1075名法官辞职。法官对当前工作非常满意占百分之一点二八,比较满意占百分之十一点0九,不太满意占百分之三十点八九,很不满意占百分之二十二点二二。有超过半数的法官认真考虑过要想离开法院,着手进行离职准备的有百分之九点八一,从没有想过离开法院的仅占百分之五点五三。
    这是2017年1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第四版全版刊登的两篇文章所透露数字。这两篇文章分别是《全国10万法官“竞聘”上岗扩充司法辅助人员搭建审判团队》和《推进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改革解决后顾之忧》。
    目前中国有法官19.88万人,1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办公室主任胡仕浩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介绍,截至2016年12月底,27个高级法院、340个中级法院、2623个基层法院-约占全国法院总数的85%--共产生入额法官10442名。
    “有的同事虽然通过了考试、考核,但从心底里并不想当法官。”一名法官说。一方面,选任竞争激烈甚至残酷,另一方面,法官的审判风险高,收入却不高,尊荣感也不强。
   法官想离职、大多数法官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这也是一种人心向背。严格讲这也是中共政治不安全的一种表现,为什么长期以来法官们对受理社会案件、依法判案消极怠工?这与司法不独立有关,也与当局的司法制度和信访(上放)制度相矛盾有关?究竟法院是审判机关,还是政府信访局是审判机关?


    法官听命于政府,对有些案件不受理就是不受理,受理后统一让你输就是没道理也一如既往。当老百姓认为法院不讲法,就持续不断上访,各地政府为了自己的政绩就进行了一些小让步,于是公民就大规模信访不信法。法院和法官们感到自己被出卖了,就将大量的案件往政府推,往政府的信访部门推。
    当政府承受不了时,就动用警方和维稳部门对访民进行打压,法官们在暗暗好笑,坐山观虎斗。其结果在中国大地上“文革”的有些现象再现,法院等司法机关被靠边、被“砸烂”,律师被打压,律师被靠边站,于是访民中的能人、领袖、甚至骗子和乌合之众大面积出现。
   到了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要全面强化审判机关,淡化信访,对访民队伍劝其回到法治、回到法院受理。各地政府对访民于是就冷处理、不受理、不解决并分化瓦解,认为其中的访民有过火之处,就继续打压、关押。
    严格讲,没做过十五年的律师,无论如何是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法官。如今中国的法官们要离职当律师或到政府部门当公务员,对建立法治和真正的依法治国的制度是良性互动。这样中国的律师队伍人员增多、素质提高、力量增强,对淘汰不良律师有好处。律师兴,法官才会兴;律师兴,国家公务员队伍才会兴;律师兴、国家才会兴;律师兴、公民运动才会兴。严格讲,今后若没有律师参与、指导和引领的公民维权运动,大多数都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逃脱不了乌合之众的走向。
(2017/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