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专访江天勇律师]
郑恩宠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法庭上唱国际歌还称反共英雄?
·女儿美国遇滕彪谈维权年青化
·德国作家当年营救中国作家
·高层定调继续加大打压访民
·中国法官为何在罢工和怠工?
·北京法院就殴打女律师进行调查
·北京法院殴打女律师崔慧经过
·王健被拘十天见律师上海访民无此福气?
·蔡瑛律师冤案政府不赔万千民众何时获赔?
·我加入四百多位律师联署抗议殴打律师
·北京京润律师所发生爆炸案
·顾志坚弟兄安息
·敢为颠覆政权案辩护的刘正清律师
·鲍彤:修炼法轮功无错
·香港律师关注组就大陆律师屡次被打声明
·众律师声明指衡阳警方歪曲事实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五省30律师谴责河南法院声明
·香港4.25集会游行看人心向背
·警惕有访民或许比中共更腐败
·律师法庭上批江泽民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赞徐显明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香港真假普选涉13亿人的人权问题
·全国拆迁居民应声援舒向新律师
·习近平何时会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
·鲍彤谈时局
·祝贺陈建刚律师维权团成立
·法轮功是最敬重律师的团队之一
·民运高度重视来自国内律师
·中国“良心犯的孩子”组织将成立
·冤民祭奠林昭要破除领袖依赖症
·香港支持假普选方案不足一半
·人心向背和二亿人三退数字真实
·中共信访砸烂公检法访民太傻
·信访砸烂公检法访民太傻(二)
·祝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后代组织成立
·到中纪委上访的后果
·援救陈光武律师行动将展开
·广东反恐将拆迁户当演练对象
·学香港争民主现年青化、知识化
·朱立伦访复旦为何打青年牌
·亲属被抓如何请律师?
·两岸关系不是权贵、国共关系
·余文生律师被拘99天律协不作为
·上海干部经商规定出台与人亡政息
·6省14律师聚江苏法院斥法官违法
·崔慧律师起诉北京通州公安局不作为
·习近平拿多少钱搞法律援助?
·强拆十字架属开历史倒车
·最高层发出终结上访的信号?
·勿忘高智晟律师
·香港向假选举说不!
·任何人制造假英雄都是错
·警察击毙访民当局对访民政策未变
·赞22律师联署谴责警察击毙访民
·美国政府声明释放浦志强律师
·山东冤民声援舒向新律师!
·言论自由不是扭曲事实的自由
·勿忘为他人而受到酷刑的律师们
·美议员团与香港各派会谈
·四律师法院外抗议对范木根判决
·祝丁家喜律师获公民力量奖
·在教堂见到拆迁户留美学生
·李劲松律师为被警方打死女工呼吁
·五一后公民有诉讼权并不提高胜诉权
·三律师在江西高院前拉横幅抗议
·庆安案网民律师访民高度团结
·赞筹款为经济困难者请律师
·庆安维权一线急需五万元
·随牧青律师会见狱中基督徒王清营
·庆安公民关注团14人被抓捕
·律师质疑庆安案官方调查报道
·赞贾灵敏化十多万元为他人维权
·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江天勇律师

專訪江天勇律師:最可怕的酷刑是什麼
   
    江天勇律師資料照。(大紀元)
   
   更新: 2016-07-12 4:30 AM

   【大紀元2016年06月27日訊】江天勇,河南羅縣人,北京執業律師,曾參與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件維權行動,也因此在中國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還曾親身遭遇酷刑折磨。中共最可怕的酷刑是什麼?2016年春對江天勇律師的採訪談到這部分內容,以下是訪談實錄。
   記者:您在中國的一個中學做語文老師將近十年,您有甚麼感受?
   江:中國學校的課本就是洗腦啊,語文、歷史都是,選的課文都要表現共產黨那套東西,裡邊很多東西是騙人的,比如甚麼周總理的睡衣呀,十里長安送總理啊,都認為周總理是個完人,但實際周恩來不是甚麼完人;還有抗美援朝,歷史書上寫甚麼美帝國主義發動侵朝戰爭,目的是以朝鮮為跳板最後侵略中國,我後來才知道抗美援朝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們都給蒙了!
   初中的《青少年修養》《社會發展簡史》《法律常識》,高一的《共產主義人生觀》,高二的《經濟常識》,高三的《政治常識》,這一系列課本就是撒謊。《社會發展簡史》一定強調共產黨的領導是正確的,最後實現共產主義怎麼怎麼樣的,純屬胡扯;甚至數學、物理、化學,都要在教學過程中,對學生進行思想品德及政治教育,比如數學題裡說文革生產槍炮多少多少,它灌輸這些東西!
   唉,教學時我跟學生說兩套,一套按照教材說,一套我也告訴孩子我認為正確的東西、我的質疑,最後我要告訴孩子,考試不能這麼寫,這麼寫是沒分的,考試時甚麼答案會得分……
   無論在學校還是單位,洗腦啊,它不知不覺的,防你都防不過來。有中共就有洗腦,它最講政治工作,從上到下,甚至到街道,從政委到指導員都是洗腦的。從文革的學習班,後來我小時候參加的那個文化室,看著是提供一個場地,放幾本書,組織各種活動,其實就是洗腦,它說甚麼是壞的,甚麼就是壞的,它說甚麼是好的,就是好的,它樹立它的榜樣,說打倒誰,一下子就打倒……
   我經常說讓自己眼睛睜大點,頭腦清醒點,別被它騙了,但還是被騙了,比如南聯盟危機,大使館被砸,周圍人都上街,我也熱血沸騰,雖然我沒上街,但也熱血沸騰,覺得美國怎麼怎麼的。一個人不和外界接觸,只接收一種信息,你很難不受它洗腦!
   我以前愛看所有報紙的國際版面,《參考消息》、《世界軍事》,還愛看《環球時報》!看後熱血沸騰啊,國家怎麼發展了,我們能做飛機了、結束了甚麼甚麼歷史了,我愛國嘛!
   中學教書實在沒意思,很早我就對民主自由感興趣,而律師這個行業與人的權利、民主自由現政關係最近,所以後來就我就當了律師。
   記者:您既然是一個非常愛國的人,為甚麼政府經常會說您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江: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愛國,要關心政治,要有社會責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你真正為國家好,在它眼裡就是對它最大的威脅了。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所謂的煽動顛覆,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
   早期我做案件,和國保「喝茶」,我竭力讓他明白我是為了國家法制建設,是做好事,真不是為了名為了利,結果我錯了,它打擊的就是做好事的,他怕的就是你這種不為名利、有社會責任感的!你不求為名利,對他最麻煩了,不好收買。如果你不是為錢去做案子,在它看來就是專門要跟它做對的,更危險,它喜歡你是為錢去做事。它建這國家不是為這個國家,不是為了人民,它是為自己的利益。
   我是基督徒,我知道它背後是個邪靈,它來就是要毀的,毀掉你善良,因為它就是邪的,因為它就是做壞事來的。
   記者:2011年您在被關押期間,曾經被虐待體罰,而且還被逼迫每天唱紅歌?
   江:唱紅歌,那也是酷刑,整個就是洗腦。那次他們懲戒我不是目的,他們的目的是要改變我的觀念,要給我洗腦。
   2011年那次,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被關在甚麼地方,一個很小屋子,窗戶和門是關得嚴嚴實實的,窗簾,不讓你知道白天黑夜,不知道時間……所有帶字的東西都弄走,沒有一片紙,沒有一個文字,完全隔斷信息,禁止聊天,完全沒有語言……出來後我發現這種精神摧殘對我傷害很大的,我的記憶嚴重衰退,健忘,我連用了很多年推特的密碼、skype的密碼都忘了……早晨6點起床洗漱……然後唱紅歌,我說我不會唱,那就背!背歌詞!我說不會背,那你必須大聲讀!讀紅歌詞!《走向新時代》《黨啊親愛的媽媽》,還有《五星紅旗》,很噁心的!天天早晨你必須把歌詞讀一遍,大聲讀!……必須的!……面壁,長期保持固定姿勢……膝蓋頂著牆……腰斷了一樣……坐地上……只能兩個姿勢,腿伸直腳頂著牆,腿貼著地伸直90度以上……坐不住啊……再一種方式,蜷著腿,坐不住……坐不住我就抱著腿……每天都坐,叫反思……
   提審,拳打腳踢……咣!他們說,「我們可以依法辦事也能違法辦事,因為有權違法辦事……」有一次,我問打手:「你是人,我也是人,你為甚麼要做這些非人的事?」他愣了幾秒,又過來一拳,拳頭面比我臉還大,他說:「你不是人!」我就站起來,眼睛看著他;他又打,我又站起來,打得我滿嘴的泡……夜審,剝奪睡眠,有五天沒合過眼……作為基督徒,一路走來,很多事還是感覺確實是與神同在的……
   毆打辱罵,這都不是最難受,最難受的是不得不接受洗腦的過程,它強迫你把黑的說成白的,真的讓人崩潰!你認為是白的,它最後一定要讓你自己講是黑的,你光簡單承認是黑的不行,你必須深挖思想根源,你必須把它為甚麼是黑的、為甚麼不是白的邏輯說出來,不能用中性詞彙,必須用它們的詞,它強迫你接受它的觀念,逼你改變對一件事情的想法,那過程就快把你逼瘋了。他說說說說,說個不停,我不聽,我就看著他的嘴動,看著牆,我那時理解為甚麼審訊時人會想跳樓想自殺了。我看看周圍,窗戶封得死死的,我忍著,我不能瘋,瘋不瘋我都不能跳樓,不能跳起來打他,誰能保證自己一個小時後不突然跳起來打他?保證自己不會突然跳樓或者撞牆?那時我理解了,怪不得有些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不長時間人就會殘了、瘋了。完全不把他們當人。我這還好一點,他們還害怕我自殺,但不知道接下來的每分鐘我會怎麼樣,不知自己能抗到啥時候,會不會瘋掉……打呀辱罵呀,都不是最難受的……
   記者:您調查代理過一些暴力計生的案例?
   江:我很早就認為計劃生育有其必要性,我曾經認為中國人多了就是不好整,因為我是被它洗腦了!後來才發現我完全被它忽悠了,中國根本就不是人多的問題。
   在外國,計劃生育指家庭計劃,夫妻倆計劃生孩子的時間間隔,但我們用這個詞完全是國家、政府的強制行為,不是人自己的選擇。中國人連自己生孩子都決定不了,中國人結婚得有結婚證,懷孕得有准孕證,生孩子得有准生證,孩子辦不了戶口,道道關卡控制你,魔鬼撒旦控制。第一個,通過這種辦法控制人,讓你始終擺脫不了公共權力對你生活方面的影響,第二就是當局通過這種辦法撈錢。山東到處都有法制教育基地,見人就抓,抓一個進去一晚上就100元,在裡面學習計劃生育怎麼怎麼好,抓人做計生,就跟抓牲口一樣,慘無人道啊,後來我發現魔鬼並不是直接讓你幹壞事。人是神造的,內心還是有來自神的最基本的良善,因此直接幹壞事人還是牴觸,心裡還是不安的。魔鬼撒旦引誘人幹甚麼是通過利益,用利益收買人做計劃生育,連醫生都參與作惡啊。有一個女子,孩子第二天就要出生了,就把她抓住啦,弄過去,直接用長長的針,從下面對著孩子打針,把孩子弄死,再弄出來,很殘忍。現在讓你生二胎,也不是你自己的計劃,他讓你不能生你就不能生,他說讓你生你才能生,也還是國家控制。
    人權律師江天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提供)
   附:江天勇律師近年被迫害的經歷
   2009年7月律師證被北京司法局註銷後一直未獲發還。
   2011年2月19日,中國「茉莉花事件」中,被警察帶走後失蹤二個月,被秘密關押,飽受嚴刑拷打、威脅、羞辱及洗腦迫害。
   2012年5月,因為參與陳光誠的維權事件,持續受到國保監控,被打致左耳失聰,後被軟禁在家。
   2013年5月13日,江天勇和六位律師到四川資陽市「圍觀」資陽法制教育中心——二娥湖洗腦中心,他被數名身份不明的人毆打倒地,小腿被石頭砸傷。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後在賓館裡被綁架,然後被塞在車子的後備箱帶到建三江公安局大興分局,遭受嚴重刑訊逼供,包括暴力毆打、鐵鏈子吊銬,4月22日,江天勇被釋放,天津醫院檢查的診斷顯示,八根肋骨骨折。#
   (未完待續)
   採訪整理:李慧,責任編輯:蘇明真
   
   专访江天勇律师:留下来 因为我想改变它
   
   江天勇律师资料照。(大纪元)
   
   更新: 2016-07-13 6:41 AM
   【大纪元2016年06月27日讯】江天勇,河南罗县人,北京执业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件维权行动,也因此在中国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但他仍坚持留在中国,想努力改变中国的现状。以下是2016年春对江天勇律师的访谈实录。
   (续前文)
   记者:您在国内的遭遇,您家人也受牵连吗?
   江:2011年我被绑架,当时我妈就被警察一下子打倒了,我弟弟也被打,我被强塞车里面,他们跟土匪一样把我秘密绑架了,关我了两个月,我妈妈瘦了几十斤,吃不下饭……我们搬了好多次家,零九年我送孩子上学,他们不让我去,结果发生冲突,他们一掌把我太太打倒在地,孩子在旁边哇哇哭,这孩子上学放学都能看到我被软禁不许出家门……
   其实最开始对孩子的教育,不太在意,在哪都能受教育,我真正觉得孩子必须出去受教育,是她上小学。那一年“六一儿童节”,回家,高高兴兴回来,弄个红领巾回来,说老师说红领巾怎么怎么的。真可恶啊,有个电影叫《启示录》,那里面讲得很清楚,共产党的这种宣誓,或者戴它的东西啊,其实就是给打上兽记,包括它的党徽、团徽,旗子,毛泽东像,红领巾,看起来是个东西,实际是有邪灵的东西在里边。
   但你完全不让孩子戴那个,人家都戴你不戴?那孩子就会被孤立起来,而且那东西被宣扬成进步的象征,你能指望小孩子能理解多少啊?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逃离,所以2013年我太太和孩子就出去了,没办法嘛,而且我太太也被骚扰得很厉害。那时他们拿我太太、孩子威胁我:我们弄不住你,可以弄你老婆孩子。这是明的,还有暗的,动不动就问,你孩子几年级呀?准备上哪上学呀?总之他谈话就让我感觉他惦记我的孩子。他们说,我们想让她上学,她就能上学,我们不想让她上学,她就上不了学,而且如果你和我们合作,那点事算啥呀,可以上最好的学校。可以在北京参加高考,那点事对政府算啥呀,不就一句话的事吗?!又威胁又利诱,所以后来我意识到,孩子将来必须得走,不走就是人质,他们走了我才可以放手去做事,我没想离开中国,作为律师一到那边就废了,在这边才真正需要做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