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16]
槟郎文集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16

槟郎诗歌年集2016
   
   目录
   
   2016年底小结

   耶诞节哀悼耶稣
   耶诞节随想
   故乡的汤山
   布衣之怒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洞玄观除夕撞钟
   十月桂花香
   灵谷寺的桂花
   校园栾树路
   秋游佛手湖
   独坐无想峰
   登珍珠泉长城
   初游茅山
   炎夏的紫薇花
   明故宫之梦
   明故宫漫步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游钟山竹海湖
   游千华古村
   凤尾竹小径
   秦淮河防汛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那次抗洪小记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木槿花开的山村
   水禽湖的天鹅
   遗弃道教的南京
   方山纳凉夜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这就是岠嶂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五月的梅花山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怀念诗人邢昉
   一字街的淹没
   梦见双女坟
   楼顶看雨景
   亲亲的泽漆
   再叹云玉宫
   哀叹云玉宫
   燕子归乡
   巢湖状元祠
   香港怎么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打菹草的回忆
   
   ——————————————————————
   2016年底小结
     槟郎
     .
     从小区到校园,
     从办公室到教室,
     走了一年又一年,
     转眼又走完2016年。
     隔着讲台的密密的人群,
     一片模糊的面影。
     .
     藏身校园,放浪山水,
     呛浊的红尘已疏离,
     不像过去招惹是非了,
     良知却重压了欠愧。
     万马齐喑究竟可悲吧,
     单一颂圣潜伏祸害之机。
     .
     盛世之音蒸腾,
     孤陋的我有点发懵,
     旮旯透出的真相,
     却不再公开地议论。
     祖国,不再怕外人欺负?
     草民却常遭内人欺凌。
     .
     远方的精彩没钱去,
     金陵风景温习又温习,
     虽难有初游的激动,
     总要往深处掘出灵泉。
     好歹拓展了些新的景点,
     旅游占最多的诗篇。
     .
     写了近五十篇诗文,
     本年最大的安慰,
     尽管只在网络上浮沉,
     毕竟已把它们交给历史。
     别了,槟郎的2016,
     来年的白纸如何续写?
     2016-12-27
   
   
   耶诞节哀悼耶稣
     槟郎
     .
     过了老诞节、佛诞节、
     穆诞节、孔诞节,
     一年有多少个圣诞节啊,
     一个个地过,生活真多彩。
     今天又是耶诞节,
     轮到想起犹太人耶稣。
     .
     今天的南京下着大雨,
     伴着我的只有风声雨声,
     我哀悼耶稣,可怜的人,
     究竟是厄运大于幸运。
     33岁,悲惨的死,
     十字架上半天才咽气。
     .
     母亲未婚先孕,生父不明,
     养父只是个穷木匠,
     出生在旅途的马槽里,
     这就是所谓平安夜。
     问题少年,离家出走,
     把全社会都当做大问题。
     .
     于是,心理为求平衡,
     便与老天爷的圣灵相通,
     把继承先知当做使命。
     可结果呢,短暂的一生,
     过得也很充实,除了
     恋爱成家、生儿育女。
     .
     穷二代耶稣,以表哥
     为榜样。约翰被杀头,
     他的事业才有起色,
     也只有13个门徒。
     竟然就去闹群体性事件,
     终把自己逼上绝境。
     .
     罗马帝国的犹太自治区,
     总督彼拉多一脸无辜,
     我只是阻挡无力而配合。
     摩西大卫的子孙,
     为什么自称犹太的王?
     最后圣灵也离弃了你。
     .
     为同胞谋福利而死,
     历史终会公正地评价!
     是你的同胞误解你了吗?
     2016年后的今天看来,
     犹太人并没有给你平反,
     也绝没有接受你的宗教!
     .
     犹太人耶稣,你的教,
     只是被外邦人所接受,
     反用为迫害你民族的武器。
     他们挥舞着你的教,
     掀起反犹主义的浪潮,
     一直持续到奥斯维辛。
     .
     我哀悼耶稣,可怜的人,
     被本族唾弃的宗教,
     反被外邦人用来迫害同胞。
     却在华夏故国交了好运,
     被吹捧为圣诞、圣经,
     老孔佛穆们嫉妒死。
     2016-12-25
   
   
   耶诞节随想
     槟郎
     .
     我们忘了昊天上帝,
     古代汉族典籍中的神名,
     以耶和华顶替,
     于是,上帝改了族籍。
     .
     我们忘了黄炎大帝,
     忘了伏羲神农燧人氏,
     忘了华夏祖宗圣哲,
     更忘了抟土造人的女娲,
     何尝为他们过节?
     .
     圣诞节专指耶稣?
     我们的老孔墨韩呢?
     特别的爱献给特别的你,
     为什么只是基督教的耶稣?
     还是叫耶诞节吧。
     .
     儒教的圣是孔子,
     道教的圣是道德天尊,
     佛教的圣是佛陀,
     伊斯兰教的圣是穆罕默德,
     都有他们的圣诞节啊。
     .
     我们绝不排外,
     除了耶诞节,我们还想过
     孔诞节、老诞节、
     佛诞节、穆诞节。
     乃至感恩节、古尔邦节。
     节日越多,生活越多彩。
     .
     喉舌们,商家们:
     为什么只宣传耶诞节?
     为什么不宣传穆诞节呢?
     为什么不宣传老诞节呢?
     你们的心眼长偏了!
     .
     明天是耶诞节,
     今天是它的平安夜,
     当然可以热闹地过。
     祝福你,出生在马槽里的
     犹太人耶稣!你的族人
     为什么嫌弃你的宗教?
     .
     也祝福耶稣的后爹木匠约瑟!
     也祝福耶稣的亲妈圣处女玛利亚!
     你们在伯利恒成就伟大的节日,
     孵出了一种辉煌的宗教。
     .
     今天是耶诞平安夜,
     我怀念耶稣,只活了33岁,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他只是为了自由信仰,
     你们为什么不让他平安?
     2016-12-24
   
   
   故乡的汤山
     槟郎
     .
     南京东郊有一座汤山,
     我曾经爬过一次,
     山下有一座小镇,
     我也曾经逛过数遍。
     闻名的温泉光顾过
     民国达人,却没有洗过。
     .
     故乡也有一座汤山,
     我多次留连过,
     山坡的中学和大学,
     度过我八年求学时光。
     烂漫的少年,纯洁友情,
     难忘的登山的足印。
     .
     在山上集体植过树,
     在草丛里触过初恋的手,
     钻过山崖的仙人洞,
     偷采过竹林里的嫩笋。
     最喜山巅远眺巢州大地,
     好奇着更外面的世界。
     .
     巢湖汤山下的半汤,
     乡人冬天的洗澡盆,
     从襁褓起泡温泉长大,
     我生命中最亲密的小镇。
     街商店买的小画书,
     阅读儿时回家的路程。
     .
     半汤温泉交了好运,
     而今属于省会的度假区,
     连祖居的山村也将拆迁了,
     而我已多年没有回故乡。
     魂牵梦绕的乡土哦,
     怕再相见已面目全非!
     2016-12-22
   
   
   布衣之怒
     槟郎
     .
     我以布衣为傲,
     十年后果然是布衣。
     他以仕途为志,
     十年后成为我的上司。
     .
     曾经的勾肩搭背,
     逐渐甩开手臂。
     开始说忙着开会
     接着说官民有别。
     .
     终于不再说话,
     我就避开与他见面。
     突然以权力为剑刺来,
     我猝不及防地倒下。
     .
     你手上有权力,
     我空手也有菜刀才平等。
     唐雎不辱使命,
     布衣之怒使我站起。
     .
     从朋友到敌人,
     从平等到尊卑,
     你有了欺压人的权力,
     我有了血溅五步的冲动。
     2016-12-21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槟郎
     .
     本来墓址已变成
     繁华城区的十字路口,
     徘徊于陌生的人群,
     痛心于国家级文物的失去。
     我又庆幸你只是迁坟,
     多少古迹已经彻底失踪。
     .
     寻到荒凉的小山边,
     一方石碑,一杆木片,
     是全部的地上所见。
     却有月饼和酒瓶放在
     碑上与碑下,有人
     仍在延续对你的尊敬。
     .
     我深深地三鞠躬,
     采把野草花放在墓前,
     打坐,与你通灵。
     钦称高道,大明国师,
     一生光大原乡宗教,
     一度流放也教化着边民。
     .
     隔着五百年的光阴,
     仍能感受你的荣耀和质问:
     文化要交流,但祖宗的神仙,
     古老伟大的文化民族,
     真能被外邦精灵取代吗?
     但传统终会在曲折后中兴。
     .
     我来了,又得走了,
     心已有一份牵挂,
     对民族历史又增了责任。
     挂树的祈愿绸带随风飘舞,
     老天爷的采诗官啊,
     让天上人间都重温英名!
     .
     注:今天上午专程去了南京雨花区西善桥街道。
     先到了岱山中路和岱善路(管道路)交叉口。这里曾经有座小山,山上便是刘渊然高道墓,专家曾建议就地保护,可以申请为国家级文物。而今已是平坦的城区,繁忙的交通路口。
     去寻找刘渊然高道的迁移后的新墓地,通过杂乱的工地后,看到一座小山,是岱山的支脉。荒山野岭很大,问过几次人都不知道,我傻眼了,难道只是白跑一趟吗?
     又走了一百米,问一个干农活的阿姨,她竟然知道!这是刘祖在冥冥之中保佑我啊。阿姨热情地带我到了墓地,还帮我照了几张相,我感动得掏出二十元塞给她表达谢意。
     回来路上,又到西善桥博物馆参观。王永保先生热情接待了我,向我介绍本地的文物,与我一道感慨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还送我一本《西善文物精粹》,也非常感谢!
     朋友们如去访刘渊然高道墓,我可以做向导了。
     2016-11-2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槟郎
     .
     凭着游园年卡,
     走进金碧辉煌的朝天宫,
     泮池水浊臭,棂星门高耸,
     热闹的古玩市场已消失。
     空荡荡地缺少人气,
     刘渊然,我却想到了你。
     .
     大成门前孔子屹立,
     大成殿里明代服装展览,
     崇圣殿被高票价阻拦,
     西角的博物馆里满是藏品,
     冶山上雄居着敬一亭。
     这分明是一个儒教景点,
     哪有与你相关的痕迹?
     .
     大明初年的朝天宫,
     国家级的道观供养你。
     被朱洪武请进南京,
     赞为高道。四朝的名臣,
     钦命:总领全国道教,
     道教领袖,大明的国师,
     这里曾无处不有你的印记。
     .
     出生于道教世家,
     母亲梦紫衣道者而孕;
     天师府里三天便得真道,
     融合全真清微和净明三派,
     独创长春派一系至今。
     更可敬,因耿介流放云南,
     传教而福泽化外之民。
     .
     曾经著名的道教圣地,
     在晚清改成了儒教场所,
     正如南都的辉煌不再复返。
     80年代的大规模重建,
     混账地不恢复明朝道观样式,
     你的西山道院只留下地名,
     却空挂着朝天宫的羊头。
     .
     你在朝天宫里仙逝,
     没想到几百年后你的遗蜕
     又回到这里,我闻而未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