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政治家先做好一个商人才能成就政治基业]
巴克栏目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习近平们会继续做什么?
·习近平就是袁世凯的再生
·巴克:民主进程战略需要更多新途径
·彭明君逝世应给予民主智者的智慧
·习共是否智性就在于能不能与国人和谐
·政治家先做好一个商人才能成就政治基业
·探余志坚为什么公开声明
·我不是自己
·我是自己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习大巨婴去江曾真的很难吗?
·巴克:哀哉余志坚
·中俄为什么支持朝鲜拥有核武器
·习共特务说郭文贵杀死了王岐山大家会信吗?
·习近平累不累
·风情不在浪漫时 1
·风情不在浪漫时 2
·风情不在浪漫时 3
·风情不在浪漫时 4
·风情不在浪漫时 5
·张坚:海外民运应如何变局?
·风情不在浪漫时 6
·风情不在浪漫时 7
·风情不在浪漫时 8
·风情不在浪漫时 9
·风情不在浪漫时10
·风情不再浪漫时 11
·风情不再浪漫时 12
·风情不再浪漫时 13
·风情不再浪漫时 14
·风情不再浪漫时 15
·风情不再浪漫时 16
·风情不再浪漫时 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家先做好一个商人才能成就政治基业

   

    要说什么人都能做成政治事业,未免不切合实际,中国的民主进程之所以遥遥无期,仍被习共左右着,就是因为习共国内的势力已经被利益集团控制着,而且每次的革新都会受到利益集团的阻扰,因为每次的革新都是利于群体利益反而是夺取利益集团的利益。

    作为利益集团,拥有着经济势力,管控人民的屠刀,甚至左右着人民的生死存亡的一切空间;而民众不过拥有着群体的力量却不具备利益集团所具备的经济势力以及人生的最基本所需的资源。

    更令我们看到的,在独裁制度下,任何一项民主政治事业,没有经济势力做后盾,想成什么大业,那就只能依赖利益集团的觉悟了,而民众没有决定权。特别是在共产党利用人民的力量夺取了国家政权以后,远远地抛弃了人民利益,逐渐形成了鱼肉人民的流氓恶霸,并恬不知耻地居功自傲起来,忘记了,没有人民的广泛支持,他们不过就是一群社会动摇分子,不是被击杀,就是被现实社会边沿化。

    作为民众的群性思维,无非就是多一些实际上的物质利益,到是忽视着精神上的富足,所以,要想唤起民众造反,仅仅依靠几句口号是达不到目的的,而能推动人类历史的固然是民众,但是,没有人做顺应时势的领头人,民众就是一盘散沙,经不起邪恶势力的震慑与杀戮。 到是有位叫星辰的提出,民主领袖应该给予追随者物质上的前景,例如出台民主革命成功房屋无偿分配给他们作为实惠的入时政策——详见《一位民运实干家来稿:如何动员大规模的人上街》。星辰先生想的似乎周到了一些,比那些只顾抱怨人民甘愿做奴隶也不会反抗的羸弱、要进步得多了。

    但是,笔者却认为,完全依靠推翻独裁的直接手段是不明智的,应该促使人民拥有自己的营盘,哪怕这个营盘十分地弱小,只要具备了合理的演化轨道,弱小一样能强大的话,那么,给独裁势力敲响丧钟的依然是人民,而不是摇唇鼓舌的演说家。

    历来,鄙人就看不上那种好高骛远的人又自诩是什么预言家的人,这种人,十个九个是政治骗子。只不过,高雅一些的,他的欺骗不是看民众的口袋,而是思想。更有甚者,他自己尚不清楚如何是好,却面对他人的见解一律否定。又仿佛他是什么世界级大师,其实不过就是个一知半解的文人罢了。

    能从利益集团群中脱离出来的大多是失去角逐利益机会的人,这种人,由于常年获益不会对利益集团的坏行为产生恶感,到是习惯于接受一些不合自己口味的事物。直到实在混不下去了才不得不进行人为的脱离思维后的叛离。这种人,不论在什么阵营中,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继续着,最多的在人生感悟中,懂得了只有符合大家利益才更利于得到更多人的响应与较广泛的支持。

    作为一个愿意友好共处、共生共灭的人,他的心地就会自然地善良,多些慈悲,对人有爱,决不崇尚杀戮手段,他要用爱改变他所自然能改变的事物,不是毁掉旧的、重新制造新的物质空间。

    过去的革命就是一种毁掉陈旧的社会,建造新的社会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这种原始的手段自然是无情的摧毁,不是顺势而行。只有爱心的人,才不会这样地思维,他所采用的是在旧的基础上推动新的模式演绎得越加完美,并能使陈旧的事物不得不加以接受或变更过去的形态。

    徐水良的想法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中共顽固坚持依靠武力,赖在中国政治舞台上不肯下台,而中国民众和民主力量又无法推翻它,那么,全世界就别无办法,就只能采用外部力量,由文明社会共同努力,采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来推翻中共统治。”

    这位先生真是想得十分地可爱,也常受到不实的攻击与诽谤,对其采用此段子的人,基本都是为独裁势力服务的,肤浅思维的人看不穿这一点,同样,徐先生自己也常作为攻击者活跃在网络世界里,其并没有找到民主进程高加速的真谛。

    我们都清楚,外部的势力才不会帮助习共国人民做这样的事情,即使民主领头羊美国,也不会这样选择,所以说这种思考太不切合实际。而且,任何人,若不知道自己的事情首先还要靠自己解决的想法是肤浅的。尽管国际社会上的政客大多标榜着自己是世界上的维护民主的,但政客们都清楚,虽然共产党就是一具恶魔,它的强大更会给国际社会制造更多的生存威胁,不是和平与稳定,但离威胁他们的安全十分地遥远。

    同时,尽管共产党的表面口号是和平与友好,但他们历来都是用和平与友好作为幌子,依然构成着对人类文明的破坏,然而,谁愿意引火烧身呢?当今的川普会吗?他才不会呢!

    同时令我们不得不想到,彭明之所以被习共残害致死,并不是因为彭明先生被捉进监狱里还能给予习共制造威胁,而是习共为震慑那些欲对习共进行非常手段的人们,不要胡来,否则就以彭明先生为是瞻;告诉我们,习共可以对弱势群体采用无情杀戮,弱势群体不能进行反杀戮。说白了,人民只有选择逆来顺受的人生,无可选择那些杀戮者是否失去权力的权力。

    “我这里重复一遍:我们主张的道路,是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道路。这条道路的最后阶段,必然来临,那就是正经的革命。这革命,不会是暗杀和密谋。”

    这位先生的徐徐渐进式道出了演变旧式规律,仿佛他明白了忍无可忍的人民自然演变的阶段。却不知道催化剂究竟是如何积累?社会的演变是如何地更合理?不清楚习共的杀戮政策为什么会是多么地行之有效?或已经基本阻断了这种自然的进程?更不清楚,弱势群体急需得到的是盔甲而不是蛊惑。这个盔甲采用什么模式形成属于人民的最基本堡垒等等。

    “对于革命民主派,当务之急,如果有可能,就是设法找到钱,办一个革命民主派自己的网站,然后由这个网站,来引领革命派和大量微信群、邮件组和社群媒体等等。”

    看到这种幼稚的想法,连自己的网站都没有钱建立,还妄想什么民主革命,分明是一伙不知进退的蠢人。若果办好一个自己的网站就能推翻独裁制度的话,那么这笔钱容易得到,远的不说,就是台湾政府也会乐意拿出来支持我们。因为习共国一旦进入民主社会,台湾就不会受到武力威胁,这样的银两花一点,比在国际上四处撒钱要实际得多。也就充分说明,所谓的网站建立成功就能推到独裁势力的想法根本就是隔靴挠痒,是不着边际的胡话。

    要说民主革命顺利进行,若我看,首先是只能遵守习共的游戏规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是我们的制胜法宝,因为即使利用遵守习共的游戏规则发展、壮大民主势力已经能对独裁制度产生实际的影响,尽管习共已经失去了民心,但没有失去屠刀,更可以切断民主战士的生存保障,致使民主战士连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都不能保留,还奢谈什么民主革命,这未免太不切合实际了。

    历来,我们主张走出去的应时战略,就是改变民主战士不能按照自己的模式发展的现实,而是哪些人走到哪里去?哪些人率先如何壮大起来?才是我们最该重视的课题。

    首先,我们必须的具备物质保障,自给自足,不能完全依靠外援,更无法一盘散沙地就能得到具有民主意识的商人支持,或给予我们必要的捐助。事实上,当前所谓的民主行动,都是完成在口号里;国内的各种动之皮毛的抗争,基本都是失败了的。那些原本希望街头运动律师抗争能获取到体制质变的人们,都看到了,习共的反击是多么地实效?

    但习共亦加速了血债的积累,暴政造成的官民矛盾也已无可调和,当今习共维护统治的根本实际是靠强权暴力。所以,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独裁体制,当局即使真心推行“依法治国”,也只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并不会解决好习共国官民急需解决好的最根本的矛盾。而我们虽然在萌动之中,确实是能解决好习共国解决不了的、实际问题的未来群体。

    所以,我们所提倡的凡是欲为中国奉献自己人生的政客,或者民主信仰者,都应该率先做好一个合格的商人,或者是成功的商人。或退一步说,一批人放下政治理念,进行商业活动,在资金上积累,财富上积累,逐渐形成属于民主的社区,或不在习共国境内活动,可以选择周边国家或地区率先实施。

    缅北地区作为首选地区势在必行!

    2017年1月23日

(2017/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