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井中蛙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看内心”那些羞愧事
·信耶稣,得水牛
·一个基督徒的爱国观
·我们是上帝的宝贝吗?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一种淫乱行为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淫乱行为(续)
·没有人性
·“弟兄姐妹们平安”
·基督徒慎用“邪教”之称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云云
·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我想破头都不晓得那光是什么光?
·花岗岩脑袋读经要不得
·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耶稣基督圣诞之前世人靠什么得救?
·婴孩死亡能不能上天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箴9:10 )
   
   这句话在主里是名言,大凡基督徒都耳熟能详的。但好长时间我都不敢苟同,我不敢相信那信主的文盲老公公老太太,翻开圣经,拿倒了还浑然不觉,难道敬畏耶和华了,就开始有智慧变聪明了?
   

   后来灵命长进一点了,我才领悟了,箴言里这句箴言实在不虚,文盲老公公老太太真的信耶稣了,就开始有智慧了,变聪明了,比一般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强,甚至比耶鲁大学名教授强太多呢。
   
   不信?我等下分解,先看看世界大名鼎鼎的名校美国耶鲁大学,一位名教授一次研究生公开课上半节的讲课内容,一字不漏地抄录如下,很好玩的,但愿你看下去——
   
   “我们一直地讨论,永远不死是否值得期待?永生是不是一件好事?是象我们大家认为的那样,还是象伯纳德.威廉姆斯所说的那样,它并不值得期待。我们要研究的问题是,尽可能打开你的思路,不去考虑苟延残喘地延长现实生活中那种每况愈下的生活,你会生病、衰老、有气无力,不考虑那样的生活是否有价值,而是去考虑是否能描述一种你想永远过下去的生活,这是我上节课给你们的问题。
   
   我想我已经表明了态度,我倾向于认同威廉姆斯的观点。我认为不管我们如何定义这样的生活,那是个很长的定义,这里关键的一点就是,永生的意思,并不是生活很长时间,也不是活特别长时间,而是永远活下去。这觉得这很难,实际上我觉得根本就不可能,有你希望永远做下去的事情。我有位朋友,有一次他跟我说他希望永远活着,这样他可以每天吃泰国菜,直到永远。我也喜欢泰国菜的,但是一想到要日复一日地吃泰国菜,吃上几千、几万、几亿、几兆年,就没那么吸引人了。看上去更象是一场噩梦。
   
   我前面也举过相同的例子,虽然我喜欢吃巧克力,但要让我一直不停地不停地吃巧克力,那最后我就想吐了。随便举任何一件事,你们有些喜欢玩填字游戏,可能每天花上几小时玩玩字谜很有意思,但设想让你一复一日地猜字谜,十年、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一兆年,最后在我看来,你大概会说:“我实在不愿猜字谜了”。当然,这会有一些你从没见过的新字谜,但你曾经沧海难为水,你会说:“尽管我没做这个字谜,但我以前做的已经太多了,万变不离其宗,尽管这个字谜的组合方式我没见过,但也引不起我的兴趣。”当然,填字谜游戏也不是什么艰深难题,我们也许仍感疑惑,如果我们找到了,更具挑战性的问题,会不会更有意思呢?
   
   这也许给我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我很喜欢数学,花大量时间研究数学问题,做深入细致的演算,看起来很吸引人,即便如此,当我想到要永远研究数学,或者永远研究哲学,比较数学,显然我更喜欢哲学,这都不是令人向往的生活,我想不出自己希望永远做什么。当然,这个说法有漏洞,我们并没说过要永远研究数学而不干别的事情,我们并非用50、80、100年的时间,并不是每天都干同一件事,我们每天事务纷杂,但这对解决问题谋划毫无帮助,晚上吃泰国菜,中午吃中餐,或者周一周三周五吃中餐,同六周日吃泰国菜,每天下午花两个小时研究数学,早上花三个小时研究哲学。这样的生活让人向往。但是,当你想到永远过这样的生活,无法摆脱,无从解放的时候,我认为,你对永生的美好憧憬,就会变成噩梦。
   
   当然,我的想象力不够奔放,我过去的一位同事曾描述过,天堂里神仙般的日子,或许那值得永远拥有,她描述说:“想想当你和一位挚友言语投机,你希望谈话一直继续,除了上帝,谁也不是如此博学的挚友,所以这样的谈话值得永远持续。”当然,你可以说这样的话,但当我想永远这种情形,认真来看,至少就我个人来讲,这一点都说不通,我没有一位朋友,我愿意和他永远交谈下去,当然,有人可能会说,只是想象有这样一位朋友,你愿意和他交谈下去,但问题是,我想象不出这样的情形,我尽力去想象一种生活,它可能令我向往并永远吸引我,我想不出来,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当然,也许我们不用这样,想象同样的情形,一周接着一周不断发生,我们可以拿职业生涯为例,也许你可以花50年或者100年专职研究哲学,然后花50年或者100年研究数学,花50年或者100年专职研究去旅游,花50年或者100年去搞艺术,画些水彩画,诸如此类。好了,看上去好象我们能消磨更多的时间,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永远的意思是永无尽头,我想象不出任何一种生活我希望永远过下去。
   
   当然,你可能会说应该有些生物会希望永生,会享受永生,也许你说得不错。科学家已经做过如下的实验,有一些……你可以在老鼠大脑中植入一个电极,如果电极位置正确,那么当电极通电,它就会刺激老鼠的快乐中枢,使它获得一阵快感,很强烈的一阵快感。实际上,你可以通过电极和导线接到一个控制杆上,然后教老鼠推动控制杆,使它自己获得快感。现在老鼠会怎么做呢?或许,不出所料,它们会不停地推动控制杆。实际上,它们不吃不喝地推动控制杆,它们不再有交配的欲望,它们只是不停地使自己获得快感,直到它们死去。当然,死对老鼠是件坏事,但如果我们假设老鼠能够永生,也许你能给它静脉点滴补充营养,那么很容易想象老鼠会永不停歇地推控制杆使自己获得快感,永生永世心满意足地做这一件事,想象老鼠这么做很容易,为什么不想象我们自己呢?我们为什么不能如法炮制呢?
   
   现在不是老鼠,而是人类,控制人脑内电极永生刺激,使我们获得强烈的快感,我们假设这种快感永不衰竭,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神往呢?当我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也请你们思考一下,我不觉得这番景象有多吸引人,请注意,我不是说,这种刺激不能使我们永远获得快感,我是说,人和老鼠是有区别的。当我……我当然会非常接受享受,无疑,你在很长一段时间也会非常享受,但我认为过了一段时间,会出现……人类有审视自自经历的能力,或者说跳出圈外自我评价的能力,即使现在,我正在这里讲课,我的一部分因为我正在提这个问题,我的一部分意识在想,课堂效果如何?我讲清楚了应讲清楚的内容了吗?如此这般,我可以反省自己正在做的事。
   
   现在,假如你在快乐制造仪里,过了一会儿,你的部分意识会问:“我怎么觉得这感觉和昨天一样,而且和前天,大前天也一样?我估计明天还是这感觉,后天也是,大后天也是……”那么最终你会开始发问:“这就是生活的全部吗?就是天天享受这种快感吗?”作为人,不同于老鼠,我们不是得过且过地活着,我们要活在更高的角度,来反思这种快感,我们要问:“这就是生活的全部吗?”我估计最后,这个问题会折磨你,侵蚀你,凌驾于你的快乐。最终,你会恐怖地发现,实际上,你陷入了和老鼠同样的境遇……
   
   当然,你的意识告诉你,老鼠般的生活不是全部,确切来说,这部分意识会奋起反抗,反抗这没完没了的老鼠一样的廉价的快乐。所以,我不认为,如此永生是件好事,或许对老鼠来说是好事,但对人不是。当然,我思维过程,或许正确切除额叶能做到这一点,我不大了解具体细节,基本上是剪断你相关的神经连接,这样,我们就不能进行高级思维了,再也不会问“这就是生活的全部吗?”再也不能从低级快感中升华出来,毫无疑问,通过手术你可以把我们变得象老鼠一样的生物,我估计到时我们也永远享受快感了。
   
   但是真正的问题不在于你能做些什么证明一个人快乐,或至少永生永世自得其乐。问题实际上是,坐在这里的我们想象一下那样生活,你自己想不想一辈子这么过,你是否会接受额叶切除手术。至少在自己来看,这是唯一的方法,来想象一种你希望永远过下去的生活。当然,把我弄成这样子,也许我就喜欢活到永远了。但这不意味着我现在就想这样,对我来讲,这不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对我来讲,这是你强加给我的可怕惩罚,你减少了我身上人的功能,使我不能做出正确的反应,把我变得和老鼠一样,所以当问道:“有没有一种生活,让我或你愿意永远过下去”时,这个问题是问你们的当前,当下有没有一种生活,你愿意永远过下去,不是那种,如果我们改变了你,那个东西愿意永远过下去,我看不出有这种可能……”
   
   看到这里,我们已经看得出来了,文盲老公公老太太基督徒比这位耶鲁大学教授有智慧太多了,因为他们是信耶稣的,就要享受永生,而这位教授已经表明了态度,他倾向于认同威廉姆斯的观点,认为永生并不值得期待。
   
   人世间,人可以凭着聪明与智慧,许多事都做对了做好了,于是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有钱的,等等,声名显赫。但这些美好的东西总要过去的,因为人有死,死了,人去灯灭,一切一切,都将烟飞灰灭。这位耶鲁大学教授放弃了永生,就是得到现时的荣华富贵,比如他教授的身份,也是暂时,他享受这一切之后,就走进永死的境地里,在那里没有盼望没有幸福没有快乐,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聪明一时糊涂一世或者说湖涂永远。相比之下,我们的文盲老公公老太太基督徒,尽管今生今世活得窝窝囊囊,穷困潦倒,但选对一件事,就是永生,只要生命选对了,开头顺,事事顺,他们将在永恒里享受着福乐。
   
   当然,这位耶鲁大学教授不是不考虑到永生,问题在于,他对永生的认识,是那样的浅薄无知,比起文盲老公公老太太基督徒相去甚远,我们试试两相比较:
   
   1、从神来与从人来。
   
   文盲基督徒,得到的永生的知识与智慧,是从上头来的,也是从神来的,就是神告诉他们永生是怎么回事,他们就怎么认,神是至高无上全能全知全善的,听他的没有错,认的就是这个死理。“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雅3:17)
   
   大学教授对永生的知识与智慧,来自人的知识,从人而来,因人有认识有限,认识有错,所以认同人的知识,肯定有可能出错的。“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雅3:15)
   
   2、信靠神与信靠人。
   
   文盲基督徒信神,也当信神所教导的永生的美好和所兑现的应许,“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哥前 2:9 )即使对永生一无所知,也是充满着渴慕与追求。他们确信神是信实的,所以完全信赖他,将自己的一切全交给神,任凭神的带领,直带到永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