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银湖:一汪碧水映古今]
詹姆斯
·郭文贵是大魔头
·文贵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自作自受!
·是什么驱使着文贵从一个奸商演变成了性格扭曲者?
·郭文贵涉嫌强奸案受害人马蕊露面,痛斥郭文贵,要求当面对质
·在亲情的呼唤下,终于悬崖勒马
·催眠不成,改为威压
·威逼未果,博取怜悯
·是“去情说”害了他们
·阿贵骗人遭吐槽,连日声讨何时了
·阿贵骗人遭吐槽,连日声讨何时了
·阿贵骗人遭吐槽,连日声讨何时了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9月9日视频)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9月9日视频)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9月9日视频)
·阿贵惹怒了上帝,必遭天谴
·故宫:《千里江山图》准备好了!
·为什么秦始皇连一盘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历史上真实的“桃花源”其实在汉中
·民国政府难圆的梦:“上海都市计划”
·徽州百家宴之谢师宴
·从奴隶成为帝王 为何他没有成为励志哥
·陈胜吴广起义时岭南五十万秦军为何坐视不管?
·民国第一美女胡蝶:中国最著名电影皇后
·古代防假币流通的高招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就连旅居美国的西班牙人也对阿贵不满了
·就连旅居美国的西班牙人也对阿贵不满了
·孟建柱高调出镜,阿贵谎言被揭穿
·郭文贵滚出美国(919视频)
·郭文贵大汉奸(921视频)
·看看谎言一次次被揭穿后的阿贵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看看谎言一次次被揭穿后的阿贵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罪犯郭文贵插翅难逃!
·无恶不作的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视频)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0天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1天(1030视频)
·郭文贵已如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郭文贵在美国过得并不潇洒,如今的阿贵已如过街老鼠
·“除魔”不成,反倒让自己家破人亡了
·“活摘”是某些人刻意编造的谣言
·“活摘”谣言何时休?
·阿贵即使苟且偷生,也早晚会淹死在众人的唾沫之中
·阿贵甘当缩头乌龟啦!
·众叛亲离的阿贵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邪教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骗子卢军宏害人不轻
·众叛亲离的阿贵情何以堪
·阿贵的心酸向谁倾诉?
·通缉犯郭文贵再遭声讨
·江洋大盗郭文贵
·阿贵百天啦!
·看看曾经的前呼后拥的大老板如今是个什么下场
·这下阿贵着急了
·这就是编造散布谣言的下场
·你们饶了阿贵吧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5天
·阿贵还有何脸面见人?
·阿贵为何如此淡定?
·华人们千万别把阿贵逼急了哦
·灾星郭文贵
·阿贵又害人啦!
·讨不死的阿贵
·阿贵真的能心安吗?
·集多宗罪名于一身的阿贵
·阿贵还能坚持多久?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6天
·别有用心的诬陷者
·中国军人不容抹黑
·漫画抹黑动邪心 糊涂转载真道歉
·郭文贵罪行累累
·李明哲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
·郭文贵继续被声讨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谣言不可怕,怕的是你相信谣言
·谣言不可怕,怕的是你相信谣言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1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1天
·揭开阿贵的老底
·阿贵不仅善于胡编乱造,更善于过河拆桥
·精神崩溃的阿贵
·精神崩溃的阿贵
·精神崩溃的阿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3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阿贵不知所措了
·故宫:《千里江山图》准备好了!
·为什么秦始皇连一盘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银湖:一汪碧水映古今

   银湖:一汪碧水映古今
   
   银湖鸣钟亭。记者 李振文 摄
     中山公园里的湖统称为“银湖”,作为老银川城内的唯一湖泊,与银川人的关系素来密切,它延续着古今,诸多故事至今仍然留在人们的心田里。
     今年,银川市林业局对中山公园荷花湖的花进行了更新和补种,计划种植5000株各类荷花,7月,这些更新、补种的荷花将为老荷塘增添新风采。


     银湖溯源
     “银湖”名称的来源,目前仍难准确断定。从史料记载,银湖始于西夏时期。宁夏地方志专家吴忠礼先生在《西夏“宫城”初探》一文中考证:西夏的都城在今天银川老城区的北部街区,大致范围西起今银湖巷,东抵今玉皇阁北街。清朝吴广成所著的《西夏书事》记载:西夏王李元昊建都兴庆府时,在中山公园所在地曾修建过一座以水景为主的元昊宫。“逶迤数里,亭榭台池,并极其盛”。
     元代,西夏故都被毁。明朝嘉靖年间,这一片成为军马营房,清朝时又是绿营兵的军马场。而“西马营”的名称则一直延续到民国建立。1929年,当时的宁夏省政府决定在城的西北部建立中山公园,此时,银湖才开始进行“身份”转换,由遍布芦苇的野湖变为有人管理的公园湖泊。
     翻开银川市域图(1949年),被城墙包围的银川城西北侧中山公园,在公园东侧及至北城墙中部,是一片面积巨大的湖泊。81岁的宋怀忠老人上世纪50年代就读于中山公园东北侧的银川师范。在他的记忆里,中山公园东侧至今天的十五中西侧是一片广大的湖面,而湖滨、临湖小区等地名也从侧面印证了当时湖面所覆盖的范围。
     银湖蜕变
     今天,中山公园的湖系由银湖、中湖以及荷花湖构成,但这样的格局是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清淤、开拓才逐渐形成的。1929年中山公园建成后,开始对银湖逐步进行清淤、割除芦苇等工作。据《宁夏遒轩录》记载,中山公园银湖是1933年由中山公园南园路北侧的芦苇坑扩建而成。《银川中山公园志》(1994年)记载,1937年秋天,清除南银湖的芦苇,湖呈现方形。在扩建银湖的过程中,这里也经历了战争的硝烟。当年11月,日本七架飞机首次空袭宁夏省城,数枚炸弹落在银湖周围,
     造成市民死伤,其中一枚炸弹投入银湖。在艰难的抗战时期,银湖上也偶有欢声笑语的轻松氛围,1938年元旦,公园在银湖举行化妆滑冰会,银川的众多达官显贵参加活动,马鸿逵也到现场滑冰。
     1949年解放后,银湖又迎来了一次大规模的系统修整与疏浚。1954年,疏通中、南银湖(即今日玉带桥处)的连接处,将两湖连在一起;1957~1958年,进行南银湖扩建工程,并裁直南银湖的东岸;1959年开挖中银湖的芦苇丛,每日投入劳力达上万人,经过两年冬天而形成中银湖。1974年,由于城市建设需要,中山公园外湖近700亩地被占用,从那时起,东银湖的范围才固定下来。1978年,为了迎接自治区20大庆,中山公园扩挖南银湖塘种植荷花,中山公园退休职工邵宝岩说:“当时口号是为20大庆献礼,公园全体职工齐上阵,每个人每天发两个面包,背着背篓往岸边运送泥土。”挖出的淤泥筑成了今天荷花湖东侧的假山。至上世纪70年代末,经过近半个世纪的沟通和修整,银湖的形制逐渐地固定下来,才有了今天的面貌。
     三桥一钟
     桥与湖是相伴相生的产物,几座桥也见证了银湖的历史,显示了时代印记。解放前,银湖上架设着一座“芦花桥”,这座桥一直连接至蓬莱岛(放置烈士纪念碑处)。1955年,公园翻建“芦花桥”,并命名为“红星桥”。至今,红星桥的历史已有60年,它的桥洞是游客乘船穿梭于东银湖和中银湖的必经之路。1978年自治区20大庆时,除了开挖荷花湖,还修建了“曲桥”和摆放明钟的湖心四角亭,并在中银湖与荷花湖之间修筑了“玉带桥”。
     今天摆放在东银湖的明钟经历坎坷,它始于元朝的一口残钟,在成化元年(1465年)加铜改铸而成,后在战乱中沉于南门外的湖中,清代被捞出存放在关帝庙。民国时期,明钟先后挂于钟鼓楼、中山公园和西塔。文革期间,明钟又险些被“造反派”毁掉,后被保护下来放入鼓楼。1978年,明钟正式在湖心处的四角亭安家。邵宝岩回忆,当时计划将明钟悬挂于亭中,但因重量太大,只得放在三个水泥台子上。80后小伙段飞告诉记者,他小时候每次走到摆放古钟的四角亭时心中便有一种类似敬畏的感觉,不太敢靠近,直到十岁那年,他鼓足勇气,从下面的空处钻进钟内,感到无比清凉,大喊也会有回声。从此,大钟在他心目中变得亲切起来。
     银湖情节
     很多银川人的早上就是从银湖边开始的。宋怀忠每天都要到银湖边晨练一小时,“我们在银川师范上学时就在银湖里滑冰,到现在已经60多年了,我已经离不开这个湖了,每天都要来转一转,很舒服。”每天早晨,只要天朗气清,76岁的周建就要带上自己的手风琴到湖边拉奏,只要他坐定,不一会儿就会有几个老哥们过来给他伴奏。“我从小就在银川长大,这里水好,我在这一坐下心里就很安静,也挺愉快,每天拉一小时风琴。”他告诉记者。
     50岁的李阳中学就读于银川四中(现实验中学地址),一墙之隔便是银湖,冬天上学迟到时,他经常和同学横穿结冰的湖面,从银湖东侧土城墙的豁口翻入学校。除了提供上学的“捷径”,银湖还是他和伙伴们的游乐场,冬天滑冰、夏天游泳,在这片湖面上有太多的回忆。
     段飞觉得,中山公园若是没了这片湖便少了很多的韵味。“还记得当年中山公园刚架设好摩天轮,我和妈妈一起乘坐体验。起初我十分紧张,但是随着摩天轮慢慢升高,湖面一点点在我眼前铺展开来,我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今天的银湖,依然平静地迎来送往着常客和游客,一汪湖水,映照百年,记录着这座城的市井百态。
(2016/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