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
曾宁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

   是谁谋杀了聂树斌?有人说聂树斌是被冤杀,这个说法当然也没有错。但我认为聂树斌是被谋杀。那么是谁谋杀了聂树斌?我们姑且不把矛头引向体制,也就是说,我们姑且不说是体制谋杀了聂树斌。我认为是权力谋杀了聂树斌。谁的权力?周永康,周本顺等团团伙伙的权力。这些人不仅仅是要谋杀一个两个聂树斌,这些人是要谋求夺取最高统治权力,从而可以把13亿人民当成聂树斌来谋杀。虽然今天周永康周本顺等团团伙伙被送进了大狱,但大大小小的周永康周本顺以及团团伙伙的大小爪牙们仍然还在,这些人完全有能力,有条件,也有本领,在将来的某一天和某一个时刻,把他们的政治对立面送进大牢。曾宁2016.12.3
   
   “借你的项上人头一用”,然后对周围的人说:“噢,对不起,抱歉,弄错了”,这不叫“迟来的正义”,这叫“表演或演戏”。曾宁2016.12.2
   
   迟来的正义,不能继续称之为是正义。迟来的正义,是死亡了的正义。迟来的正义,充其量也只能称之为是,迟来的抱歉,或者是迟来的遗憾。但人们不需要这种迟来的抱歉,或者是迟来的遗憾。人们需要的是,在每一桩司法实践中,或每一桩权利个案中,实实在在的,鲜活的,当下的正义。因为迟来的正义,也就意味着死亡的正义。曾宁2016.12.2


   
   一条鲜活的生命,在权力的操控之下,可以任意的被冤判,可以任意的被判处死刑,而且是以事实确凿,以法律的名义。若干年后,真凶再现,无论是冤判也好,宣布无罪也罢,冤死的生命都无以重生。没有人追问,这一切何以会发生?更没有人追责,这一切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权力的天空之下,法律不过就是像翻烙饼,一切都在权力的操控之下,法律不过就是权力操控下的儿戏。悲剧的发生,既不会是第一起,更大的悲剧还在于,类似的悲剧还会持续不断地发生,因为在权力操控法律的背景之下,悲剧的发生,绝不会是最后一起。曾宁2016.12.2
   
   狗血的剧情还伴随着悲情的演绎。人们只能说,在一个权力无处不在,权力无所不能,权力包揽一切的社会,良心和正义不仅难以生存,良心和正义,而且本身就难以有立锥之地。呜呼哀哉!聂树斌案件,是一曲良心的哀歌,聂树斌案件,是一起正义的悲曲。曾宁2016.12.2
   转 郑成月,原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正是这个老刑侦,追捕王书金十年并亲手将他抓捕;也正是他,首次将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联系在一起。
   昨天,聂树斌案真凶抓捕者郑成月来到法制网,讲述他11年坚持举报聂树斌非真凶的艰难历程,为此他和他的家人丢了工作,孩子公务员考第一不能录取。当他听到聂树斌平反的消息,哭得像个孩子!他说,最高法院结论他不认可,聂树斌不是疑罪从无,而是另有真凶王书金!向这位90年代政法大学的成人大专生致敬!
   
   网络上有一些人十分的无聊。还有一些人大量转发的,是一些基本上没有什么意义和价值的低质量的无聊的帖子。这些人客观上起到了一种恶劣的作用,就是把真正有价值的,有真知灼见的文字,淹没在了汪洋大海般的网络垃圾文字之中。曾宁2016.12.3[呲牙]
   
   特朗普这是玩了一招剑走偏锋。仗着自己大嘴巴,混不吝,大胆的迈出了和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的第一步。这是要成功地打破中美台三方维持平衡与僵局的节奏信号。在即将迎来的中美台三方关系的舞台之上,在加速时间与历史进程的轨道之上,再踏上一只推波助澜的脚。有感于特朗普当选之后,在第一时间之内,就接受了台湾总统蔡英文的电话祝贺。曾宁2016.12.3
   
   向令人尊敬的律师们的妻子致敬。看一下我这记性是否有误?从左至右:陈桂秋,王峭岭,李文足,原姗姗。2016.12.3
   
   问:聂樹斌之死本來就是體制之罪為什麼不把矛頭對准体制?
   曾宁:这位网友提出了一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问题。冤杀聂树斌的,和平反聂树斌案的,是同一个体制,作为在现行体制大背景之下的公共言说,如果也能够做到像身处海外一样,以反体制的面目出现,恐怕不等你发出自己的声音,早已经先掐住或扼制住了你的咽喉。体制冤杀了聂树斌,体制也平反了聂树斌,如果人们以反体制的面目出现,聂树斌的家人如何寄希望于在现行体制之下解决类似聂树斌案件的问题。这类似于旁观者,总是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对当事人说,“你为什么不和流氓拼命?你为什么不和强盗同归于尽?”
   2016.12.3
   
   聂树斌案暂时告一段落。但这还远不是互相道贺,庆祝,欢呼,跳跃的时刻。紧接着即将上演的雷洋大案,是再一次检阅现行司法,司法体制以及公平正义的关键节点。没有信息的公开,以及言论自由的保障,和公民权利的广泛参与,权力操控一切以及公平正义的缺失就难以改变。曾宁2016.12.4
   
   聂树斌冤案何时了?一想到这片土地上还会有无数的张树彬,马树彬会步上聂树斌被冤杀的后尘,就让人不寒而栗。聂树斌冤案是如何产生的呀?聂树斌冤案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吗?聂树斌为什么一定要被冤杀呀?聂树斌被冤杀之后的器官去了哪里呀?明知道聂树斌被冤杀为什么冤案迟迟得不到平反昭雪呀?权力的黑手和体制的暗箱,在聂树斌被冤杀上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承担的是什么责任呀?还有多少类似于聂树斌被冤杀的黑幕大案呀!这些问题不搞清楚,这些问题不解决了,这就是一个人人都是聂树斌的国度,这就是一片人人都会成为体制的祭坛上权力的祭品的国土。曾宁2016.12.4
   
   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甘做权力的哈巴狗,吠向民众的都是狂犬病毒。曾宁2016.12.4
   洪道德,中国著名刑法学专家,安徽黄山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现任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九三学社中央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兼职于法大律师事务所。2015年4月30日,洪教授在央视《焦点访谈》中表示:聂案关于犯罪工具、犯罪过程和现场发现的情况高度吻合。神评:比真凶王书金还恶心。
   
   可怜的洪晃。被置于了脆弱的亲情和残酷的血淋淋的现实的夹缝之中。一方面,面对的是亲情,自己的母亲,另一方面面对的是残酷的血淋淋的现实与实际。根据已经披露的信息,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聂树斌的肾脏移植到了洪晃的母亲章含之的身上。所谓百口莫辨,亲情与公义,孰轻孰重,人一旦走不出自己精神的荒原,就很可能在自己的心中形成心灵的盲点或死节。在这个人类的世界,只有两种角色,正面和反派。如果真有来生,那就是地狱或天堂。有感洪晃:我母亲的换肾手术与聂树斌案无关
   曾宁2016.12.4
(2016/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