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雷洋案”引发轰动之初,习近平曾经表示要严办的,而且也一度抓了涉嫌搞死雷洋的三个公安,准备严惩不贷,今以“不予起诉”草杀人警察、收买遇害者家属、打压雷洋案维权团队草草收场。


   
    这反映出习近平惩办警察时遭遇了不小的阻力,许多人认为内传的“北京四千公安辞职”的压力,导致了习近平不得不向恶警妥协,因为害怕警察大规模辞职导致维稳系统崩溃。
    我倒认为“北京四千警察辞职”是虚,而北京公安系统的官僚们强烈抵制习近平是实,是北京公安系统的官僚们一手炮制了“警察大规模辞职”的人工事态,果然吓倒了习近平。
    为什么呢?因为抓良为盗、勒索罚款、并打死雷洋的几个小公安,被抓也不属冤枉,不可能引得其这么多其他公安的“义愤”,因此,北京公安系统官僚导演的痕迹明显;而且,现在中共国经济全面下行,工作愈来愈难找,公务员待遇虽有下滑,好歹也是铁饭碗,其收入和福利待遇强过大多数社会行业,绝无可能会有四千公安,会拿自己的铁饭碗,来维护这三个素不相识的流氓警察!
    “谎报军情”的痕迹太明显了!
   
    但是习近平就是这么一个大傻逼(大撒币),竟真被这种谎报的军情吓软了腿!
   
    雷洋一案,习近平之毫无敏感性有三:
    其一,认识不到雷洋案是挽回民心——特别是士人精英知识分子的关键战役,若能不惜力严惩凶手,必能收获大效应,否则政府信用必滑向崩溃;
    其二,认识不到袒护警方对自己“铁腕”核心权威的重大损害。习近平被“北京四千警察辞职”,让同僚、官僚彻底看出他色厉内荏的怂包本质——原来习核心就是这么个怂包,则以后发动政变就再无心理障碍;
    其三,认识不到在雷洋案上对警方服软,会让以知识分子为代表的精英中产阶层彻底绝望,中产阶级的维权行动将转向“颠覆性”的方向。
   
    习近平自以为靠重金属背后买雷洋家属、蛮横打压雷洋案维权团队,就可以如镇压其他维权运动一样,轻轻松松告捷。
    殊不知此次雷洋案之所以激起如此巨大的社会反弹,是因为雷洋之死跨越了中国中产阶级承受的底线:
    “六四”屠杀以后,中共和民间长期以来达成了一种默契,我(老百姓)不问政治,你(中共)让我发财、给我“自由”、至少给我平安;
    现在雷洋不问政治,很“正能量”,但仍然被你(中共)搞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说,“不问政治”而照样被中共搞惨的人早就有了,比如拆迁户就是典型,但拆迁户一般只是“弱势群体”,似乎与中产精英无关;但这次被搞死的雷洋,却不是“拆迁户”!
    雷洋是一个中产精英,不问政治,很“正能量”,照样被搞死了,于是现在的知识精英群体,人人都有可能“被雷洋”了!
    还有完没完?所以现在的知识精英群体,掀起了大规模的、迟来的反抗,因为专制暴政下,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已经轮到他们自己头上了。
   
    本来,一开始是“跪着造反”的,特别是习皇帝发了话要严办之后,熟料现在习皇帝不给任何理由,一手纵容杀人恶警,一手打压雷洋案维权团队,人家当然就怒不可遏了:
    你还真当自己是毛泽东了?但当年毛泽东杀人专政,给出振振有词的理由,就是专资产阶级的政,因为资产阶级十恶不赦,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虚伪的、欺骗劳动者、保护有产者的“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当年苏联、东欧还在,中国人尚未领教透共产极权的邪恶荒谬,因此毛泽东的思想自然能够膺服众多的人心。
   
    而现在谁他酿的是资产阶级?你手握数以十亿计离岸资金的习近平、俞正声们能代表无产阶级?
   
    习近平不给任何理由,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方式来高压“维稳”,人家的反应自然就是:
    既然雷洋家撤诉了,既然你酿的不让维雷洋的权了,老子们就转而维护所有公民的人权!
    这中意识形态破产的镇压,既服不了人,也压不住人,时代不同了,当年毛泽东的无数次镇压,都可以收效,今天习近平的镇压必定失败,越是镇压,社会越是反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人民大学的雷洋团队,已升级为人权团队,这就是好的苗头。我多次讲过:愈演愈烈的暴政表明,现行的维权运动根本是一条死路,因为维权者的诉求只限于讨还个人经济损失,根本引不起社会共鸣,更不要说触动中共专制体制——试问,你的经济损失与我何干?但如果不仅要讨还个人损失,还要求改掉制度,那别人的兴趣就来了,因为其他人也受到这套制度的压抑!
    所以,当年“八九”学生要求自由民主法治新闻自由,引发了广泛社会共鸣,而哭爹喊妈的经济维权大军,二十年来得不到任何社会共鸣,原因即在于此。维权人士的出路无非两条:要么当线民;要么上梁山——反共!
   
   
    现在,维权运动就在习近平的蛮横打压下,迅速地向民权运动转变;而对北京警察服软后,习某人在党内必更加危机四伏。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决非虚言。
   
    曾节明 于2016年12月30日丙申庚子丙戌晚于雪寒纽约州
(2016/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