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与神无缘]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神无缘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在走过了一段艰难而又漫长的人生道路之后,在很多的有缘与无缘过去了的中年的晚期,会是一个宣示与神无缘的人。
   
   我虽和多数的大陆人一样,出生于非基督教家庭,受共产文化教育,但在学校里,除数理化外,我对任何强制性灌输的东西总是反感的。而从少年时代爱上西方文学起,我对基督教文明的态度就接近于顶礼膜拜。自然,对基督教本身,除略感神秘之外,我是毫无半点排斥之心的。
   


   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以来,基督教在中国大陆的发展可谓方兴未艾。2004年吧,我也机缘巧合的走进了一个家庭教会,教会成员之间非常的友善,我很喜欢那种氛围。在教会里,在参加过多次活动与学习的时间里,我一直自称只是一个文化基督徒,而在教会外,我有时竟然会毫不脸红的自称是半个基督徒。有个时候,可能是我最接近神的时候,我竟然对尼采所说的“上帝死了,我就是上帝!”大为不满,我感慨道:“如果上帝死了,我还怎么活?”
   
   2008年在泰国,我有幸参加了好几次泰国人的灵恩派教会的活动。我喜欢他们那种又唱又跳的敬拜仪式,一次,我似乎感觉有一种强烈的圣灵感动,于是我便走向台前,沾上圣水而受了洗。
   
   2009年到美国Indianapolis 后,我立即就与这个城市最大的华人教会有了联系,原因无他,全在于教会朋友非常的乐于助人。他们总是热情有加的带我们购物,请我们吃饭,帮了我们很多忙。在两年左右时间里,我都参加了教会的周日礼拜,有时也参加查经班活动。
   
   2011年我们搬了家,离华人教会远了,工作也更辛苦,周末也经常上班,因此与教会朋友也就疏远了。2013年吧,“耶和华见证人”的教徒敲了我家的门,与我有了联系,它是一个多数成员为美国人的教会,但却使用华语布道和礼拜。教会弟兄待人如同家人一般亲切,每周的圣经学习也是极其的认真。
   
   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我在教会待的时间不短,却从没有什么属灵的感动和进步。我能够很自然的和弟兄姐妹一起祷告,说阿门,却从没有作过自己个人对上帝或耶稣的热切祷告。《圣经》读得很熟了,但我却从没有把《圣经》当作《圣经》,相反,怀疑的种子一直在生根发芽和成长。我知道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也不想伪装下去。于是,有一天,我对我的教会朋友作了一个真诚的长长的告白,以示友谊,也以示告别。
   
   “我认为,我以前常去的华人教会和你们的“耶和华见证人”教会,其实都属于原教旨主义的基督教教会,这是我不喜欢的,就好像我不喜欢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教教会一样。你们都是不宽容的,比喻说,他们说你们是邪教,你们说他们是错误。你们也有相同的地方,比喻说,你们都强调人类的道德在恶化,“末日审判”的日子是确切的快到了,而我却以为人类的道德在进步,人类文明的盛期还在以后。你们都相信创世纪,相信最早的人类寿命有千年以上,而我却相信进化论,相信人类的寿命会是越来越长。”
   
   “有些中国的基督徒,认为他的使命就是促成中国的基督教化,甚至有人认为,中国只有基督教化,才有可能民主化。我虽然乐见于中国的基督教化,但却不能同意这一观点。由于中国儒教思想和佛教文化具有的的强大影响力,也即阻力,中国的基督教化是不可能实现的。并且,基督教化虽然有助于民主化,但它既不是民主化的充要条件,也不是民主化的必要条件。像日本、台湾,就是这样。”
   
   “其实,老实说,我说这些都是在逗着湾子,我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一直怀疑上帝的存在,在于我尤其难以相信耶稣是上帝儿子的说法。我相信耶稣是一位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我愿意相信耶稣是位好人。我以为,古代宗教的存在,是由于人们恐惧未知力量的灾害;而现代宗教的存在,是由于人们追求自我灵魂的不朽。因此,宗教的寿命与人类的寿命是等长的,而我,只是一个与神无缘的人。也就是说,兜了十几年的圈子,我还是一个文化基督徒,我还是一个自然神论者,更本质的说,我是一个无神论者。”
   
   2016-12-7 于Indianapolis
(2016/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