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喻智官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别了,我爱的中国,我全心爱着的中国!我不忍离了中国而去,……我离开中国,为的是求得更好的经验,求得更好的战斗的武器。暂别了,暂别了,在各方面斗争着的勇士们,我不久将以更勇猛的力量加入到你们当中来!
    —郑振铎《别了,我爱的中国》 
   


   
   
   第七章
   别别了,我爱的中国
   
   一 第三次出狱
   一九九零年的夏天来了,七月起,上海着火样的炎热持续了一个多月,气候异常既反应了天意也体现了民情,去年来积聚在人们心中的怒火至今还没散去。
   羊子见不到王若望,只能从每月带出的东西来判断他的情况。几个月前,她发现王若望换出的裤子上“血迹”斑斑,忍不住捏紧裤子伤心痛哭,她以为王若望在狱中受了什么折磨。幸好,她含泪搓洗裤子上的“血迹”,半天褪不去红色,才看清原来是红漆。他裤子上怎么会沾上红漆?牢房里怎么会有红漆?
   羊子焦躁不已,忧虞的心悬得更紧了。她不断打电话向作协及公安求援,希望中共当局不要为难年老体弱的王若望,但无人理会。
   六月二十五日,在美国大使馆避难了一年的方励之夫妇被准许出国,听到这个好消息,羊子沮丧晦暗的心顿时闪出希望的光亮,王若望出头的日子应该不远了吧?亲戚朋友也纷纷来电话询问,有的还带上优质西瓜上门慰问,羊子企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羊子把好瓜保存起来,随时等待王若望回家吃个痛快。她引颈翘首,听到电话铃响,以为是公安通知她去接王若望;闻到有人敲门,她以为王若望回来了,就迫不及待去开门。一天、二天过去了;一星期、两星期过去了;一个月,二个月过去了,好瓜一个个少下去,有的已经变质了,仍然不见王若望归来,她的心又沉落下去。
   羊子决定给上海市长朱镕基写信,信中说:六四期间,王若望写文章和给邓小平的公开信,被中共视为反动言论,因此获罪。对于王若望的这些言论,我不加制止还相当赞许,因此我也有连带责任,希望政府把我也关进监狱,这样我既可接受中共“教育改造”,又可就近照料王若望的生活。
   一个月过去了,朱镕基不理会她的请求。
   一天,羊子途径人民广场,看到不远处的高楼上垂挂着两幅标语,红色布条上写着橘黄色大字: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她盯着标语,嘴里喃喃地念叨“民主、法制”,中国有“民主、法制”吗?如果有“民主法制”,王若望会无辜羁押在牢里吗?焱炎的烈日下,羊子的汗水混着泪水往下流,她要代丈夫发声,要为狱中的丈夫争自由。
   回家后,羊子搦笔抒发自己的感触:
   “……自从丈夫王若望被关进监狱后,我昼夜忧心忡忡,凄苦的思念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没人比我更了解王若望。他是离休老干部,却不甘坐享清福,颐养天年,难弃忧国忧民之心。不论高温蒸人的酷夏,还是寒气迫人的严冬,他都不停地伏案写作,批判阻碍改革的言行,为民主法制建设建言,常常写到半夜。好几次,他摸索着去上厕所时没找到门,撞到墙上跌倒了,他爬起来定一下神继续写……
    “去年四、五月间,他给中央领导人写公开信,发表与领导不同观点和意见,力尽一个作家应有的职责,却为此遭遇‘秋后算账’。七月十九日他先受软禁,九月八日第三次入狱,至今十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尚未见上一面,还不能通信,更不得打听他的下落和近况。……我的心在收缩,我只能暗暗哭泣。
   “……我渴望政府网开一面,宽容我们,及早让我们团聚,让王若望的严重眼疾及早得到治疗,让人道主义政策尽早落实到我丈夫和所有在押的政治犯身上。唯此,才能真正的长治久安。 一九九0年八月二十日于上海”
   羊子拟了题目“何日王若望归”,文章在九月份的《百姓》杂志发表,羊子的呼吁在海外引起广泛的反响,王若望的遭难暴露了中共的酷虐无道,引起更多的人讨伐灭绝人性的中共。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中共决定解决释放王若望。
   
   二 失去难友钦本立
   
   按公安“取保候审”的规定,王若望必须每月去第一看守所报到一次,如若违反要继续坐牢。
   不久,王若望得到消息,钦本立病危,大约过不了一星期了。他听了心头一紧,自己戴罪在身,处于半自由状态,未经政府许可不能乱说乱动,尤其是探视同样是敏感人物的钦本立!但无形的胁迫挡不住患难中结成的情义,他决定不顾一切去医院看望老朋友,不!应该称老难友更合适,他们在同一条战壕上抗争,为此一同挨整受难。
   钦本立形销骨立,面色灰白地躺在病榻上,王若望握住钦本立的左手说:“你会好起来的,要安心养病。”他强忍热泪,知道钦本立一直自认“愚忠”,始终对党保持着“第二种忠诚“,就轻拍他的手说:“党不会拋弃你的,你是党的忠诚的儿子,你要好好养病。”
   王若望从钦本立的被精神迫害致死,联想到自己目前的取保候审。钦本立的死没有吓住他,反而提醒他生命的短促,自己也进入暮年,在有限的生命中还要继续战斗。
   
   三 办地下刊物
   
   王若望又开始谋划新的斗争,这次他觉得为达到既定的目标,必须改变策略。
   首先重新整合“人权研究协会”,在王若望的组织下,协会又吸收了九位新成员,他们都是忠诚民主事业的坚强战士。由于警察和特务到处跟踪,王若望为了他们的安全,吩咐他们不要盲动,暂时埋伏下来,同时积极扩大组织,争取全上海每个区都有协会的成员。
   协会商讨具体的行动计划,决定先办两份地下刊物,一份是《民主论坛》,由羊子牵头;另一份是《人权协会》,由王若望牵头。可惜,在各种势力的破坏下,地下刊物流产了。
   
   四 别了,我爱的中国
   
    地下刊物办不成,自己的文章没处发,王若望感到在大陆一事难成,有限的生命在空耗,他苦于找不到突破点。就在这时,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主席黄雨川再度邀请他出国领奖,上海作协领导同意王若望出国。
   王若望也觉得,在大陆,他即使是一只鹰,也难逃被关在笼里的命运,啥事也做不成,不如暂时去国外,权作一只鸡,也可以自由飞翔,干点对中国有益的事。
   王若望由此被逼上流亡之路。
   飞机移动了,王若望紧贴舱窗,鲜红的“上海”两字渐渐缩小,最后随着飞机的升空而隐去,王若望凝噎着无声感叹:祖国,我眷恋的母亲,我在你怀抱已有七十四年,但无情的国家机器逼我远离,我不会忘了我肩负的神圣使命,更不会忘了江东父老,我要继续奋斗,争取早日重返祖国大地。
   
   读者可通过网上书店邮购《王若望传》
   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定价:新台币 430元
   网路订购 秀威网路书店:http://www.bodbooks.com.tw
          国家网路书店:http://www.govbooks.com.tw
(2016/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